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大明之逍遥纨绔陈遥朱常文小说免费试读

2021-01-16 15:00

大明之逍遥纨绔

推荐指数:10分

精选热书《大明之逍遥纨绔》由知名作者妖惑天下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男女主角是陈遥朱常文,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朱禄躬身答道:“大王子若无所求,小人便回去复命。”陈遥转过身来,笑着说:“你去吧。代我传给香香,只说大哥在外面,天天想念她!”朱禄应了一声,转身就走。

《大明之逍遥纨绔》 第4章 阴谋又起 免费试读

自打陈遥被软禁起来之后,朱常法每日里都在等待陈遥被饿死的好消息。然而十天过去了,半个月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朱常法得到的消息却还是陈遥活得好好的。朱常法十分焦躁,找自己的狗头军师李先生商议,可是那位李先生也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二王子,或许,或许王爷发现了咱们的动作,所以命人,命人悄悄地给大王子送去了食物!……”朱常法吃了一惊,叫道:“怎会,怎会如此?”李先生道:“二王子,我看,我看我们得赶紧收手才行!”朱常法慌张地点头道:“收手!赶紧收手!”

这天晚上,桂阳王正在书房中看书。一个十一二岁,十分可爱美丽的小女孩突然出现在了门口,朝书房中探进半个脑袋来。桂阳王看见了她,顿时流露出喜悦的神情来,叫道:“香香!……”原来这个小女孩就是桂阳王的小女儿,也是他最疼爱的女儿,朱香香。

朱香香咧嘴一笑,立刻奔了进来,直到桂阳王面前。桂阳王放下手中的书册,转过身来,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在她的脸颊上重重地亲了一下,宠溺地道:“香香怎么想到来看爹爹了?”朱香香天真无邪地道:“人家,人家一直都想着爹爹呢!”桂阳王听到这样的话,顿时老怀大慰,哈哈大笑起来,又在女儿的脸颊上重重地亲了一下。

朱香香看了看父亲面前的书册,好奇地问道:“爹爹在看什么呢?”说着便伸手过去拿了过来,看见封皮上写着《资治通鉴》四个大字,顿时没了兴趣,撅嘴道:“不好看!”说着便将书册放回了书桌。

桂阳王呵呵一笑,道:“这可不是香香看的书啊!”随即好奇地问道:“香香这段时间都看了什么书呢?”朱香香摇了摇头,道:“没看什么。常文哥哥不在,别的师傅都教不好,香香便跟着娘学女红来着。”

桂阳王一愣,这才想到了大儿子朱常文还被幽静在他自己的院子里呢。此时桂阳王的火气早已经过去了,心里不由的怜惜起这个自小没娘的大儿子来。叹了口气,喃喃自语似的道:“唉!一个月了!也算是给了他一些教训了!”随即扬声喊道:“来人!”守在门口的老管家朱禄立刻进来了,躬身问道:“王爷有何吩咐?”

桂阳王问道:“常文现在如何了?”朱禄一愣,看了一眼被王爷抱在怀中看着自己的小郡主,随即躬身道:“大王子在自己的院子中洗心革面,对于过去所作所为非常后悔呢!……”朱香香见他这样说话,脸上流露出了喜悦的笑容来。

桂阳王老怀大慰的模样,点头道:“他能如此,总算是不枉我的一番教导苦心啊!”随即对朱禄道:“你传令下去。从今天开始,大王子恢复自由了,所有卫士都撤走吧!”朱香香兴冲冲地道:“爹爹,我和朱禄伯伯一起去看常文哥哥好不好?”桂阳王笑着点了点头。朱香香开心不已,主动亲了一下父亲的面颊,便蹦蹦跳跳地奔到了朱禄地面前叫道:“朱禄伯伯,我们快去吧!”朱禄躬身应诺。这时,朱香香已经跑了出去,朱禄赶紧追出了门。

“常文哥哥!常文哥哥!……”陈遥正坐在桌子边吃喝,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了小女孩的欢叫声。陈遥不由得流露出了喜色,这个声音他自然是不会忘记的,在他来到这个时代受尽冷眼的时候,就只有她总是在自己的身边维护着自己。

陈遥朝门口看去,只见朱香香可爱的身影冲了进来。陈遥立刻站了起来,朱香香已经一头冲进了他的怀中,抬起头来,可怜兮兮地道:“常文哥哥,香香好想你呢!”陈遥只感到心都被她给融化了。

这时,门口人影一晃,有一个人进来了。陈遥朝门口看去,看见呆在王爷身边的管家朱禄来了。陈遥顿时心头一动。

朱禄见到陈遥,立刻行礼道:“老奴拜见大王子!”陈遥笑道:“老管家,你来不会是要把我押赴法场正法的吧?”

