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乱世赘婿赵志行姚盈盈完结小说全文

2021-01-16 18:00

乱世赘婿

推荐指数:10分

《乱世赘婿》主人公叫赵志行姚盈盈,由侘寂幽玄所写的一本原创新作,已上架网络。全书主要讲述“怎么办?“天星怎么想要和我们一起死?”姚薇薇哭着说,“他怎么会对我好,对得起我爹啊!“我还年轻,我还不想死!”其他的姚家人都憋着气,现在都被她吓哭了。当他突然想到:“快!求求你,听说雪关城主喜欢美女,现在只有盈盈还没结婚,快把她送去和亲啊

《乱世赘婿》 第2章 破城之战 免费试读

宴会大厅的宾客一个个等得百无聊赖,姚家府邸的后院却已经鸡飞狗跳,几乎要打出人命来。

姚盛好不容易把嫁不出去的女儿送出去,不想当年臭了盈盈名声的男人又出现在山尾,让他火冒三丈。

化妆间的门被扯开的缝隙里,眼看没脸的小子在和女儿亲热,赵志行又在里面抵着门,他心里焦躁,扔了钥匙给周高阳,让他去兵器库里把枪拿来,他要隔着墙打死赵志行。

周高阳接过钥匙,手抖得钥匙直蹦,他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去了怕老爷子枪法不准伤了盈盈,不去?鬼知道里面的男的要对盈盈做什么?

他知道里面的男是赵志行,却不知道他就是刚刚那个客人。正徘徊无措,赵志行却自己打开了门。姚盛随着惯性弹了出去,吓得姚氏两个姐姐抱头鼠窜,怀里的弟弟也掉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

姚盈盈一见这场景,再看看没事儿人一样的赵志行,气的脸色都变了:“赵志行,你看看你干的好事,你早不来晚不来,偏偏今天来!你是故意砸场子是不是!”

赵志行百口难辩,只好受着,等她们安静下来再开口,不想迎头撞见愣在地上的周高阳。

“你!你不是刚才的!”周高阳后退两步,“你就是赵志行,你怎么会有雪关出产的……”他话还没说完,却见到赵志行在指自己的眼镜。他自己的眼镜也是雪关的,如果在这里说出赵志行是间谍,那他自己也解释不清,只好默默闭嘴。

只是他想不通,这个被山尾驱逐出境的穷鬼是怎么搞到这么贵重的东西的?这个赵志行到底是什么人?

赵志行见这一家人渐渐安静了下来,便大大方方的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对姚盛笑道:“这么多年了,岳父大人还是这样治家无方,原来对客人恶语相向,现在呢,针一样大的事,也能叫破天。”

姚家人大惊,他们没想到原来软弱可欺的赵志行竟然敢碰姚城主的宝贝沙发,不仅如此,还对姚盛出言无状,实在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你放肆!”大姐姚薇薇冲上来大叫,“快叫仆人过来,给这小子点颜色看见!”

“且慢。”赵志行依然坐着,不紧不慢,“听说盈盈今日订婚,我作为未婚夫坐在这里,你却要殴打客人,不要太过分了。”

“谁给你的脸?”姚薇薇冷笑一声,“你惹得幺蛾子已经够多了,今天就让我斩草除根,也算为山尾立了大功一件。”她回头瞧着父亲,姚盛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不说话就算是默许了。

她顿生得意,正要让仆人捆了赵志行,倒是姚盈盈哭着扑倒在地,求姐姐高抬贵手。

姚薇薇低眼瞧她,笑了,“盈盈,我们家里就从来没出过像你这么笨的女人?”她捏起妹妹的脸,上面满是泪痕,“你看看你,锁着眉头都不美了……”又啐一口在她脸上,“你都求了几次情了?没有你上一次求情,他还会在这里砸我们的场子?”

姚盈盈羞红了脸,坐在地上不说话。

“你也快嫁人了,多为家里考虑考虑吧!”

见此场面,赵志行忍无可忍,当年他把姚盈盈捧在手心里晤着,天冷了怕吹着,天热了怕晒着,这大姐姐倒好,说往她脸上吐痰就吐痰。父母和周高阳都视而不见,可见她平日里受了多少折磨。

周高阳岂是视而不见,他怕惹怒了这个大姐姐,姚薇薇的丈夫是姚盛手下的红人,虽未到场,却手握重兵,若是替盈盈出头,这姐姐回头添油加醋一通。自己和盈盈婚后还有好日子过吗?

他毕竟还是军校的天才,忍一忍未来前途无量,只好暂时委屈了盈盈,等到以后再补偿她。

周高阳忍得了,赵志行可忍不了,他见他的女人被欺负的样子楚楚可怜,悄悄按下了口袋里的按钮。与此同时,雷云飞行器上号角响起,硕大的船底又下降了几分。

姚家人沉浸在即将杀死赵志行和嫁出女儿的兴奋中,全然不觉危险来临。几个仆人押着赵志行要去牢里,还没动身,就来人急报边境破防,雪关入侵。

姚盛此时心里虽然慌乱,但是军临城下,老将慌了成何体统。他稳如泰山,大手一挥,道:“无妨,守军自会击退。”

看这个老东西强做镇定的样子,被缚的赵志行莫名想笑,“依我看,他们两个小时都守不住。”

“你!”

