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不知天娇是夫郎

2021-01-19 12:03

我听不懂母亲说的男主是什么意思,但对于赵传玠。在我成千上万次的死亡又复活,又重复一样的经历时,他给我留下了极差的印象。

赵传玠是我名义上的未婚夫,他并不是赵家本家的孩子,而是当年废太子一案的遗腹子。终有一天,他会带着他的女人们讨回公道,并坐上那个位置。

而我,会在十七岁嫁给他,然后死在十八岁的一碗糖蒸酥酪上。

那碗糖蒸酥酪,是他的妻妾们为了争宠的手段。这碗酥酪本是端给另一个女子的,这女子名唤云娇娇,最初是我亲手救下来的。

她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将我看着,一声一声唤我姐姐,我生了恻隐之心,将她从奴隶堆里买下来。其后便一直带她在身边,如亲妹妹一般教养着。

因为那一声姐姐,她想要什么,我几乎都是有求必应的。却没想到她求的是我的夫君,不仅如此,她的野心远比我想象的大得多。

在我死后,以灵魂的状态存活了很长时间,亲眼见证了,她是如何一步一步登上了皇后的位子。

这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我本来不应该恨的,但我却亲耳听到了她站在我牌位前说的话。

唔,赵传玠成为皇帝以后,追封了我一个純懿皇后的封号,其后便把我的画像挂在暗室里,以此彰显自己的深情。

“姐姐,为什么你都走了,陛下还是记挂着你。我恨死你了,恨死你了,凭什么你什么都不做就能拥有一切!这不公平,呜呜呜。”

“呜呜呜,最近那个苏贵妃好讨厌的,陛下总是护着她。哼,不就是仗着有个厉害的娘亲吗,你们都这么欺负我,早知道当初,就也给她一碗糖蒸酥酪了。”

她假惺惺的拿帕子擦了擦那并不存在的泪,拿脚踹了揣地上的蒲团,又恢复成了柔柔弱弱,端庄贤淑的皇后模样。

做鬼是感觉不到疼的,我低头看了看自己断了的一截指骨,铺天的恨意涌上心头。所以,当我第一次有了复生的机会时,我发誓我一定不会救她。

我以为这样做,一切就会有所改变的,但我错得太离谱了。虽然我没有救她,但不知得了什么机缘,她这次是被赵传玠亲自救的。

我还是在十七岁嫁给了他,不过这次我不会再接受她的糖蒸酥酪。

即便如此,我还是没能躲过去,这次,我是被人从背后推下去淹死的。

我依然做为灵魂的状态存在了很久,和上一世如出一辙的行走轨迹,她还是一步一步登上了皇后的位置。

而推我下去的虽然不是她,明眼看去是另一位赵传玠的妾,我却在暗处了见证了所有不为人知的一切。

赵传玠下令彻查此事,很容易便找到了这位女子,并将其关押在柴房里,说是明日再审。只是当晚,云娇娇进去一趟后,仆人再来时便见到女子脖子上挂了白绫。

“薄夫人,畏罪自杀了。”

我摇头,却只能看着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

第二次重生机会来到的时候,我下了狠心,想要杀了她。却在小姑娘痛哭流涕的质问下收了手,她还是个孩子,我不能对一个孩子下手。

要报仇,就等她长大了,我一样可以未雨绸缪。

这次,我提前结交了会成为赵传玠女人的小姐们,想着和她们做好朋友,好姐妹,不给她有任何的可乘之机。

但我还是失算了,和前两世不同,这一世她提前怀了孕。赵传玠大喜,他虽然有很多女人,但他在没成为帝王之前,并没有孩子。

他立时抬了她侧室的位份,告诫所有人,包括我在内,要好好照顾她。

已经和我成为好友的世家小姐们,纷纷告诉我,千万不要单独见她,更不要应承她什么约,省得她栽赃嫁祸到我身上。

我点头应下,这些姑娘们并没有重生,但我此前已经见识过她的手腕厉害,自然会多加小心防范。

但我还是低估了她,为了除掉我,竟然不惜赔上自己的孩子,也要买凶杀人。

弥留之际,我看着她得意的眼神,耳边是赵传玠的怒吼,一滴泪落在我的脸上。

“阿时,你怎么傻。”

他这样说。

是,我真的傻,又一次重蹈覆辙。但电光火石之间,我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或许我应该转个方向,对赵传玠下手。

如果还有重生机会的话……

第三次重生醒来的时候,我决定从赵传玠下手。

毕竟,前几世,他都表露出了对我的深情不是么。但结果却是,我赔上了自己的一颗真心,他女人的数量却是一个不少。

他揽我在怀,温柔道。

“阿时,你要相信我。我娶她们,只是为了利用她们拿回自己想要的东西,我是不会碰她们的,你永远都是我的妻子,我也只会有你一个妻子。”

我问道。

“那么,云夫人能给你什么帮助呢。”

他一愣,显然有些回答不上来,我推开了他。他并不像自己所说的那样,能够轻易掌控自己的内心。

但这次,倒不是云娇娇害了我,而是我脚底一滑,正撞在前来行刺的刺客刀上。在那一瞬间,我看着刺客的眼睛里流露出沉重的哀伤,他似乎想对我说些什么。

奇怪,我认识他么。

我仍然以灵魂的状态存在了很久,这次他没有那么轻易就成为皇帝。

因虽然废太子一案,太子是无辜的,他的确拥有继承权。可是另外一位隐世王爷的孩子,也拥有继承权。

这位凭空出世的宴池王爷,倒是前几世没有出现过的。

他以少府卿的身份登入朝堂,深得陛下器重,亦是为百姓做了不少好事,他的呼声远比赵传玠的呼声高。

但他还是输了,我看得明白,因为他是个君子。君子不行不义之事,赵传玠却是为了登上那个位子,能够不择手段的人。

“对不起,阿、”

他最后似对着空中招了招手,鬼使神差的,已经是灵魂状态的我伸出了手,想要握住。但那双好看的手,还是垂落下去了。

鬼是不会痛的,但是我忍不住一直哭,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是不认识这人的么。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