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江晚宁谢辰瑾小说名 傻子王妃不好惹甜蜜老猫咪

2021-07-21 21:00

傻子王妃不好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角色名是江晚宁谢辰瑾的书名叫《傻子王妃不好惹》,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甜蜜老猫咪倾心创作的一本古言类型的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二十一世纪医学博士江晚宁因故身亡,醒来却发现自己变成了相府痴傻嫡女,还被伪善的后娘妹妹打晕替嫁,就在江晚宁绝望之际,发现自己竟然能靠意念将上辈子所用过的医药用品实体化,而她的准丈夫,那位传说中病入膏肓的王爷似乎并没有生病……

《傻子王妃不好惹》 第11章 含笑半步癫 免费试读

“没什么,不过是听你笑声爽朗,感染力强,想让你多笑一会儿。”江晚宁说着用意念拿出一枚维C片快速抛进她嘴里。

“啊哈哈哈哈…王妃你给我吃了哈哈哈,吃了什么……”彩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两腮发酸。

“这个叫‘含笑半步癫’,吃了以后人会不停地笑,并且不能像平时一样走路哦,必须得双脚同时离地蹦着走才行,不然会即刻暴毙的。”江晚宁一本正经的解释着,“不信的话你大可试试看。”

众人见她神色严肃且认真,彩云确实一直在不受控制的大笑着,心里直犯嘀咕,皆默默退后几步远离彩云,生怕自己被波及。

“哈哈哈…王妃…哈哈哈…我不想笑了……”

彩云不可抑制的狂笑着,整个房间里回荡着她逐渐失控的笑声,这会儿她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脸颊早已酸疼不止,下巴都快被笑得脱臼了,肚子也笑得发酸发疼,可她却根本停不下来。

她想走到江晚宁身边求饶,但想到江晚宁的话又不敢按照正常的方式走路,只能捂着肚子双脚离地,一步步蹦到江晚宁身边。

她姿势搞笑,模样滑稽,但此时房里的其他婢女没有半点轻松愉悦的心思,每个人都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生怕自己会成为第二个狂笑不止的彩云。

“王妃…哈哈哈、求求你……哈哈哈、奴婢不想笑了……”彩云泪流满面的笑着,捂着笑得酸疼的肚子,跪在江晚宁脚边求饶。

江晚宁双手环在胸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道,“你不是觉得本王妃是个痴傻的没见过世面的丑女,很想嘲笑吗,既然想笑本王妃就成全你,让你笑个够。”

“笑、笑够了…哈哈哈…奴婢笑够了……”彩云痛哭流涕的笑着,她现在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面部表情,只想快点结束这个折磨。

江晚宁没再看她一眼,像是自言自语般轻声道:“忙了一个早上,还没洗漱用膳呢。”

“奴婢侍候王妃洗漱。”

“奴婢帮王妃更衣。”

“奴婢去传早膳。”

……

剩余几个婢女不敢再看热闹,自发的认领了各自的任务,心里不敢再怠慢这位新王妃半分,慌忙不跌的将江晚宁侍候的舒舒坦坦。

阎王易见小鬼难缠。

往后她是要在睿王府生活的,今日虽说她说服了谢辰瑾留下她一条命,但这往后想要在王府内站稳脚跟还是需要看她自己的。

她总不能像原主在相府翠微园那般,被人踩在脚底下欺负。

不知过了多久,彩云笑晕了过去,没有江晚宁发话,进进出出的婢女们好似看不到地上躺了个人一般,皆低着头脚步匆忙的忙碌自己的事情。

江晚宁慢条斯理地用过早膳,缓步走到彩云身边将她腮边的银针***。

虽说她能用意念变出医药用品,但还是要秉承不能浪费的原则的,对付彩云这种人,一颗维C她都觉得浪费。

“来人,把她拖下去。”

江晚宁吩咐后,才有两名婢女过来将彩云抬了出去。

有了彩云的前车之鉴,剩余的几个婢女在忙完后规矩地站到江晚宁面前,一一行礼。

为首的丫鬟约莫十八九岁的模样,圆圆的脸看着很有亲和力,她率先开口道:“奴婢碧叶见过王妃。”

有了碧叶打样,其他婢女也依次上前行礼,简述自己的职责范围。

江晚宁看似随意的听着,她从江府出来时刘丹梅只把杏儿作为陪嫁送了过来,若不是自己生活不便,她不会想着去问谢辰瑾要丫鬟的。

毕竟在这个纯手工的时代,单是烧一杯水,洗一个澡都得从生火开始做起,她没必要在这样的琐事上浪费时间。

并且若非彩云太过放肆,她也不想随意惩治旁人,但人都是有劣根性的,一旦彩云这事儿她没反应,往后其他人只会更加放肆。

她对丫鬟的要求并不高,穿越电视里出现的与丫鬟们打成一片,把她们当姐妹什么的,她都不需要,只要这些丫鬟们能安分一点,能让她生活上方便一些就行了。

听完丫鬟们自我介绍完毕后,江晚宁问了些王府规矩之类的话,便说要午休遣散了丫鬟婆子。

碧叶面上不显,从江晚宁处出来后便转身进了谢辰瑾的书房将晨间的事一一汇报,连江晚宁说话时脸上是何神情都描述的一清二楚。

她是王府的人,唯一的主子只有王爷。

今日早上她出现在江晚宁面前之前,她就已经被思明交待过自己要做些什么了,那就是监视新王妃,将她的一举一动日日禀告。

江晚宁的银针谢辰瑾是切实领教过的,什么‘含笑半步癫’肯定是她趁着彩云不注意给她下了针,控制了彩云的笑穴罢了。

不过谢辰瑾还有些不解,这个女人仅是询问了一下王府规矩?其他的都没有过问么,看来警惕心挺强的,还得继续麻痹她才会慢点显露出自己的真实意图。

“下去罢。”谢辰瑾挥退了碧叶,单手握拳放在嘴边轻咳了一下。

“阿瑾这便是你的不对了。”一银白色锦袍的男子晃着扇子从屏风后走出,他看起来五官清秀,举手投足间自带洒脱不羁,一看便知出身于富贵家族。

“哪有你这样的夫君,当面答应别人撤走暗卫,后脚就安插了丫鬟贴身监视的。”容行合上扇子摇晃着脑袋道,“让人笑晕过去,你这个新王妃的脑子确实不同凡响。”

谢辰瑾白了他一眼,哼道:“本王的家务事还轮不到你来置喙,前些天让你查的事情你可有了眉目。”

容行走到案几前,顺手拿出一根毛笔在手里把玩着,笑道:“我容行出马怎会失手,我已经查到你那解药偏方是谁开的了,不仅如此,我还将那人请了回来,此刻正在我京都外的城郊别院里。”

自从谢辰瑾得到能缓解他毒发的偏方后一直在差人寻找开这药方之人,在他看来此人若能缓解他毒发的症状,那便有可能为他解毒。

至于江晚宁,不过是他寻求解毒之路上临时出现的细小变故罢了,既然她说能为自己解毒,那便暂时先养在王府里。

“去别院。”谢辰瑾整了整衣袍道。

还未等他站起身,一道黑色的身影快速闪到他身后……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