朱禄笑道:“大王子说笑了!小人此来是奉了王爷的令旨,撤走护卫的。王爷说了,从今天开始,大王子恢复自由身了!”陈遥暗自庆幸:总算熬到头了!看来我这便宜老子对我并非没有父子之情啊!

朱香香摇着陈遥的手臂撒娇道:“常文哥哥,我们去院子里玩吧!”陈遥笑道:“好啊!”

差不多与此同时,一位身着宫装,相貌美艳却十分高冷的***来到了桂阳王的书房之中。桂阳王见她来了,赶紧起身相迎,有些谄媚似的道:“夫人怎的到这来了?”原来这位美艳***便是桂阳王续弦的王妃,也就是朱常法的母亲。可是桂阳王怎么会对自己的王妃如此低声下气的呢?原来他的这位王妃来历不凡,乃是襄王的女儿,而襄王在明王朝诸位亲王之中,地位也是相当显赫的,当年下嫁丧妻不久的桂阳王可说是令许多人大跌眼镜呢!

王妃在桂阳王的搀扶下坐了下来,看了桂阳王一眼,问道:“我听说王爷已经解除了对常文的幽禁?”桂阳王点了点头,情不自禁地叹了口气,随即道:“常文也知道错了,所以……”

王妃微笑道:“王爷又何必向妾身解释?常文也是妾身的孩子,其实妾身一直以来对他只是恨铁不成钢啊!”桂阳王笑着点了点头。

王妃微蹙眉头道:“这些日子妾身也时常思考常文的事情,妾身以为,常文这孩子之所以做出那许多荒唐事来,主要还是因为太过游手好闲的缘故!常文早已经成人了,再把他关在家中读书也不是个办法!妾身觉得不如就派他一个差事去做吧!……”桂阳王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随即问道:“那夫人认为该派个什么差事给常文呢?”王妃道:“城外王府的庄田缺乏得力的人管理,不如就先将常文派到城外去管理庄田吧。也算是磨砺磨砺他。”桂阳王喜道:“夫人的建议实在是太好了!”

庄田,这其实是明王朝贵戚豪门的最重要的资产之一,说白了其实就是他们所拥有的田地,不仅有农田,也包括山地水域。由于它是最重要的财富来源,因此自明王朝建国以来,皇亲国戚便都在想方设法扩充手中的庄田,或通过向皇帝讨要,或通过巧取豪夺。其实皇家也有类似的私产,称为皇庄。这桂阳王虽然在亲王之中只能算是中下的水平,不过其手中庄田的数量也是相当惊人的。山林田地总计已经超过了五千顷了。

王妃回到自己的院子中。一回来,就看见儿子朱常法迎了上来,不禁眉头微微一皱。朱常法笑嘻嘻地抱拳道:“母亲!”王妃不悦地哼了一声,走进了小厅之中。朱常法和他的狗头军师李先生赶紧跟了进去。

王妃在上首坐下,端起茶碗喝了起来。朱常法忍不住问道:“娘,你,你到爹爹那里做什么啊?”王妃放下茶碗,淡淡地道:“我叫王爷派常文去城外负责城外的庄田。……”这话一出,朱常法大惊失色,叫道:“娘,你,你怎会……!这岂不是大大便宜那个贱种了吗?”

王妃瞪了一眼暴跳如雷的朱常法,没好气地道:“乱叫什么!娘如此决定自有打算!”朱常法郁闷地道:“儿可看不出母亲这样做有什么好处!……”王妃叹了口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道:“你啊,怎的如此不长进?俗话说得好,欲要取之必先予之!哼,便宜?城外庄田布庄亏空了近十万两白银,此事王爷还不知道呢!……”朱常***了愣,想到了什么,但却又抓不住似的。

一旁的李先生则眼睛一亮,抱拳道:“娘娘高明啊!此计可说是一举两得,即可将庄田的亏空落在大王子身上,同时又可让王爷再次对大王子失望!这一回若让王爷知道大王子亏空了十万两白银,大王子便再也无法翻身了!”朱常法听到他这番话,顿时喜悦起来,禁不住叫道:“母亲的计策真是高明啊!就算是诸葛亮也不过如此了!这一回,那贱种定然死定了!”王妃嘴角一挑,流露出一个十分骄傲的笑容来。

阿切!陈遥正陪着朱香香踢毽子,突然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这一分心,便没注意到朱香香踢过来的毽子,只听见啪的一声,毽子正中陈遥的脑门。朱香香顿时开心地跳了起来,拍手叫道:“哈哈!常文哥哥好笨哦!”陈遥抓起毽子对朱香香道:“让哥哥也打一下!”朱香香惊叫一声,扭头就跑了,陈遥在后面追赶。兄妹两个的笑声回荡在湖泊之畔。

陈遥回到自己院子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时候了。朱全快步迎了上来,将王府的公文呈给陈遥,一脸喜色地道:“大王子,王爷派了大王子差事呢!而且是美差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