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狂澜战皇楚狂澜苏荷(已完结)

2021-01-12 15:02

狂澜战皇

推荐指数:10分

《狂澜战皇》男女主角为楚狂澜苏荷,是尝鱼有刺所著的都市小说,目前正在连载中。全书主要讲述狂澜战皇讲述了楚阔天还没回过神来,另一个坏消息就来了。“对,爸爸,刚打电话给龙交所,说我们组的会计出了大问题,今天停了我们的开业!”

《狂澜战皇》 第3章 你是我的女儿 免费试读

“三哥,什么情况?”

门外突然传来剧烈的敲击声,让屋里的马仔亮出砍刀。

魏三眼疾手快,上前一步锁死铁门,心中大惊。

“莫非,是阎家老阎王找了过来?”

“老阎王?”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安平市阎家第一,沈家第二,这是几十年没变过的道理。

而阎家又是少夫人阎珊珊的娘家,让老阎王知道了这事,几人必死无疑。

阎珊珊难产出血就是因沈俊凯偷情被发现。

两人争吵的时候失手误伤了即将临盆的她,沈少无奈,只好偷偷摸摸领来自家医院救治,得知缺少熊猫血后,才通过血库信息绑来了苏荷母女。

谁知道阎家这么快就得到了消息?

“嘭!嘭!嘭!”

门外撞击声越来越大,居然有拳印开始凸现在铁门之上,魏三偷偷地从猫眼看去,却看不见任何人影。

“轰!”

下一秒,随着一声巨响,纯钢打制的门整个飞进屋内,数百斤的大门像急行的火车,撞在魏三身上,魏三直接被拍到墙角,昏死过去。

楚狂澜终于赶到!

当他冲进采血室看到的一切,再也没能忍住滔天怒气。

“啊~都给我死!!!”

“砰!砰!砰!”

屋里的三个马仔根本承受不住楚狂澜含恨一击,浑身冒血地飞到墙角,当场死去。

当拳影轰到跪地求饶的医生护士面前,才堪堪停下了来。

眼前的一幕让楚狂澜怒火冲天!

妻子苏荷躺在病床之上,殷红地鲜血正在通过输血管流到静置袋里,旁边架子上,还放着一个满满的血袋。

抽血,抽血,原来这帮人要抽我老婆身上的血!

一生见惯尸山血海的楚狂澜明白,战场上,急救血袋是400CC容量,两个加起来就有800CC,普通人采集500cc已经是极限,更何况瘦弱的苏荷!

这是要,活活抽死她吗!!!

“马上给我,输!回!去!”楚狂澜一把拽起操作机器的采血医生,将他举到半空。

“好!好!大哥,别杀我,我也是被逼的啊!”

“被逼的?”

“是啊,他们拿刀威胁我们,说抽不够五袋血浆就要我们偿命!大哥,我们真是被逼的啊!”

楚狂澜信了三分,若不是有护士打电话告知自己,苏荷的下场不敢想象,他的手渐渐松了下来。

血液科科长王建平死里逃生,落地后顾不上擦掉冷汗。

“所有人,马上开始抢救病人!”

既然没了沈家的持刀威胁,所有医生和护士不敢再耽误分毫的时间,投入到抢救苏荷和楚安安的工作当中。

楚狂澜呆立在病床前面,死死望着面前可怜的女人,浑身僵硬。

女人绝美的容颜下,是毫无血色的白皙,十年未见,岁月也不曾在她脸上留下痕迹。

她静静躺在病床之上,皱着眉头似在做一个噩梦。

十年前,就是这个女人,无怨无悔的跟自己逃到安平小城,没想到还是辜负了她!

她的双眸在痛苦颤抖,仪器显示,心跳起伏几乎成了一条直线。

“这位先…生,她失血过多,现在把血浆输送回去,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

王建平一边操作机器回流,一边向楚狂澜解释现在的情况。

楚狂澜却充耳不闻,只是愣愣的看着苏荷,心中的悔恨和歉意不断交织。

而在一旁,小安安被啸叫声惊醒之后,吃力的抬起头,看见楚狂澜后惊喜交加。

“啊!爸爸,是你吗?!爸爸!!!”

血脉亲情,安安从小看爸爸留下的照片,当楚狂澜出现以后,安安瞬间认出了自己的爸爸。

这一声呼唤,吸引了楚狂澜的全部注意。

女孩挣扎的坐起来,没有血色的脸上,努力展现出灿烂的笑容。

“嘻嘻,你是来救我们的吗?爸爸,安安好开心啊!”

“你,喊我什么?”

楚狂澜僵硬的扭过脖子,浑身热血涌到嗓子眼里,堵塞的说不出话。

她好像喊我…爸爸?

“喊你爸爸呀!你是安安的爸爸吗?你一定是我的爸爸对不对啊?!”