此时军情紧张,最怕散了军心,赵志行竟然说出这种话,在场的人都把对雪关的怨恨转移到了他身上。

“将死之人,说这些有什么意义,”一直沉默的姚夫人款款上前,安抚丈夫。“我看啊,他是死到临头,胡言乱语。”

“就是就是,”两个姐姐应和道:“他向来胡言乱语。”

正互相安慰着,又有守军来报,说是外城门也失守了。

“这还没半个小时呢!”赵志行大呼。

“给我剐他的嘴!”姚薇薇气急败坏,又叫人把自己的丈夫叫来。

大姐姐的丈夫张天星果然一表人才,一身武装不说还人高马大,推门而入时带着一阵劲风。见了张天星,姚家人顿时安心了。那个嚣张跋扈的姚薇薇此时像个小鸟依人的弱女子,依偎在丈夫身边,声音谄媚。

“天星,你可要救救我们姚家啊~”

如张天星这样的男子,最***夸赞,被姚薇薇这样一撒娇,便飘飘乎如云间漫步。他搂着大姐姐,又朝着几个妹妹看过去,见她们眼中带着安心和崇拜,更是得意洋洋。眼角余光瞟见被捆着的赵志行,不知道又是哪个倒霉蛋,只当个乐子玩耍。

“岳父大人,我建议派出Warmmachine,迎战雪关。”张天星请求道。

赵志行知道Warmmachine,这是山尾城的机密文件,姚盛把这东西当做心头宝,不到最后关头,便不会让它面世。据过去的资料来看,它当年是一款新式机甲,具有毁天灭地的能量,由于影响极其严重,因此一直作为达摩克里斯之剑,收藏在武器库里。如果是它出现,他也未必保证雪关一定会胜利。

如果Warmmachine造成的破坏太过广泛,那么副官唐宁即便打赢了,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得不偿失。这样想着,赵志行心生一计,主动请缨要求出战。

“赵志行请求出战!”

一听如此要求,姚氏一家惊得下巴都掉下来了。由于她们一直在屋后折腾,庭院里的宾客等不及汇聚到这里,也大概知道了事情经过,正等着看看姚盛的能力,没想到屋里绑着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要求使用Warmmachine,真是笑掉大牙。姚家人丢尽了脸,大骂起来。

“我们有天星和高阳,哪里轮得到你这废物。”

周高阳本是一学生,被如此抬举,不禁沾沾自喜,得意忘形,道:“让我来先为姐夫开路。”

且说唐宁接到赵志行的信号,按照安排进攻山尾,必要时随机应变,正打到战酣,忽然见城墙上有一熟人。

“呦,周大统领的小少爷也上战场了?”

“唐叔您声音太大了,好在周围都是心腹,不然我爹的事都让你暴露了!”

原来山尾本身就有内鬼,这个内鬼正是周高阳的父亲周大统领。

“唐叔,我得借您造个势头,您先让我打两下,一会儿您再打回来,我们演个难舍难分,以后啊,我们还倚仗您呐!”

山尾的战士哪晓得上头的交易,只见周高阳操纵机甲直突刺唐宁,纷纷叫好,连忙传达后方鼓舞士气。

姚家总算长了脸,又耀武扬威起来。这下轮到赵志行一头雾水了。

唐宁怎么回事儿?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姚盛不知道其中的猫腻,也是宽慰又自豪,但是周高阳毕竟年轻,一个人对阵老将,他不放心,出了事情也不好和周统领交代。

“天星,你去帮帮周少爷。”

张天星早就手痒痒了,他让人把Warmmachine开出来,在庭院里亮相,本来担忧的赵志行瞬间舒服了。

就这?最新机甲?毁天灭地?十年前的最新吧!

赵志行回想起十年前,雪关的机甲确实不如山尾,若不是雪山天险,雪关早就是山尾的一部分了。但是经过他十年的经营,山尾的科技已经不可与雪关同日而语。这东西也不过是老古董罢了。

张天星操纵老古董耍帅的样子,真像个耍猴儿的。

他又忍不住,呼喊道:“可千万别让大姐夫把机甲开出去!不然你们都要被雪关俘虏,机甲也会被抢走!”

在场的宾客哄堂大笑,雪关的唐宁连学生都打不过,机甲竟然会被抢走,他们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笑话。

唐宁与周高阳正在做戏,见张天星来了,连忙假戏真做,刺穿周高阳机甲的身体,机甲的中枢在头部,周高阳打开紧急脱离装置,一跃在天,在高空中看见天上密密麻麻飘着战舰,知道山尾大势去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