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姜晓黎墨玄渊的故事 被傲娇蛇夫赖上后我成了大佬章节阅读

2021-09-04 06:00

被傲娇蛇夫赖上后我成了大佬

推荐指数:10分

精选热书《被傲娇蛇夫赖上后我成了大佬》由知名作者命里有财最新创作的玄幻奇幻类型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姜晓黎墨玄渊,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我战战兢兢地点点头:“对……对啊,你也不事先跟我打个招呼……”

《被傲娇蛇夫赖上后我成了大佬》 倍感屈辱地喊了主人 免费试读

“小黎,怎么办啊?”齐佳在看到高健离开的身影之后,终于抽抽搭搭地哭了出来。

我这才回过神来,看见齐佳已经哭的满脸是泪。

我连忙在她的对面坐下来,帮她擦了擦眼泪,轻声说:“别着急,慢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整件事很简单,就是在学校里横着走的恶霸高健看上了齐佳,要泡她,齐佳不从。

高大少爷估计从小也没在几个女生那里吃过瘪,齐佳这一拒绝,反倒激起了他的征服欲。

今天这张房卡,就是他最后的耐心。

齐佳哭哭啼啼的,十分害怕今晚要是仍然不去赴约,他会不会下次就直接来硬的……

我听完有些愧疚,因为我家就在学校旁边,为了省下住宿费用,我就选择了走读,却没想到,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齐佳受到了这么大的威胁。

“对不起啊,在你最无助的时候,我没有在你身边。”

齐佳摇摇头:“这怎么能怪你,可是,他太过分了,我怕……”

看着那张房卡,我狠狠地甩到地上:“就算是校董的儿子又能怎样,光天化日的还没有王法了吗?就可以肆意妄为地耍流氓吗?”

忽然,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便利店老板打来的,于是赶紧接了起来:“老板您好……”

我话还没说完,老板那边的怒气就噼里啪啦地甩了过来:“姜晓黎!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我一头雾水:“没有啊老板,我还想干。”

“昨天晚上你值夜班,你都干嘛了?一直睡到大天亮,要是有人来把店里搬空,你都不知道!还有,你给我解释解释,为什么收银盒里有三张冥币?你是不是把钱给私吞了?这冥币居然还是湿的,搞得收银盒里一股子鱼腥味!”

“什么?冥币?”我惊得嘴都合不上了,“怎么会有冥币,我收到的明明都是软妹币!”

不对,我忽然反应过来,最近来买东西的人,基本上都是扫码支付,只有几个人会用纸币,忽然间,我想起了那个湿漉漉的人,一抬头,门口一道黑色的人影一闪,虽然只是一闪,但是我非常清晰地看到就是那个人,而且,我清楚地看到了他脸的下半部分,以及他笑着露出了一排白森森的牙齿。

“你是谁?!”我惊恐地问道。

但是没有人回答我,门口什么都没有。

齐佳停止了哭泣,问我:“你在跟谁说话?”

“你没看到门口的人吗?”我吃惊地看着齐佳。

齐佳擦擦眼泪,懵懵地说:“没有啊,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哪里有人?”

她什么都没有看到。我只感觉背后的寒意一丝一丝地沿着我的脊梁骨,慢慢地爬了上来。

紧跟着,眼前一花,那个人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他的脸距离我非常近,几乎要贴到我的脸上来了,此时我更加清楚地看到了他的整张脸,他的双目涣散,瞳孔放大,很明显是一对死人的眼睛,而且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一股潮湿的腥臭气息铺面而来。

鬼啊!

吓得我腿一软,差一点跌倒,还好站在桌边,我紧紧地抓着桌角,撑着几乎就要如按下去的身子。

这时,齐佳的哭声大了起来,我低头一看,只见齐佳哭的额前的刘海都被她抹湿了。

她抽抽搭搭地说:“小黎,算了吧,我们斗不过他的,他是校董的儿子啊,我要是得罪了他,很可能就没办法毕业了……”说完齐佳拿着东西,从教室跑了出去。

我的头都大了,四下打量了一下,发现那个阿飘也不见了。

我想起林青青被吓死之后,墨玄渊带我去了墓地,他当时说的意思是,阿飘不会漫无目的地跟着一个人的,一定是有什么没有完成的愿望,就好比,吓死林青青,想要缠上我的那个环卫工人,其实就是想要为枉死的自己报仇。

如果,这个湿漉漉的阿飘,真的是个阿飘的话,他一直出现在我的面前,难道是有什么未完成的愿望吗?

其实这件事还是问墨玄渊最好,他能和阿飘对话,一定能知道些什么。

我追上齐佳,反复安慰了她,告诉她一定不能去赴高健的约,看着她走进了宿舍楼,我这才往家走去。

推开门,一股疲倦的感觉立即攀上了身,一晚上没好好睡,刚才又撞见了阿飘,我感觉我的神经都要衰弱了,我换好鞋,忍着强烈的困意,推开了爸妈的卧室。

映入眼帘的是属于墨玄渊的那张小方桌上,摆着的那个笼子。

这是昨天他要我去给他买的兔子,但是现在两只兔子都四脚朝天地躺在笼子里一动不动。

我壮着胆子走过去,伸手一摸,已经都凉透了,并且身子都已经硬邦邦的,显然已经死了好久了。

我惊叫一声就弹了出去,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尸体,现在两只小兔子死在我的面前,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我哆哆嗦嗦地在床边靠了好久,心绪才稍微平静了一下。

这件事一定是墨玄渊干的,我得把他叫出来问问。

我点燃三根香,拜过他的牌位之后,把香***了香炉,小声说:“喂,墨玄渊,你在吗?”

半天都没有动静,我再叫:“蛇仙大人,你出来啊!”

依旧没有动静。

忽然,我想起昨天晚上他跟我说,叫他主人,他就会出来。

我呸!

这种冷血大流氓想当我的主人?真是痴心妄想!

又过了十分钟,还是没见到墨玄渊的影子。

我逼不得已,只好气得对着牌位大喊:“主人主人主人!赶紧出来!”

一股寒意袭来,我听到耳后传来一声冷哼。

回过头,只见他穿着一身月白色的长袍,耷拉着那张迷死人不偿命的面瘫脸,冷冷地看着我。

我瞪他一眼:“喊你半天,你没长耳朵啊?”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