楚安安虽然笑着,心里紧张的要死,生怕一切都是梦一场,难道安安已经死掉了吗?

不,好疼,安安狠狠咬了胳膊一口,疼的呲牙咧嘴。

“是真的,不是做梦,爸爸回来了,麻麻!快醒醒呀,你快看,爸爸来了!”

小安安惊喜地喊着妈妈,试图唤醒她,爸爸不认识我,还能不认麻麻吗?

“轰!!!”

楚狂澜只感觉无数颗世界最先进的导弹在脑中炸响,就算九死一生之时也没有现在万分之一的痛苦!

她是我的女儿?!

我原来早就当了爸爸?

是啊,十年之前,家难发生的时候,苏荷一直说最近不太舒服,可也没能带她去医院检查。

她当时怀孕了啊!

床上躺着的可是我的妻子,满脸血迹的居然是我的女儿。

骨肉至亲的娘俩!

她们到底经历了什么!!!

“啊…啊…!!!”

楚狂澜仰头发出惊天狂啸,啸声冲破医院大楼,传向天际。

纵使驾驭百万雄狮,纵使镇抚亿万子民,连自己的妻女都照顾不好。

可配称人?

啸叫惊动了整个广安医院,不少医护人员、患者纷纷跑到采血室外,看到屋里一片狼藉后又惊吓的逃走。

同时,安平市区,几波来自不同势力的人员正暗中寻找武安君,通过那惊天啸叫获悉了他的位置,急速往医院赶来。

“安安,来!让爸爸抱抱!”楚狂澜半蹲下身,僵硬的伸出胳膊,生怕吓到女儿。

原来女儿叫安安,楚安安,很好听的名字。

安安高兴极了,本来她抽出的血液不多,此时已全部返流回去,她兴奋地拔掉胳膊上的针头,光着脚往爸爸怀里跑去。

“草,谁让你下床的!快给我滚回去!”一声怒喝从门外传来。

沈俊凯骂骂咧咧的走到采血室门口,心里想着若救不回老婆的性命,只怕岳父老阎王能生吞了自己。

虽然沈阎两家世交多年,可阎无敌的脾气无人敢惹。

刚才下楼办事,恰好让他躲过一劫,可看到屋子里一片狼藉,心中大惊。

“你又是谁?怎么闯进来的!魏三,魏三,死那去了!”

“少爷,我…在这里!”

魏三吃力的抬起压在身上的门板,见沈俊凯领着十几个保镖赶来,连滚带爬的跑出采血室。

“少爷,您可来了,死女人的老公找过来了,他杀了我的手下,还要带走女人和小杂种,不让采血啊!”

魏三被砸断了腿,现在趴在地上,像狗一样匍匐在沈俊凯脚下哀嚎。

沈俊凯听完,一脸厌恶地将他踹开,“滚,没用的玩意,一个人都解决不了!”

“你是她的老公?来了正好!”

沈俊凯挥手制止蠢蠢欲动的保镖,“嘿嘿,你老婆运气真好,居然和我夫人一个血型,算是没白活一回。”

“来,你过来签下这份献血协议,本少爷赏你三万块钱,拿了钱就赶紧滚吧!”

沈俊凯从保镖手里接过三捆扎好的现金和一份写好的捐献协议,扔到楚狂澜脚下。

楚狂澜却根本没看沈俊凯一眼,伸手抱起自己的女儿。

“对不起,让你们娘俩受苦了,是爸爸的错!”

说到这里,楚狂澜难掩蚀骨心痛,虎目隐隐闪出泪花。

“我他妈给你说话听到没有?大头兵!”

眼前的男人一身黑色布衣戎装,很像军部的夏季常服,但没有任何标识和编号,更别说象征身份的肩章了。

经常接触大人物的沈俊凯一眼认出,这就是一个刚刚退伍的大头兵,见他居然敢不搭理自己,更是愤怒,领着保镖踏进了门。

“你是真窝囊啊,我说的话你听到没有,赶紧签了协议,拿着钱给我滚,不然,陪你女儿一起死吧!”

沈俊凯身后的保镖见楚狂澜紧抱着楚安安还不撒手,便上前去夺。

“窝囊废,听见沈少的话了吗?拿了钱赶紧滚蛋,把这小杂种给我放下!”

小安安在爸爸的怀里吓了一跳,缩到了爸爸的怀里。

“别怕,安安,闭上眼睛!”

楚狂澜将安安护在身后,另一只手闪电般挥出。

“咔嚓!”

一巴掌扇断了保镖的脖子,保镖以一个诡异的姿势垂下了头,当场身亡。

“反了,反了!竟然在我的地盘行凶,全给我上,杀了他!”

沈俊凯大吃一惊,后退两步,身后的十几名保镖猛然扑了上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