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这个技能有点假

2021-01-18 12:04

翠蝶离开了。

莫弃呆了一下,约莫半分钟,他便感觉到一股奇痒出现在自己的皮肤之上。

莫弃忍不住挠了一下。

结果,越挠越过瘾。

“二师兄,你给我用的什么药?为什么会这么痒?”莫弃忍不住说道。

秦药师还沉浸在自己竟然会炼制出来这么神奇药膏的骄傲之中。

听到莫弃的话,忍不住一愣。

随即浑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说道:“是药三分毒,难免有些副作用,痒的话,你挠挠不就可以了。”

林道渊目光有些深沉地看了一眼莫弃。

“南宫和灵儿可以出去了。”林道渊缓缓的说道。

南宫和姬灵儿先是看了看莫弃,随后又看了看秦药师,瞬间秒懂。

两个师姐走出去之后,莫弃挠的更起劲。

那种痒着又可以尽情挠的爽感,让莫弃简直就是欲罢不能。

大片的黑色药膏被莫弃抓了下来,同时还有一块块黑色的痂。

血痂之上还有一些毛发。

本来叶凡还浑不在意,可是突然,他的目光落在了那黑色的血痂上边。

咦,为什么看着这玩意有些熟悉?

似乎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一般。

突然,一道灵光在他的脑海亮了起来。

“洗髓伐毛!”

叶凡猛然忍不住惊呼说道。

所有人的目光,包括莫弃,都看向了叶凡。

“咳!”

林道渊咳嗽一声,声音之中似乎蕴含着什么力量,瞬间让叶凡一个激灵。

叶凡顿时想起来了自己要在莫弃面前保持强者的风范,一轮·大日缓缓的从他的身体之中亮了起来。

“呵,没想到小师弟竟然还有一些做体修的天分,不错,尽管洗髓伐毛的量比我当年少了很多。”叶凡神色淡然的缓缓说道。

莫弃顿时有些惊喜。

体修不是拥有大毅力大决心才能当成的吗?

“我自然是不能和五师兄相提并论的,五师兄天资卓越,高风亮节,实乃体修之楷模!”莫弃一遍挠着痒,一边夸赞说道。

嘶……这种成片成片被莫弃挠下来的黑色块状物,竟然让他有种揭皮的爽感。

你幻想一下,春天到了,你的血气开始发热,手掌之上开始掉皮,你揭了一块,直接撕掉了一大块。

嘶……

就是那么爽!

连一点毛边都没有的爽!

不一会的功夫,莫弃就将自己剥的光溜溜。

反正大家都是大老爷们,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甚至还能有空一起洗洗澡,逛逛窑子。

三人的目光到底还是没有忍住,看了一眼莫弃的下半身。

8≡≡≡≡≡≡≡Э!

三人震惊了。

这怎么可能?

明明知道男人,最长也就是那样,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玩意?

三人面面相觑,想起了自己的。

3====э

突然感觉到了一股索然无味。

莫弃倒是没有在意这个点,对于这方面,他有绝对的自信。

当初和大蛮二蛮他们一群人比过,甚至莫弃能够呲出去三米,哪里是普通的凡夫俗子能够媲美的。

他在意的是自己的皮肤,此时他感觉到自己的皮肤,晶莹如玉,通体通透,摸起来更是给人一种坚韧之感。

而且他明显的感觉到,他的力量变得强大了许多,最起码比他之前,要强大十倍以上。

而且体内还有一股极为微弱,但是却暖洋洋的力量。

这便是起灵的神奇吗?

竟然让自己一个凡夫俗子,瞬间有了脱胎换骨的体验。

果不其然,修仙者压根就不是能用科学所度量的。

林道渊随手一挥,一股水流已经将莫弃包裹,彻底将其冲刷干净。

莫弃穿上长袍,他几乎所有的衣服都是翠蝶给他缝制的,这一件便是月白色的,穿在他的身上极为贴身舒适。

“既然已经起灵结束,那么接下来便是传授给你功法,教导你一些关于修真界的常识,这一本《五行造化真诀》乃是从远古流传而来,可以说是无数修真者的圣经,世上仅此一个孤本,你可先自行观看一番。”

“若是有不解之处,可随时来问我。”

林道渊手中出现了一个发黄的破旧书籍,整个书籍大致看上一眼,便能够知道这本书经历了漫长岁月的洗礼。

莫弃神色凝重,看着缓缓漂浮过来的书籍,他双手接过。

有了功法,他这算是正式进入了修真大门了吗?

