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第一爵婚:深夜溺宠全文目录 夜千宠寒愈小说

2021-07-20 06:00

第一爵婚:深夜溺宠

推荐指数:10分

主角是夜千宠寒愈的名称叫《第一爵婚:深夜溺宠》,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九九公子最新写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别人牵,我拉不动?」寒愈略带阴郁的声音。夜千宠看着他,一张小脸有些生气,“牵不到。”她却不遗余力地挣扎,都不顾反反复复弄得手背红了。相反,冷愈看得心疼,眼底一沉,偏偏自己不情愿放,不准她再挣扎,“好吧!我没碰过你哪一点?”

《第一爵婚:深夜溺宠》 第5章 手心的肉被剜走 免费试读

夜千宠看了他,打心底里是有些怕的,因为他冷着一张脸。

索性没再看他,只是淡淡的道:“跟同学聚会。”

寒愈面无表情,“哪个同学和你一样有家不用回?”

她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

这话让她表情顿了一下,还是看了他,眼里有着受伤,“我知道自己是孤儿,你就算有了情侣,就算想成家,也不用总这么提醒我?”

“早知道我就不该回来!”她情绪一起,心酸得眼泪说来就来。

寒愈看不得她落泪,可是他强忍着,不肯过去安慰,就那么立着,一言不发。

夜千宠吸了吸鼻子,“你管***什么呢?不是不想看见么?继续这两年的不闻不问多好?我不烦你,不吵你,不正是你想要的?太奶奶也不用整天担心了。”

说到这里,寒愈看着她,“老太太跟你说什么了?”

她笑了一下,还能说什么?

夜千宠知道太奶奶严厉,但对她一直还算亲和,因为有伍叔在,也不怎么管束她,但是这一次,老太太是严严正正和她谈话。

所以,老太太始终优雅享受的抿着早茶,可是每一句都很锋利。

她说:“两年前的事,太奶奶知道你委屈,可寒愈付不了这个责,我也不准许,你要什么,太奶奶都能补偿,唯有这个不行。”

夜千宠不明白,她就是喜欢伍叔而已,这怎么也是罪了呢?

老太太看似淡淡的笑,“寒家可以给你一切,疼你、宠你,但你要知道,好锅配好盖,多少好料才能铸就这样一对儿?”

夜千宠知道,她是孤儿,毫无背景。她这个锅盖,那就是粗制滥造,没有好料。

她说:“这不仅是在害你,更是在害他。”

“老伍养大的你,你们这种事传出去,寒家怎么在南都立足?你伍叔的威望又往哪儿放?你要拖垮他,拖垮第一集团么?”

甚至因为她的倔强,试图说服,试图坚持。

老太太定定的看着她,“如果我死了,寒愈会怎么怪你?”

那一瞬,她看到了老太太温和劝说背后的坚定和不择手段。

她很惊愕,甚至惊恐,毕竟没有这样与人谈判的经历,尤其是连伍叔都敬重的太奶奶,竟然把话说得这么重。

“胳膊拧不过大腿,千千。”老太太喊她,还是那么的温和,她觉得觉得骨头泛凉,听着她说:“如果你执意如此,太奶奶做恶人无所谓,你离开寒家。甚至我把他逐出门,寒家并非无人继承大统。”

可见老太太是铁了心,也才会在她刚回来的第二天一大早避开伍叔把她接过去单独训话。

夜千宠是寒家养大的,她能怎么办?

没有选择。

她离不开伍叔,更无法想象伍叔被逐出寒家的后果。

“我不会纠缠伍叔,您放心。”最后她很冷静的给了这句话,“我也不想离开寒家。”

老太太笑了,“果然千千还是懂事的。”

她捏准了夜千宠离了寒家活不了,而且,正常人,谁愿意脱离寒家这层光环庇护?那是财、是权。

*

“我在问你话!”夜千宠失神,被男人冷声打断。

她抿了抿唇,“你怎么不自己去问太奶奶?”

然而,寒愈此刻在问的根本不是这个问题。

他抬手,拇指狠狠碾过她的唇瓣,扼着她下巴的力道也很重,定在她唇上的目光几乎要把她穿透的锋利!

指腹沾了她的口红,和她脖颈间的颜色一模一样!

那是吻过她的唇,又吻了她脖颈留下的印记……

寒愈一双眸子都深深的暗下去,胸口被什么狠狠击了一锤,下颚愠怒隐隐浮动,“谁!”

“疼!”夜千宠试图躲开他拇指狠狠的搓揉。

也大概明白他在问什么,反倒平静下来,仰脸看着他,“我们早就说过,彼此身边不要再出现别人,可是你不守承诺伍叔!”

她问他,“你可以,为什么我不行?”

不管她小时候讨要的承诺是还怕他丢弃也好,再领养别人也好,她都很在意。

寒愈似是清醒过来,抚着她唇瓣的力道撤开,定定的望着她。

许久。

男人终于沉沉的一句:“带他来见我!”

这里边有着压抑,有着命令。

可是夜千宠笑了笑,笑得嘴角疼,“我为什么要带他见你?你找女朋友的时候,告诉过我、让我见过么?”

寒愈垂眸睨着她,“我是长辈,是你的监护人。”

她依旧笑着,笑得酒窝里都是眼泪,本该弯弯好看的眉眼此刻看起来令人心疼。

寒愈撇开眼,依旧冷着声,“我有责任替你挑选,剔除一切心怀不轨、不负责任的男人。”

呵,夜千宠笑意更甚。

一张绝美的小脸儿轻轻仰着,“伍叔,你告诉我,这世间谁还能比你更冷情,更不负责任,你忘了那晚怎么吻我,怎么要我的,要得有多狠……?”

“够了!”

他陡然打断,甚至无法和她湿红的双眸对视,抬手略微撑着额头,闭了闭目。

寒愈记不清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可他也正好无法去正视和回忆,每每想提都兀自压下去了。

许久,他才看着她,“那是我的错,我弥补,才更该对你的未来负责,你想嫁,也必须只能从我手里嫁出去。”

她笑得累了,“是你想要娶别人了,不要说我想嫁。”

她说:“我等着,等你娶了伍婶,多孝敬你们几年再嫁也不迟,对不对?”

说罢,夜千宠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拿起她的手包,“我很累,先去睡了。”

她的确已经累到了极致,今天忙忙碌碌的一整天,想求席澈的事没求上,倒是研究所的事烦了一天,总算可以喘一口气。

她知道伍叔今天找了她一整天,但是明显,他也忘了计较这件事了。

回到卧室,她累得直接趴在床上不动弹了,反正口红也被他蹭得差不多没了,正好不用卸妆,就这么睡吧。

客厅里,寒愈独自坐着,很沉默。

许久才盯着拇指指腹的口红,眸子一度冷郁,那感觉,就像手心里头的一块肉,忽然被人剜走

而他竟然连收起拳头握住她的机会都没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