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傲娇傅少求负责洛安宁傅少权 by叶袭完整

2021-01-15 15:01

《傲娇傅少求负责》 小说介绍

洛安宁傅少权是小说名字叫《傲娇傅少求负责》的主角,它的作者是叶袭,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看着她面如死灰的表情,傅少权的心忽然一痛,原本要道歉的话也卡在了喉咙。最后,他只说了这样一句话:“这已经不重要了。”“呵。”洛安宁忽然扯起嘴角,无力的冷笑了一声。她想辩白,但是仔细一想,确实不重要了,...

《傲娇傅少求负责》 正文 第8章 他的坚持 免费试读

看着她面如死灰的表情,傅少权的心忽然一痛,原本要道歉的话也卡在了喉咙。

最后,他只说了这样一句话:“这已经不重要了。”

“呵。”洛安宁忽然扯起嘴角,无力的冷笑了一声。她想辩白,但是仔细一想,确实不重要了,再过十个月,她就要和他离婚了,所有和他有关的事都不重要了。

她忽然感到累,再也不想看到他。她转过头憔悴的说:“你走吧,我需要休息。”

她冷淡的表现,更是刺痛了傅少权的心。他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原因,而是淡淡的对她说:“你好好休息。”

他走出房间,心情很复杂。明明应该高兴,他却高兴不起来,反而觉得心里酸酸的痛。

他抬起手将它仔细的看了一遍,眼睛没有花,手也是好的,那为什么会有这一种感觉呢?

他就快要做爸爸了,他要有孩子了,为什么不高兴呢?

他就要和讨厌的她分开了。

傅少权扯了扯嘴角,嘲讽的说了一句:“傅少权,你应该高兴。”

随后,他的目光冷锐的沉了下来,大步的离开。

房间里只剩下洛安宁和封刑后,变得异常安静。

洛安宁再一次的掀开毯子,封刑又一次的阻止她:“你需要做什么,吩咐我。”

她没有任何情绪,也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纯粹的表达她的想法:“我想离开这里。”

傅家老宅,前院草坪的一条路上,傅少权冷沉着脸站在孙茹雪的面前。

孙茹雪小心的看了一眼叶其玉,她假装可怜的对傅少权认错:“傅少,我不小心撞了一下洛安宁,不知道会让洛安宁把水洒在其玉姐姐身上。”

叶其玉赶紧帮孙茹雪说话,她拉着傅少权的胳膊撒娇:“少权,别放在心上,伤了大家的和气不好。我很喜欢茹雪妹妹,并没有怪她。”

这时,洛安宁正好走到楼下,看到了这一幕。

她只是在刚开始看到傅少权的时候,脚步顿了一下。一秒钟之后,她就当是没有看到这个人一般,径直从他身边走过。

正在质问孙茹雪的傅少权见洛安宁直接从他身边走过,马上去追:“你要去哪里。”

“回家。”洛安宁冷硬的说出两个字。

傅少权紧紧的跟在她身边,小心的照看着她的脚下,生怕她一不小心就会摔倒:“我送你。”

看着傅少权焦急的跟着洛安宁,叶其玉的脸瞬间冷了下来。她忍着怒气的盯着洛安宁,嘴唇紧紧的抿着。

孙茹雪扬了扬眉毛,轻轻的在叶其玉的面前说:“再过十个月,她就要从傅少身边滚了。”

“不用,我有司机。”洛安宁忍住怒气回答傅少权。

然而傅少权好像看不懂脸色一样,依旧紧紧的跟着她:“我让司机回家。”

洛安宁突然停了下来,她薄怒的盯着傅少权,一字一顿的说:“你是怕我伤了你的孩子吗?放心,我也想尽早和你离婚。”

一句话,让傅少权的脚步顿住了。

他本来是一米八九的身高,却因为洛安宁说了这句话,仿佛身形缩小了一般。

当同意提醒他的时候,他冷着脸大步的退后了一步,怒气冲冲的说:“你明白就好。”

洛安宁脸色一白,随即恢复正常,转身就走。

看着她走远,傅少权越想越气,最后咬牙大声的说:“其玉,我们去开个party,庆祝再过不了几个月我们就要结婚了!”

他说的声音很大,走在路上的洛安宁,肩膀微微的颤了一下。

封刑看透了这一切,但是他一句话也没有说,他低着头走在洛安宁的身边。

上车后,洛安宁坐在后座,她侧着头望着窗外倒退的风景。即使是夜晚,A市也很热闹。街上的情侣手牵着手有说有笑。

她收回视线,低头看着她的肚子。

肚子平平的,没有什么异常。但是那里面,居然有一个小生命。

她太清楚这个孩子意味着什么,如果没有那一份合同,她应该高兴,做了母亲。但是现在,她高兴不起来。

“帮我准备一点儿新鲜食物,送到长景小区。要尽快。”

封刑的声音,拉回了洛安宁的思绪。她有些累,开口的声音里也带着淡淡的疲惫:“我现在不想做饭。”