“多谢各位师兄栽培,大恩不言谢!”莫弃将书籍放入自己怀中,抱拳说道。

三位师兄都露出了一抹温和地笑容。

“你便在此地认真研习,晚上宗门可能会有些宵小之辈登门,不过不足为虑,到时候无论听到任何动静,都不要出来。”林道渊缓缓的说道。

莫弃一愣。

第一个念头,就是有人要砸场子。

这种话他之前经常对翠蝶说,那还是刚刚在小蛮山扎根的时候。

“对方强吗?”莫弃皱着眉头问道。

林道渊洒脱一笑,伸出了自己的大手,缓缓的向着下边翻转。

“一群跳梁小丑,我反手便可直接镇压!”

莫弃……

是不是哪里有些不对?

要是大师兄反手就可以镇压,对方难道是傻老帽一般还敢上门?

林道渊好像也发现自己的牛皮好像吹的有些过猛了,但是脸不红,心不跳。

“你好生在此地待好,今晚的任务,便是你要诞生一缕灵气,并且在小周天运行五……运行三周天,才算是及格,明日我会过来查验!”林道渊平静的说道。

莫弃也知道自己现在和大师兄的实力相比,那完全就是云泥之别,只得乖乖的点了点头。

林道渊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随后三人离开此地。

莫弃的眼珠子转了转,心中已经暗自下了决定,晚上必须要偷偷的去看一眼,到底是什么小毛贼胆敢上秋山。

顺带也看一眼自己大师兄的绝世风姿。

不过现在距离晚上还有一段时间,莫弃此时需要做的便是看看这个《五行造化真诀》到底是什么样的绝世功法。

莫弃找到了一个蒲团,盘膝而坐。

从怀中拿出来这本功法,一片发黄的书角脱落了下来。

莫弃……

看来,这个功法真的是古老到一定的地步了。

他都担心自己会不会不小心把这个功法给捏碎。

看着这一本古诀,激动的心,颤抖的手,莫弃缓缓的打开了第一页。

“五运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

“天有五行御五位,以生寒暑燥湿风,人有五藏化五气,以生喜怒思化恐……”

内容并不晦涩,甚至可以说是质朴。

大道至简,莫弃开始全副身心沉浸在这功法之中。

自然而然,在莫弃看书理解之时,五行灵气开始向着他的身体之中缓缓汇聚。

冥冥观想之中,一口气在他的体内孕育而出,于丹田之位,缓缓形成。

这一口气,无色无味无形,但是却又能够明显感觉到它的存在。

莫弃周身天地,再次出现了无尽的五色光点。

莫弃看着这些光点,都忍不住有些头皮发麻。

现在这就是他面临着最为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如何把这些狂暴的小家伙,如何有序而缓慢的融入自己丹田的那口气中。

融入的话,莫弃感觉问题不大。

关键就是,这群小家伙太疯狂,莫弃感觉自己只要开始吸收,那么这一片光点海洋,就可以刹那间化为浩浩荡荡的大河冲过来。

他清晰的感觉到这群家伙的蠢蠢欲动。

“能不能听到我说话?”莫弃用意念直接想象了这一句话。

蠢蠢欲动的五彩光点更加兴奋了起来。

那小模样仿佛就是在说,开始了开始了,兄弟们准备,跟着我冲锋!

“看来真的可以听到我说话……”莫弃身体一震。

“那个,各位小爷,商量个事情行不行,大家散开点,别靠那么近,小心产生踩踏事件。”莫弃尝试着说道。

一众光点扭了扭,并没有几个光点愿意搭理莫弃。

莫弃深吸了一口气,不急不躁,世界如此美好,我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他缓着性子来,准备一点点的温和教导这种小家伙。

不要那么猛,不要那么冲动,埋着头疯狂往里进并不快乐,你必须把握着节奏,把握住力度,九浅一……

咳!

使劲冲锋很容易搞坏掉。

就在莫弃开始安抚这群小家伙的时候,林道渊已经叫上了南宫。

“快快快,在这个地下室通道这里,摆上一个小阵法,把我的声音放上去……”

两个人影鬼鬼祟祟的在这地下室出口处开始摆放阵法。

南宫在众弟子之中,还是较为擅长阵法的。

当然,仅限于众弟子之中。

而因为秋山比较穷,所以也没有什么阵法材料,不过布置一些个微型阵法还是轻而易举的。

鬼鬼祟祟的两人很快离开。

莫弃还在苦口婆心劝导众多光点放下暴躁,一起迎接祥和的新世界。

夜幕,渐渐地降临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