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顾临渊韩月璃小说 顾临渊韩月璃

2021-07-17 18:01

医妃当道:王爷,您失宠了

推荐指数:10分

顾临渊韩月璃是作者Mr·玄猫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本文运用了比喻 、拟人等修辞方法,增强表现力。看完你就会觉得是一本与众不同的小说!那么顾临渊韩月璃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顾临渊觉得自己很憋屈,明明自己温柔帅气,有钱有权,手掌江湖第一大组织——玄天阁,为何他的小媳妇就只顾着手里的药材呢?还有那么多男人虎视眈眈!“那边那个,什么北蒙几皇子把你咸猪蹄收回去!还有那边那个,飞月庄少庄主,少冲本王媳妇抛媚眼!来人,把这群男人都给本王轰出去!”韩月璃淡淡抬眼;“王爷,你吵到我了,也请出去吧。”顾临渊咬牙,一把抱住自家媳妇撒娇。“媳妇儿,这么多男人觊觎你,为夫心口痛,要呼呼~”韩月璃白眼,谁能把这个深井冰拖走,说好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呢?说好的高深莫测杀人如麻呢?自己身上这个三岁智障是什么情况!

《医妃当道:王爷,您失宠了》 第3章 免费试读

站在一旁的徐氏,她虽说不知道自己女儿的计划,但是原本能看到韩月璃出事,她心里是格外高兴的,现下韩月璃却是从府里出来,一时间让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而原本说韩月璃在醉仙楼的那名小厮,此时更是汗如雨下,那些话都是三小姐韩如烟让她说的,他也没想到三小姐的计划竟然会出纰漏。

“呵呵呵,姐姐,兴许是小厮看错了吧,看到姐姐没事,妹妹也就放心了。”

言罢,韩如烟笑眯眯的便要来拉韩月璃的手,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韩月璃浅笑着往后退了一步,躲了开,看向了一旁的小厮。

被韩月璃躲开的韩如烟,微微一愣,难以置信的看向了韩月璃。

只见韩月璃绕过韩如烟,走向那名目睹她在醉仙楼的小厮,冷笑道:“方才是你说我与两个男人在醉仙楼的?你这双眼睛......莫不是瞎了吧?”

那小厮听得韩月璃的话,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大......大小姐,我......我是真的看到......看到......”

“哦?几时看到的?”韩月璃冷声打断。

“就......就卯时前后......”

“卯时?”韩月璃微微一愣,心中换算了一下时刻道:“那个时辰,大家都刚刚起床,你跑到醉仙楼去做什么?”

“我......这个......我或许是记错了......”

“我记得,府里有规定,除了采买的人,辰时之前都不可出府,怎么,你这是当家规不存在吗?还是说......”韩月璃冷声道:“你诬陷我?”

此话一出,那名小厮顿时面如菜色,围观的吃瓜群众也是被韩月璃强大的气势镇住了,一时间竟全都说不出一句话。

韩如烟见事情已经背离她的预期,咬了咬牙,上前笑道:“姐姐,说不定是这小厮看错了呢?你就别同他计较了,让他领二十板子便是!”

韩如烟这么说着,一旁的徐氏回过了神,皱着眉头冲身边嬷嬷挥了挥手,当即便又侍从上前要将那名小厮拖走。

“慢着!”韩月璃突然出声道:“这事关系到女子的名节,岂是就能这么算了的?一顿板子?可不够!”

韩月璃的话让韩如烟和徐氏同时愣住,往日里这韩月璃跟个包子似的,她们怎么说便怎么做,徐氏也才在勉强留了韩月璃活下来,今儿个这是怎么了?

“那......姐姐说该如何办?”韩如烟咬着牙道。

“这种说话没根,弄虚作假的奴才,就该杖打八十,把舌头拔了,赶出府去!”

韩月璃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那名小厮更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眼神求助的望向了韩如烟。

徐氏站在一旁,眼中已隐隐有了怒火,狠狠攥着手帕,韩如烟轻轻一笑道:“姐姐,这样是否太残忍了?这小厮往日里也是本分守己的,许是他大早上没睡醒,看差了,姐姐要不就算了。”

韩如烟的话让一群吃瓜群众纷纷点头,皆是指责韩月璃的行为太过残忍。

韩月璃冷笑,这韩如烟可真是生得伶牙俐齿啊!

“妹妹这话可就说得不对了,这人这盆污水没泼在妹妹身上,自然站着说话不腰疼,不如妹妹......也被这小厮说去醉仙楼走一遭,再来看要不要算了。”

韩月璃的话让韩如烟愣在了原地,心里不断的犯嘀咕,今日这韩月璃是怎么了?平时不是任她揉捏,说东不往西的吗?

“赶紧的吧,”韩月璃看向了拖着那小厮的几名侍从:“莫不是要本小姐亲自动手,若是我亲自动手,他这条命能不能留得住可就说不一定了。”

“放肆!”韩月璃的话刚出口,一旁的徐氏便怒喝出声,杏目圆睁的瞪着韩月璃。

韩月璃瞥了一眼徐氏,不屑的道:“姨娘这是做什么,一个小厮也值得姨娘和妹妹这般力保?莫不是是姨娘的哪家亲戚?”

“你......”徐氏被韩月璃一激,更加气了,咬着牙恨恨的道:“韩月璃,我好歹是这将军府的当家主母,你就是这般同当家主母说话的吗?”

听到这话,韩月璃脸上微微勾起一抹笑,她清楚这徐氏究竟是怎样的心思,一个未被她爹扶正的妾侍,管了家,便以为自己是这个家的当家主母了。

只可惜,她这个当家主母是坐的名不正言不顺,心里怎么都是有些介怀的,现下周围又都是吃瓜群众等着看热闹,韩月璃却是一口一个姨娘,徐氏这心里怎么不气。

“姨娘这话说得就有些可笑了,姨娘不过是代管这个家,又不是正室,何来当家主母一说?”韩月璃的话一针戳破了徐氏那虚荣的嘴脸,顿时让徐氏有些下不来台,脸都气成了猪肝色。

就在此时,原先被派去醉仙楼的侍卫赶了回来,一个个皆是惊慌不已,侍卫长急匆匆的奔到徐氏身旁,低声说了什么,只见徐氏的脸霎时间便是惨白一片。

韩月璃虽未能听到说了什么,可却能猜个大概,应该是那两个渣滓的尸体被发现了。

韩如烟站在韩月璃身旁,同样未曾听到什么,只是看着自己母亲的脸色,心里惴惴不安,忍不住望向了韩月璃。

“这是怎么了?莫不是发现韩月璃与人私通的证据了?”

“定然是了,要不这些个侍卫怎么都惊慌成这样?”

“谁说的!你们方才难道没听韩大小姐问的吗?那小厮连具体时间都说不清,定然是胡说八道的!”

不光是将军府外的人,就连府里的丫鬟仆从们,见有热闹可看,三三两两的围了过来,压根不嫌事大。

有眼尖的小丫鬟,看到远远地来了一辆颇为奢华的马车,看那马车竟是有些眼熟。

“燕王?是燕王!燕王殿下来了......”

说话声传入韩如烟的耳中,一双美目,顿时掩饰不住兴奋了气,扭头低声呵斥这自己的贴身丫鬟香凝。

“都是木头吗?燕王殿下都要过来了,还不赶紧帮我整理一下仪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