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我有特级超能力

2021-01-18 18:03

赵家俊被陈宇一挑三的战斗力吓住了,惊慌之下,提出文斗。

“新鲜了,文斗,怎么个比法?”陈宇不屑的问道。

赵家俊心惊肉跳地吞咽口水,说道:“你不是鉴赏古董厉害嘛,连牛教授打眼的物件都能指得出来,我不服,我要跟你比鉴赏!”

陈宇一听,顿时笑了,这不是给自己送宝贝吗?“鉴赏什么,没彩头的话,我可没时间陪你浪费。”

这小子主动送到枪口上了,不坑白不坑,他当机了断要给赵家俊下套。

赵家俊想了想,咬牙道:“我身上有一块家传的玉玦,你来鉴赏,要是能准确地说出年代、真假、价钱,以及出自何人之手等信息,我双手奉送给你都行!

如果你说不出来,就要当着全校师生的面,下跪给我道歉!”

他提出鉴赏文斗,就是要狠狠羞辱陈宇,报仇雪耻,不惜用家传的玉玦做诱饵。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否则陈宇不会轻易答应。

“此话当真?”陈宇戏谑的问道,他现在今非昔比,拥有一双慧眼,能窥探世间万物的信息。

区区一个玉玦,在他看来,已经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绝无虚言,在场同学都可以作证!”

毕竟是同班同学,赵家俊对陈宇还是比较了解的,上大学后一直中规中矩,在古董鉴赏上并没有惊艳之处,远不如自幼接触古玩的自己。

他觉得课堂上,陈宇能鉴别出清代玉龙形佩,纯属瞎猫碰上了死耗子,没多少真本事。

听闻两人要赌斗鉴宝,在场的同学都来了兴趣,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嚷嚷起来,比看打架还兴奋。

“好,一言为定,把玉玦拿出来吧,今天就让你看看我的鉴宝本事,让你输得心服口!”陈宇暗自高兴,跃跃欲试。

赵家俊觉得陈宇纯属吹牛,鄙视的瞪了一眼,从腰间取出一块淡黄色,造型精美的玉玦。

玉玦是由一个圆形断面带缺的黄玉制成,直径十公分左右,中间镂空,刻有五片花瓣,周围缺了一块的圆环之上,又有复杂的纹饰。

光看玉玦本身,制作工艺比较复杂,而它圆环有缺,不能直接佩戴,有工匠在环体上下钻了两个微小的孔洞,便于穿线,供物品所有者佩戴。

班上的同学都是学考古的,多少都有些眼力,不少人围拢上来观看,不禁惊叹道:“不愧是古董家族,就是厉害,有这么高级的传家宝。”

“可不,光是金丝线上吊着那两块用来点缀的白玉,最少也得七八万,班长家真有钱……”

陈宇也对玉玦的工艺水平赞叹不已,脱口而出道:“玉玦玉玦,满者为环,缺者玦。古时多为王侯佩戴,玦者乃欲满则缺的意思,是为了警示王侯子孙不可自满,也不可自以为是。”

“哼,书本上的知识点而已,用得着你来背诵?”赵家俊十分享受众人的惊呼仰慕,有些洋洋得意,呵斥陈宇道:

“废话少说,看也看了,你可以说这块玉玦的详细信息,说错一点,就算你输,需要给我下跪道歉!”

他心里暗自冷哼,量陈宇这个收破烂的也说不准,即便撞狗屎运能说准,他也可以否认,立于不败之地。

陈宇收回目光,沉声道:“你当我傻?空口无凭,即使我说对了,你矢口否认,大家又不知道真假,那我岂不是一定会输?”

通过眼睛的传达,他已经掌握了这件玉玦的全部信息,现在需要做的,是完善游戏规则,一定让赵家俊心服口服,输得没话说。

有爱凑热闹的同学起哄道:“是啊,班长,你得给出标准答案,就算不告诉陈宇,起码让我们知道,有一定公正的评判。”

“赌斗讲究公平公正,不能耍无赖玩不起……”

眼见心里小小的伎俩被识破,赵家俊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喝道:“闭嘴,谁玩不起了,我把正确答案写在纸上,大家监督,总行了吧?”

说完,赵家俊拿起纸笔,背对着陈宇,一只手遮掩着,用蟑螂爬的字迹,在纸上快速写下正确答案。

而后,他折叠好,不让任何人,交给了人品不错的学习委员。

尽管出了点小意外,但赵家俊仍然认为陈宇没什么真才实学,肯定鉴别不出玉玦。

他轻蔑的讥讽道:“这下你没话说了吧,欺世盗名的家伙,今天我就算赌上传家宝,也要揭穿你虚伪的真面目,还敢给我遭遇,非让你跪地认错不可!”

“可惜你除了在梦里,永远看不到我下跪认错的那一天,因为我绝对不会输!”

陈宇自信满满,目光深邃,接过玉玦,装模作样的观察片刻,问道:“卫子夫,不知你认识吗?”

“你……”赵家俊心里咯噔一下,不会吧,他真的知道?

见赵家俊没有吭声,陈宇干脆不再卖关子,朗声谈道:“这块玉玦,正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卫子夫传世玉玦!卫子夫是谁,想必我不说,大家也知道。

作为汉武帝刘彻的第二任皇后,占据后位三十八年,独得恩宠,死后甚至拥有独立的‘思’字作为谥号,在汉代之前,这是绝无仅有的。

她堪称历史上最会做皇后的几个女人之一,所以她曾经佩戴过的这块玉玦流出宫廷以后,备受民间豪门的天之娇女追捧。

人们认定玉玦沾染了卫子夫的灵气,哪名待嫁闺中的女子得到它,便能跻身一国之母。

因此这块玉玦,从古到今,可没少折腾,许多历史上的名妃,名后,乃至奇女子,都把玩过它,使它拥有不菲的价值。

在今天,将它放到拍卖行,如遇真心欣赏,又大手笔的买家,千万过亿,不是难事。班长,我说的可对?”

陈宇乍一点出卫子夫的名字,赵家俊的脸色变了,变得非常难看,真的担心家传之宝被姓陈的夺走。

可是等陈宇停下来以后,赵家俊反而笑了,张狂道:“哈哈,你说错了,我是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的。快点,当着全班所有人的面,给我跪下认错!”

陈宇对赵家俊的嚣张行为,表现的很淡定,似乎早有预料般,讥笑道:“你脑子也让碱水泡了?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