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系统争霸By擦炮

2021-07-20 09:05

《系统争霸》是一本极具创意的玄幻小说,本书的作者是“擦炮”,小说构思巧妙,以谢柠作为主角精心描写,喜欢本书的读者可以多多关注,小说内容介绍:谢柠。一个刚刚上岗的清洁工,虽然工作的名字很普通,但是工作性质完全不一样,因为他是一个专门清除穿越者的清洁工。对于那些违反了穿越条例的穿越者,谢柠要么就将他们带回原本的世界,要么就直接杀死。原本谢柠以为这个工作应该挺简单,但是后来他发现,自己竟然还有竞争者,他们来自其他的系统公司。

《系统争霸》小说节选试读

岳不群十分心动,张无忌的儿子会留下什么好东西?

九阳神功?九阴真经?乾坤大挪移?太极拳?

无论哪一种,都是不次于独孤九剑的顶级武功!

想到独孤九剑,岳不群心中便十分不爽,风清扬对他这个曾经参与剑气二宗火并的气宗弟子仍是怀有深深的芥蒂,不愿意传授独孤九剑给自己。

如果张思乐书中所言都是真的,那自己何须再用去看风清扬那臭屁的脸色,只需找到张思乐所呆的山洞,便能得到一部绝世武功!

只不过张思乐的小本子并不完整,后面最紧要的一小部分突兀的断掉了,最关键的是,还少了张思乐所说的地图。

没有地图,茫茫大山之中,要在千百个山洞中找出张思乐曾经带过的那个,找个几十年都未必能找到。

其次岳不群心里其实还有次疑问。一是觉得太过巧合,二是觉得有些地方不太对劲,比如张思乐都重伤成那样,还有闲心去写这种东西?换他个人是不可能的。

又比如,荒郊野外的山洞,他又是从哪找来笔墨纸砚,写出这么整齐的一本书?

也不是说张思乐不能随身带笔墨纸砚,只不过都被人一路追杀了,他还有闲工夫带这些没用的东西?

不过这些疑问都是小问题。他不相信有谁会这么无聊,浪费宝贵的穿越机会,专程来给他下陷阱。如果真的有地图在手,他一定会去看一看。

不只是为了那些绝世武功,更是为了凭吊一下那位素昧平生,经历悲惨的老乡。

谢柠不清楚岳不群这么容易就上钩,他没配上地图,一个是陷阱还没准备好,另一个也是怕一次性给完所有信息,不仅不会引岳不群上钩,还有可能会暴露自己。

他打算在布置好陷阱之后,再将地图‘弄’到岳不群手上。

但还没等他去行动,一个突然起来的意外便打乱了他的计划。

谢柠用全真派的一些入门武功,外加捏造的一个名为‘太清门’的门派,忽悠了两个没有希望进入内门的华山派的外门弟子跟了自己当小弟。

而就在刚才,三男一女,五个人拖着一个已被打残的小弟郑大富来到谢柠暂住的房门前。

将郑大富如同死狗一般被丢在地上后,领头之人盛气凌人的朝谢柠质问道:“你便是什么太白门谢檬?”

谢檬是谢柠的化名,他将郑大富扶起来,问道:“不错,尔等是何人?我师弟又是怎么回事?”

谢柠没有自己当师父,而是弄了个不存在的师父,“太白门长老,绰号‘白虹剑’杜宾”出来,自己以大弟子的身份,代师收徒,将两名小弟收为两个师弟。

“小子,听好了!”领头那人扬起下巴,神色高傲道:“我乃金刀门大弟子王伯奋!我爹便是‘中州大侠’!‘金刀无敌’王元霸!”

旁边与王伯奋面貌有些相似的一男一女纷纷站出来大声道:“我乃金刀门二弟子‘金刀飞燕’王飞燕!”

“我乃金刀门三弟子王仲强,绰号‘金刀纵横’!”

“中州大侠王元霸?洛阳金刀门?”

谢柠听着有些耳熟,随后猛然想起,这王元霸不就是林平之的外公嘛!林平之的老爹娶了王元霸的女儿,两家是亲家。

他看向还没有报出名头,但却与王飞燕有些眉来眼去的那年轻人,刚想问问他是不是叫林震南,王伯奋忽然插嘴道;“没错!既然你也听过我们金刀门的威名!那就给我老实点!还有,记住,我的绰号是‘金刀大侠’!”

几个江湖新丁学人出来闯荡江湖,一副不懂装懂的做派,惹得谢柠差点就笑了出来。后边稍有一点江湖经验的林震南更是差点要抚额长叹。

“你的师弟让我们从西域花了八千两买回来的一匹汗血宝马受惊跑了!师弟没钱,你作为师兄,自然要把钱赔上!”

谢柠没理他,转头将看向郑大富:“郑师弟,你来说,不要怕,师兄替你做主!”

有了谢柠做主心骨,虽然挨打了一顿,但郑大富还是鼓起勇气道:“大师兄,不关我们的事,我跟潘师兄只是凑近前去看一下,根本没有碰到那匹马!”

“没碰到就能代表不会让马受惊吗!?”王伯奋恶狠狠道:“生人靠近没有驯服的烈马,怎么可能不让马受惊!”

谢柠还没没有理会对方,再次问郑大富道:“那二师弟呢?去哪了?”

“马跑走之后,他们四五个人打我们两个,二师兄打不过就跑了,我跑得不够快,就被他们给抓住了…”

谢柠拍拍郑大富的肩膀,安慰道:“没关系,常在江湖走,哪有不失手。这次打不过不要紧,以后努力练功,再赢回来就是!”

林震南看出情况有些不对,这个太白门长老的大弟子一副十分淡定的样子,貌似不太好对付,他便站出来道:“在下福威镖局林震南。谢兄,大家都是江湖同道,我和王师兄自然也不会对你逼迫太甚,你手头上钱不够,我们也可以宽限你一两日去筹钱。”

“林兄说得对,大家都是江湖同道,以和为贵。”谢柠对林震南点点头:“我这人做事讲究公平。八千两银子我给你们打个五折,给我四千两就好了。”

王伯奋面色不愉:“谢兄,你装傻是吧,打什么五折,八千两银子是你赔给我的!”

“没错啊!”谢柠淡然道:“我的二师弟值一万六千两银子,被你们打跑了,抵扣掉那批汗血宝马的八千两,再给你打个折,不就是四千两吗?”

王伯奋一行人顿时脸色阴沉下来,冲动的王仲强正要动手,谢柠忽然又道:“哦,是哦,确实是我算错了!”

他侧头看了一眼郑大富道:“我三师弟价值三万两银子,你们把他打伤,汤药费少说也要三千两银子,合计七千两!”

“靠!”王伯奋大骂道:“敢耍我们,让你瞧瞧我们金刀门的厉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