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离开你的世界

2021-01-18 06:03

窗外电闪雷鸣,一道霹雳的闪电划过,大雨倾盆而至。

凌莹莹被骂的狗血淋头。

“当年你找人伤害凌水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有这一天?现在我也让你尝尝这种滋味!”陈浩知冷笑。

凌莹莹咬着唇,混乱中一下抓翻了他放在茶几上的婚纱照——他和凌水的。

她胡乱的摇头:“我没有找人伤害她,那是个意外,跟我无关!”

“事到如今你还想狡辩?!”

陈浩知怜惜的将照片摆放好,冷冷的瞪着她,凌莹莹慌了,手忙脚乱的拍打着他,惊恐万分,用力想要逃离。

他怎么能这么对她,他现在的身份是她的姐夫。

“现在知道错了?”看着这张和凌水六七分相似的脸,陈浩知气的不行。

凌莹莹哭的嗓子都哑了:“浩知……”

……

一夜秋雨。

凌莹莹狼狈的蜷缩成一团,身上脏兮兮的,陈浩知站在不远处。

喉头艰涩,一股甜腥溢出,她艰难的拿过衣服套在身上,灯,啪嗒点亮了。

穿着睡衣蓬头垢面的凌水疯了似得冲过来,一把掐住凌莹莹的脖子:“啊啊啊。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是你,是你杀了我的孩子!”

“咳咳,不、不是我……你松手!”

脸色涨成了猪肝色,凌莹莹喘不过气来,双腿挣扎着,指甲划破了昂贵的地毯,她被凌水按在地上,绝望的向陈浩知求救:“真的不是我,为什么不信我……”

“凌莹莹!我说了,不要再让凌水看见你!”

陈浩知眉间褶皱渐深,走过来时皮鞋踩住了她的头发,疼的凌莹莹差点咬舌自尽。他看向她时眼底却只有厌恶,却转眼温柔的蹲下来哄着凌水。

“水水,乖。我带你离开这,离开,我们去看宝宝好不好?”

“宝宝没死?”

掐在自己脖子上的力道松了许多,凌水弥漫的看着他:“浩知,你没骗我?”

脑子有些晕眩,吸进来的气息越来越少,在窒息的边缘,凌莹莹绝望的看着他们,她都要被掐死了,可陈浩知却温柔的劝她,怕她受到一点伤害……

疼,不仅是他的凌辱让她疼,这种被丢弃的感觉真是让人生不如死。

他们相亲相爱的抱在一起,画面灼痛了她的眼!

“荷荷——”

破锣嗓子似得发出来难听的声音,抓着地板的指甲已经碎了,十指连心。她绝望的闭上眼睛,陈浩知的声音变得缥缈。

“对,我带你去看宝宝。”

……

“把她给我扔出去!”

眼皮像是有千斤重,凌莹莹感觉自己被人拖着扔在了地上,瓢泼大雨落在身上,她费劲的睁开眼,指尖的血混在雨水里,凌水和陈浩知站在别墅里望着她。

喉头艰涩,发不出声音。

“滚吧。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样子,还想勾搭我们总裁!”

助理一脚踹在她身上,凌莹莹闷哼一声,忽然那抹白色的身影跑了过来。陈浩知也紧随而上。

他们对她还有一丝怜悯吗?

凌莹莹摇摇晃晃的撑着身体站起来,凌水一袭白色睡衣,陈浩知体贴关切的为她撑着那柄黑色的雨伞。

“西西,咬她!”

凌水眼中挂着笑,声音清脆,可却说着最恶毒的话!

“啊!”

一只身材肥大的藏獒猛地扑了上来。那一瞬,凌莹莹凄惨一笑。是了。她竟还祈祷陈浩知能有一丝怜悯。

怎么会呢……

最终,凌水银铃般的笑声在耳边炸开,凌莹莹终于不堪重负,晕了过去。

大雨依然在淅沥沥的下着。

陈浩知蹙眉,让助理将宝宝牵了下去。温柔的搂着凌水:“水水,外面冷,我们回去吧?”

三年前,他本该和凌水结婚,成为众人艳羡的一对。可凌莹莹把她约去夜总会,变着法组了个单身派对,找人害了凌水!导致凌水的孩子没了。醒来之后她不堪重负的疯了,可陈浩知还是抵着外界的压力娶了她。

看着疯疯癫癫的凌水,陈浩知眼中对凌莹莹的恨意又深了几分。她膝盖上破了皮,头发混着雨水像是一堆烂掉的草,陈浩知厌恶的别开眼。

……

“不要!不要过来!不要咬我!”

漆黑的雨夜让凌莹莹恐惧到了极致,她睁开眼,额头上豆大的汗水滚落。外面的雨还在下,心慌慌的。

是谁?是陈浩知送她来的医院吗。

望着一片素白的墙壁,凌莹莹拔掉输液管,发现自己的手指和膝盖上都包扎了白色的步,护士推门进来换药,她忙问:“护士,请问是谁把我送来的?”

“哦。是个男的,挺帅的。”

真的是他?凌莹莹唇角颤抖着,攥紧了手,那种疼让她感觉自己不是在做梦,心里竟有些期待。他对她果然还是没那么狠心么。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一个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

“诺,就是这位先生。”

护士耸耸肩。可凌莹莹的心却渐渐沉了下去。

“你是?”

“沈怀远。住在翠竹苑一栋,咳咳。我都看见了。”沈怀远意有所指。凌莹莹瞬间了解了。他是看到陈浩知和凌水怎么羞辱自己,看不过去所以救了她吗?

“谢谢。”凌莹莹说:“住院费多少钱,我给你。”

心像是被浸泡在盐缸里,酸酸涨涨。凌莹莹窘迫的打开钱包,可里面掉出来几个五毛钱的硬币滚落在沈怀远脚边。空空如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