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山河妆首发小说 云萝褚殷

2021-07-22 06:01

山河妆

推荐指数:10分

男女主角是云萝褚殷的名称叫《山河妆》,是作者莞迩一笑创作的古言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她本来是东陆国南宁侯府的嫡次女,母亲怀孕之时去护国寺为在边关作战的外祖和父亲祈福,因大雨被困其中,与当时一道祈福的一位农妇同夜生产,那农妇心生歹念,将两个孩子掉了包。十四年后,一直守护漠北边关的外祖发现了她,这才揭开真相。 重活一世,云萝发誓,誓要报仇雪恨!

《山河妆》 第七章 免费试读

此时本不该她出头,可偏偏云萝不接招,倒是显得她有意巴结讨好祖母了!

如此想着,她便难堪的轻咬下唇,连这往日觉得十分荣耀的伺候祖母用膳的活计,也觉得耻辱起来。

云萝素白的纤手撩拨了撒着玫瑰花瓣的香汤,心中冷笑。

如今的云熙尚且年幼,还没有上一世那等深沉的心思能藏事,耍的手段也是小女儿家那等上不得台面的,可她上一世偏偏就上了当。

她那时还不懂府上用膳的规矩,在云熙说要伺候老夫人的时候,她便眼巴巴的凑上去抢了那差事讨好老夫人。

瞧着那琉璃盏精致,里面的汤水香甜,她便以为那是冯嬷嬷说的用来漱口的香茶,自信满满的端给云老夫人用,遭到众位姐妹的嘲笑。

如今这套用膳的规矩已经深深地刻在了她的骨髓里,可她却是不稀罕去巴结她们了!

上一世是她得了嘲笑寝食难安,风水轮流转,如今,终于轮到她云熙了!

云萝净了手,又拿了一旁的锦帕擦干,这才又端正的坐在那里。

在坐的都是人精,谁都能看的出来两人这是不动声色的过了一招,却谁都没有说破,只等着云老夫人动了筷子,便一边用膳,一边看戏。

“呀,这个是什么,怎么从来不曾吃过?可是厨子新研制的菜式?”二房的庶女云璎看着桌子上那几道明显不精致的菜式,惊讶的问道。

云卢氏笑着说道:“我听闻漠北的饮食和咱们华京的相去甚远,担心阿萝刚回来用不惯咱们这里的膳食,这才差人去如意楼请了个善作漠北菜的厨子来。”

“阿萝,快尝尝,可还合你的口味?”

云萝朝她欠欠身子,道:“多谢婶母挂念,让您费心了。”

刚接回来的女儿被人如此重视,云戚氏心里也是高兴的很,给云萝夹了一块大肉,笑着对云卢氏说道:“倒是你想的周到,我这个做母亲的也不曾往这里想过,多谢你。”

云卢氏心道,她也是会做戏,自从派了去接云萝,她便派人去搜罗了不少漠北的物件儿来放进给云萝准备的芙蓉轩里,去镇国将军府请了戚老夫人惯用的漠北厨子来养在芙蓉轩的小厨房里,如今却是说想不到这个了。

可她面上不显,只笑着说道:“大嫂说这话见外了不是?我们都是一家人,都是盼着阿萝好的。若是大嫂再同我见外,我可是要同你讨要你新得的那串南海东珠的串子了。”

“你竟然到现在还没忘了它,”云戚氏失笑摇头,“戚嬷嬷,快去取来给了她,免得她又见天的找我说道此事。”

“那弟媳便恭敬不如从命了!”云卢氏捂嘴笑,对云萝道,“那串子你母亲可是宝贝的很,轻易不让人见着,没想到阿萝你一回来便让她松了口。”

“你可要多用些,多多替我在你母亲那里美言几句,上次世子送她的那架双面绣蝶戏牡丹和雪中四君子的屏风,我也是喜欢的紧。”

“你想得倒美!”云戚氏假装嗔怪道。

云霄饮了一杯梨花酿,放下杯子,笑着说道:“婶母既然喜欢,那我下次再给您寻一个来。”

“呀,那我可等着了。”云卢氏便笑的更开怀了些,“阿萝可真是我的福星,一回来,我便得了这样多的好东西。”

她们说笑着,餐桌上的气氛也好了许多。

云熙在旁边看着,忐忑又惊慌。看起来,婶母已经接纳了云萝,二房的姐妹一向看她的脸色行事,而二房的姐妹又都是些软骨头,惯会趋炎附势,那自己往后在府上岂不是步履维艰?

不行,她得想个法子,不能任由事情如此坏下去。

“这就是漠北的吃食吗?竟是别有一番风味。”长房的庶女云苁小声惊呼,眼睛晶亮的看着云萝,“没想到阿萝姐姐从前吃的都是这种好东西!”

云萝看着这个满眼崇拜向往的妹妹,若不是早就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她都要信了!

上一世这个天真烂漫的妹妹步步为营,以庶女之身做了佞臣驸马的续弦,在外祖父那件事上,她可没少推波助澜!

云璎咽下嘴里的肉,这才得空说道:“这肉辛辣鲜香,初初吃着不适应,却是越吃越想吃,想停都停不下来。看来这漠北也不是一无是处,这样好吃的肉我在京城可没吃过。”

云萝收回思绪,微微一笑,道:“我也是第一次吃,确实是不错。”

“五妹妹也是第一次吃?”云璎惊讶道。

云萝点点头,笑道:“这等吃食,怕是只有城里的有钱人家才吃得上,村里的百姓能填饱肚子就是顶好的了。”

“那你平日里都吃什么?”二房嫡女云瑶好奇的问道。

云萝也不瞒着,一一解答:“我们村子偏僻,在山脚下,也没有田地,都是吃山货和地蛋的。夏天还好,可以上山采野果,下河摸鱼。冬日就有点难捱,只有地蛋和地瓜可以吃。”

说罢,她又轻笑一声,道:“说起来还有些不好意思,即便一路上冯嬷嬷都是如方才那般用热的香汤让我净手净脸,我还是觉得不太习惯。在漠北,水是个稀罕东西,烧的柴也有管制,即便是滴水成冰的冬日,我也多是用冷水洗漱的。”

“好孩子,你这是吃了多少苦啊!”云戚氏一眼便看到了她手上的浅淡的疤痕,泪珠子便控制不住的往下掉,心疼的厉害。

众人此时都看见了云萝的手,虽然那些疤痕已经很淡了,却也能想象的出之前有多严重。

云卢氏惊慌起身,道:“你这手怎么伤成了这样?卢嬷嬷,快去取我的玉露膏来。”

“不用了,冯嬷嬷已经给我用过药了,那药见效快,这才半月的功夫,已经好全了,都不痒了。”云萝受宠若惊的说道。

冯嬷嬷适时开口:“奴婢给小姐用的,也是玉露膏。”

“什么?”云卢氏不敢置信的说道。

玉露膏可是宫里御赐的药膏,寻常伤口用个三五日便可痊愈,连疤都不会留。云萝用了半个月还能看见疤痕,可见之前手上的伤多严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