长景小区是她住的地方,她以为封刑给她买食物,是让她做给自己吃。

封刑的声音一如往常的稳重:“你需要吃点儿食物,你的孩子需要。我来做。”

孩子,洛安宁的目光变了变,她忽然有点儿烦躁。心中一团乱,她转过头看着窗外。

封刑看她焦躁的面容,心中的滋味也不好受,他动了动眉毛说:“如果你不想要……”

“不,我要这个孩子。”洛安宁斩钉截铁的回答。

封刑看着她的侧影,良久没有再开口。

此时的洛安宁,很烦躁,但她坚定的知道,她爱这个孩子,要这个孩子,他不能有任何闪失。

高级会所的包间里,灯光昏暗迷离,沙发上坐着男男女女十几个人,小桌上摆了几个酒杯和酒瓶。

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浓烈的酒香味,加上高级香烟的味道。

傅少权坐在最大的那一张沙发上,他烦躁的将一只手搭在沙发靠上,叶其玉心事重重的坐在他旁边。

孙少看了一眼叶其玉,端着两杯酒小心翼翼的递到他面前说:“我为我妹妹的鲁莽向你道歉,别不开心了,再过不了多久,你就要和洛安宁离婚……”

“闭嘴!”傅少权忽然恼怒的开口打断孙少的话,一双眼睛直接瞪着孙少。

他浑身都充斥着一股冷冽怒气,仿佛要将孙少掐死。

孙少被他这种突然升起的暗黑的气死吓到了,缩了缩脖子,收回酒杯,向叶其玉投去求救的目光。

傅少权这么一吼,叶其玉心里也有些烦躁。她知道今晚他已经因为洛安宁,而几次情绪失控。

她忍住心里的怒气,对傅少权小声的说:“少权,我想回家。”

正好,傅少权不想在这里待了。他站起身就像叶其玉伸出手。

叶其玉在委屈之余,露出爱恋的笑容,把手交给傅少权。

他拥着她,大步的离开包间。

孙少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直到他们走了很久,他才把手中的杯子用力的砸到地上:“搞什么!不开心出来喝酒的是他,要走的也是他!什么时候才能收敛起他那副大少爷的脾气?我也是少爷好不好?”

贺少深感同情的摇了摇头,把手搭在孙少的肩膀上说:“他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好好的乐吧,别影响了心情。”

孙少气冲冲的把另一杯酒一仰头就喝下。

车子快要到长景小区的时候,洛安宁说:“我自己做饭,不用麻烦你,你回家吧。”

封刑看着前方,并没有看她。他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但是语气却是很执着:“你现在的情况需要医生在场,我不知道你的烧有没有完全退,这对你和孩子都很不利。”

洛安宁想了想,确实是这样。她只好同意:“那麻烦你了。”

她的家收拾的很干净,她虽然是一个已婚妇女,但是她住的地方,却像白领精英的别墅那么精致。

地板光可鉴人,桌子以及玻璃窗一尘不染。屋中带着淡淡的香味,是树叶以及青草的清香。

她在阳台上种了一棵柠檬树,柠檬树挂了几颗黄黄的果子。

家里香气,就是柠檬树散发出来的。

封刑要的东西,佣人很快就送来了。

他脱下了外套,挽起白色的衬衣袖子,露出精壮的小臂。他提着食物径直走向厨房。

“做清淡一点儿的,我没什么胃口,不想吃鱼和肉。”洛安宁在客厅淡淡的说了一句就走向卧室。

她要洗澡,换一身舒服的衣服。

封刑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她的背影说:“你想吃什么?”

这个时候,要以孕妇的胃口以及感官为主。

洛安宁停下脚步想了想:“随便。”

傅少权靠左在车座上,他皱着眉头看着通讯录里的人名。几次想按下那个名字,但最终都没有。

叶其玉很聪明,知道他在想什么。她心里不是滋味,却装作体贴的说:“担心孩子就给她打一个电话。”

傅少权一愣,看向叶其玉,他瞬间明白了,大笑着一把将叶其玉揽到怀中。

他在叶其玉的额头上亲了一口说:“我看看她有没有照顾好我的孩子,我可不想把离婚的事拖太久。”

叶其玉笑着不出话,心里的那一点儿不爽也终于散去。

傅少权心情大好,按下“讨厌婆”这三个字就把手机放在耳边。

但是电话响了很久也没有人接。

洛安宁洗澡的时候就听到手机在响,她出来的时候手机还在想。当看到“傅先生”三个字的时候,她把手机调成了震动,直接扔到床上。

她把头发吹到半干就走出卧室,刚走到客厅,置物柜上封刑的手机就响了。

听到客厅里洛安宁的脚步声,封刑在厨房大声的说:“我的手机响了,你帮我接一下。”

洛安宁的眼眸沉了沉,她走过去拿起他的手机,接起来后开了外音,直接将它放在他面前的流理台上。

封刑正在炒菜,他看了一眼洛安宁的脸色,再看看手机上的人名,懂了。

小说《傲娇傅少求负责》 正文 第8章 他的坚持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