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半心By林桑榆

2021-07-18 21:05

爱恨情仇的现代言情小说《半心》,是作者“林桑榆”所著,书中的主要人物有许至楠、林未然、林施与。故事主要讲述了:他们之间的相遇,本就是目的不纯,许至楠的家族被害,却还偏偏爱上了愁人的女儿林未然,在感情与仇恨之间反复折磨,这一切让他痛苦不堪。两个年轻人针锋相对,被仇恨裹挟的他们面对爱是如此心焦,余生改如何继续,到底怎么面对彼此,面对爱情才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半心》小说节选试读

怎么力气这么大?

我学过一点功夫的。

说完还比划了几下,周继之不再与她说话,仰头,将侧脸隐进雨帘与黑夜当中,不让任何人窥破他此刻的表情。他在笑,真心的不带一丝杂质的笑,虽然只是微微,但对于周继之来说,是真的那么困难,尤其面对的对象还是林未然。四周仿佛突然间都安静了,女孩弱弱的声音似真似假地传过来。

周继之你会唱歌么?

语毕,一辆福特车呼啸着停在二人身边,司机下来,后面跟着几名大汉,他撑开伞迅速去给林未然遮住。

小姐,伤风受寒了可怎么得了?!快上车!

周继之就这样被众人遗忘,很正常,他原本在林家就不是受瞩目的人。但下一刻,被人拉着走的林未然却忽然回过头来,眼睫忽闪,仿佛沾了水珠。

周继之,上车。

与林未然一起返回到林宅,整理好自己的心绪,周继之趁夜又偷偷地溜了出去。他用石子在林宅雕花大门旁边的墙上,又给它新添了一道痕迹,这是他与安小笙接头的方式。之前他出门的时候就特意望了一眼,看见安小笙留下的暗号,知道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周继之小心翼翼将手心里的纸条展开又合拢,看完,随即将其撕碎,任它的碎片消散在徐徐热风中。

果然不出他所料。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那个地方并不是灯火通明,可如若仔细一点,就会发现偶尔有三三两两的人猫着腰出入,手上抬着什么东西。周继之就知道林施与绝不是安分的主,居然买通了烟台局局长,将从各地私运过来的烟草和皮革堂而皇之的停在黄浦江公船上。之前叫安小笙不要放松的跟踪苏毅,得来的消息果然不枉费他一番心思。不过接连着五六艘船都是同样的动作,林施与胃口再大,也是吞不下去的,那么应该还有其他人的份。

前几天周继之曾在林宅碰见过城西夏家的当家主事夏聂,还有城东的荆立,看来这里面,他们应该也插了一脚。

遥望刚下过雨,还暗无星子的天空,男生不着痕迹的抽身撤退,该怎样做,他脑子里已经有了判断,他得赌上一赌。

已经快到12点,安小笙没有睡着,因为周继之告诉自己可能会来找他,有事要办。听见细小有节奏的敲门声,安小笙上前去,将吱呀作响的门尽可能缩小声音的关和,看周继之走进来,手上提着一些宵夜和白酒。折腾了一天,他其实真的饿了,于是接过对方手里的东西就迫不及待打开来吃。周继之在他对面坐在,望一眼安小笙卷高的裤管,上面有细血丝。

没事吧?

正在大块朵颐的安小笙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周继之指的是什么,他嗨一声道。

小看我了吧,这点都叫伤?嘁。不过那姑娘是谁啊?气死大爷了。

于是周继之也就不多做安慰,只回答他的问题,林施与的独生女。

闻言,安小笙嘴里的烧鹅腿差点掉下来,啊?哦,怪不得。怪不得一说完,安小笙继续专注于手里的宵夜,解决完一个鹅腿后刚想伸手去拿另一个,手伸在半路又停下来,用原先包装的纸重新裹好,恩,明天一早就给桑桑送去。周继之注意到他这些小动作,想起稍早他和那个女生做的戏,不禁莞尔。没有去说破什么,他略略扫了一下安小笙平滑的额头。

最后问一次,你是真的要跟着我么?我要的,很多。

那句话暗示了安小笙,你现在跟着我,并不能很好的吃喝玩乐,至于未来,大家都说不准。一个我要的,很多,也已经告诉他随时都必须准备拿命来赌,周继之想问他,敢不敢赌。安小笙将嘴里的骨头吐出来,胡乱揩了几下嘴角的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