(全章免费阅读)盛浅李明启是啥小说 盛浅李明启

2021-09-06 21:00

祁少的特工娇妻

推荐指数:10分

盛浅李明启是作者痴冬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部小说文笔有保证,基本不会给读者喂毒,是作者很有代表性的一部现代小说。那么盛浅李明启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特工娇妻做明星,总裁老公忙追妻!

《祁少的特工娇妻》 第五章 有病! 免费试读

盛浅循盛望去,竟是祈夜。

他逆光而来,整个人身上仿佛镀上了一层金光,令她心跳漏了一拍。

祈夜走近,在盛浅身旁站定。

“你来做什么?”

盛浅眉梢一挑,有些疑惑。他的消息怎么会这么灵通?

祈夜妖娆的桃花眼中流转一丝笑意,

“听说夫人被架空了,来看个热闹。”

祈夜妖娆的桃花眼中盛满了笑意,目光随意一扫,精准的落在了方才怒骂盛浅的那人身上。

极具压迫感的目光,顿时压的那人喘不过气来。

“哦,那你慢慢看。”

盛浅眼神充斥着冰冷,目光落在李明启为首的三人身上。

人家都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这三人倒好,蠢上加蠢。

“祈少,这是盛氏内部的事情,就算你和盛浅结婚了,也无权插手盛氏的事情!”

言下之意,护犊子也要看是分什么地方。

李明启对祈夜的出现早有预料,但眼下,他们两方联手,还加一个叶氏,还能怕他不成?

盛浅环抱双臂,将目光从祈夜身上移开,冷声开了口——

“如果我拿出了证据,今天这件事又该怎么处理?”

余华和盛馨柔闻言不禁冷笑出声,盛浅何德何能,能拿出证据?

那份DNA,是真的,只不过配送的样本被偷偷换了,拿去鉴定的DNA,是盛馨柔的。

“你拿的出来再说,姐姐,父亲已经去世了,你拿什么做鉴定?”

盛馨柔笑的得意,笃定了盛浅只是虚张声势。

盛浅好整以暇的望着她,就像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般。

她没有回应盛馨柔的话,而是转身看向众股东。

“诸位,知道为什么父亲要将盛氏给我么?因为,父亲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我父亲,早就知道盛馨柔并非他亲生的,为了不让我母亲得逞,特意做了公证,这份文件,现在在瑞士的安全岛内,和盛氏的机密一起封存。”

“若是还不信,你们可以和我一同前往瑞士,看是不是真的。”

盛浅说的坦然自若,很难不让人信服。

好家伙!

众人纷纷引起一片抽气声,这反转来的这么快?

李明启三人都愣在了原地,余华和盛馨柔的脸色不约而同变的铁青。

“不可能!”

盛馨柔当即反驳。

“妹妹若是不相信,不如问问叶闵修?”

盛浅红唇边扬起一抹笑意,其实哪有什么公证,只不过是她再赌。

赌余华和盛馨柔心中有鬼,不打自招。

盛馨柔不是父亲的女儿这件事,还是上一世盛馨柔前来炫耀的时候不小心说漏了嘴她才得知,如今,就看盛馨柔能不能承受的住了。

盛馨柔回想起叶闵修接触她的时候,曾经试探性的问了她关于这个问题,顿时脸色变得一片惨白。

“父亲怎么可能知道,你根本是在一派胡言!”

盛馨柔颤抖着嘴唇,下意识的反驳道,殊不知,这句话一出,已经相当于自己默认了。

余华一脸恨铁不成钢的将她连忙拉到了身后,生怕她在说出什么话来。

好家伙!

众人惊掉了下巴,豪门狗血戏码,一出接一出!

一时间,众人看向盛馨柔的神色都不一样了。

拿着假的鉴定书来逼自己姐姐退位结果小丑竟是她自己?

这出戏,真是越来越精彩了!

“看来,诸位不用跑一趟瑞士了。”

盛浅笑的肆意张扬,看着盛馨柔和余华,目光中带上了一丝怜悯。

祈夜站在她身后,神色晦暗不明。

今天盛浅的表现,倒是出乎了他的意料,看来,还真不需要他的帮助。

他静静站在哪里,像个事不关己的旁观者,却让人难以忽视他的存在。

余华仍旧不死心,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就算这份DNA鉴定是假的,那在你接手公司之后,公司业绩下滑总是真的吧?”

盛浅有些震惊的在脑海中回想了一遍公司年中业绩总结,貌似只有盛馨柔负责的公司呈亏损状态吧?

还没等盛浅开口,一旁沉默许久的祈夜蓦然开口——

“祈氏愿意和盛氏合作,诚意,三个S级项目。”

三个S级!

众人再度瞪大了双眼,一瓜未平,一瓜再起!

且先不说祈夜的大手笔,就光是这个三个s级的项目,都足以让任何人疯狂。

要知道,祈氏的项目评估标准首先是得盈利,其次按照回报率进行划分。

随便一个S级项目,盈利都能轻松过八位数。

众位股东面面相觑,心底的天平不约而同的倾向盛浅这边。

盛浅看着他,多管闲事?

不过,送上门的买卖,不要白不要。

余华和盛馨柔脸色灰白,内心只有一个想法:

这一仗,算是败了。

输得彻底!

盛浅环顾了一圈四周,最终视线定格在盛馨柔身上,本着气人不死不休的良好品质,淡淡开口,“妹妹,既然你说没有留着盛家人的血液就不配拥有股份,那你看你什么时候把你的股份也让出来吧,不然做人多双标啊?”

后面的尾音拉着长音,盛浅笑的肆意又张狂。

留下这句话后,盛浅抬步离开。

地下停车场。

“好戏看完了,还不打算走?”

盛浅皱着眉,这个人怕不是有个什么大病?

从会议室出来后祈夜就一声不吭的跟在她身后,也不说话。

“夫人这忘恩负义的本事师从何处?让我也学学?”

揶揄的话语带着几分玩味,却听不出恼意。

“我可没求着你帮我。”

盛浅话音刚落,脑海里却突然蹦出前几天在房间她与祈夜打着商量合作的时候。

咳,女孩子嘛,偶尔双标一点,也不是不可以。

祈夜踱步走近,听到她这话时忍不住笑了一声。

“活的白眼狼,今天算是有幸见到了。”

盛浅往后退了一步,自觉和他拉开了距离。

“有事说事,没事我就走了。”

祈夜也不绕弯子,直接开了口,“两件事。”

“一,叶闵修出院了,拜你所赐,后半生的幸福算是没了,听说正在找律师***你。”

“二,下个月奶奶寿宴,你要跟我回家,并且,装怀孕。”

盛浅怀疑自己听错了,第一件事无所谓,第二件事就离谱了。

怀孕还需要装么……

难道?

盛浅神色古怪打量着他,慢悠悠开口——

“祈夜,你是不是不举?”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