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颜苒温容安全文正版小说

2021-01-12 09:00

我拿了男主剧本

推荐指数:10分

颜苒温容安是作者一汀烟雨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这部小说可以说既有情节又有风格,非常优秀!温容安顿觉一阵苦意漫过整个口腔,下意识就要将这不知是何物的东西吐出去,却被颜苒一把捂住了嘴。温容安抬手想要推开颜苒,却在堪堪要碰到她的时候,顾忌着男女大防,又将手垂了下去。温容安被颜苒堵在墙角,避无可避,又不好与她有肢体接触,只能气呼呼的瞪着她。颜苒霸道的说:“不许吐出来,咽下去我就松手。”温容安迫于无奈,赶紧嚼了几下将参片吞了下去。颜苒这才松开手,解释道:“这是四叶参,补气用的,你现在是不是感觉好了很多?”温容安方才不觉,被颜苒这么一提醒,果然感觉气息顺畅,手脚也有了力气。可眼下的情形实在尴尬,他也顾不得许多,只板着脸局促道:“你,你让开!”颜苒却充耳不闻,又将一个竹制的便携水壶递给他:“这里面的水是用四叶参和甘草冲泡而成,你若渴了就以此为饮,可补肺健脾,益气生津。”颜苒唠叨的模样令温容安觉得很陌生,却又有一种异样的情绪在心头划过。他愣怔半晌,忽而觉得有些狼狈,一把夺过了水壶,一副不耐烦的模样,粗声粗气的吼道:“现在可以让开了吧?”颜苒这才有些不舍的侧开了身子,温容安立时像离弦的箭冲了出去,转瞬就没了影。守在巷子口的轻萱小跑上前,好奇道:“姑娘,那位公子就是国公府的大公子吗?好生俊俏啊!”听着轻萱的夸赞,颜苒原本有些失落的心情一扫而空,颇觉与有荣焉,得意道:“有眼光!”轻萱看着颜苒,自那日她从长公主的寿宴上回来,再不复往日的欢颜,总是一副阴沉莫测的模样,令人觉得陌生。可是现在,她的脸上却挂着轻松纯粹的笑容,明媚的耀眼,生气勃勃。轻萱好像明白了什么,却又没抓住,便被颜苒打断了思绪:“走吧,省得一会儿迟到了。”颜苒虽是步行,但因走了小路,来到崇文学馆时,时间尚早。崇文学馆为本朝开朝时所建,已有近百年的历史,是盛国最负盛名的学馆。初时,学馆为皇族子弟专用;后来随着文化的开放,学馆逐渐开始接收世家大臣的子女。学馆分东西两厢,分别为男女学生所用。颜苒来到女子学堂所在的西厢,找到玄字甲班,一进门,便看见颜瑶和几个姑娘正围在一起说笑。姑娘们见到陌生的颜苒,立时止住了说笑声,面带好奇的偷偷打量着她。颜瑶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偏过头去,没有看颜苒。颜瑶今日特意早起,乘坐马车先行,就是为了甩开颜苒,让她迟到出糗,没想到她还是按时到了。颜苒见颜瑶故作不识,挑眉一笑,走上前去:“瑶儿,姐姐初来乍到,以后还要你多多关照。我做了些花糕,你和朋友们一起吃吧!”颜瑶的脸色更加难看,心中咬牙切齿,暗骂颜苒不识相,为什么要来与她打招呼。颜苒说完,让轻萱从食盒中取出一盘糕点,便走到一边去了。姑娘们立时又活跃起来,看着样式精巧的花糕赞叹不已。

《我拿了男主剧本》 第4章 踢你玩儿 免费试读

当晚,刘嬷嬷被关进了柴房。

第二日,刘嬷嬷被发现在柴房中用腰带悬梁自尽。

轻萱愤愤不平:“刘嬷嬷定是受人指使,可惜如今死无对证,只是没想到,她竟如此忠心护主。”

从昨日温氏的表现来看,轻萱很难不怀疑她。

颜苒哂笑一声:“你觉得,刘嬷嬷是那种忠心护主的人吗?”

轻萱听着颜苒的话,转了转脑筋,不敢相信的说:“难道她是被人……”

轻萱不敢再想下去。

颜苒却早就预料到了刘嬷嬷的结局。

刘嬷嬷不过一个深宅妇人,没见过什么大世面。

自古民怕见官,倘若真将她送到官府,只怕人家还没问什么,她就会吓得全盘托出。

温氏岂能给自己留下这等后患?当然会先下手为强。

颜苒看似为颜老爷着想的一句话,其实是给刘嬷嬷的一道催命符。

颜苒就是要让刘嬷嬷死在温氏——她为之卖命的主人手里。

悔吗?恨吗?

可惜啊,晚了。

颜苒微微一笑,垂眸轻轻吹着手中滚烫的茶水。

轻萱品不出颜苒笑容中的别有深意,只见她心情舒畅,自己便也跟着开心,语气轻快道:“还好昨日老爷来的及时,否则夫人拦着奴婢去请大夫,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颜苒轻笑道:“这还多亏了我的好祖母啊!”

颜苒很了解颜老夫人,定是她关注着温氏的动向,并向颜老爷报了信。

她并不偏向颜苒,只是受够了温氏这个下嫁儿媳的气,一切能和温氏作对的事,她都乐意做。

颜苒放下茶碗,走到梳妆台前,打开妆奁,从里面挑挑拣拣半晌,才勉强拿出一支看得过去的珍珠发钗递给了轻萱:“昨日,你将我交代的事情完成的很好,这支发钗送给你。”

轻萱受宠若惊,连连推辞:“奴婢也没做什么,只是寻着机会将姜汤拿给大夫看而已。况且,奴婢为姑娘办事,本就是分内之事,怎可收如此贵重的赏赐!”

颜苒玩笑道:“拿着吧,我现在也没有什么能给你的。莫非,你是嫌这发钗只缀了一颗珠子,太过寒酸?”

“奴婢不敢!”

轻萱被颜苒的玩笑吓了一跳,赶忙接过发钗,小心翼翼的收进了袖中。

颜苒看着轻萱珍之重之的感激笑容,不禁想起前世始终陪在她左右,最后却为了保护她被人活活打死的轻萱,眼中流露出一抹痛色。

轻萱奇怪的看着颜苒,正要问她怎么了,忽听芸袖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姑娘,画绣姐姐求见,夫人见琼华院的人手不够,便送了些人过来,请姑娘出去挑几个合用的。”

芸袖被颜苒教训了一通,又亲眼见到她是如何惩治刘嬷嬷,也乖顺了许多。

颜苒淡淡道:“让她把人带回去吧,我不需要。”

芸袖应了一声,可没一会儿,画绣就直接挑帘进了屋子。

她见到颜苒也不行礼,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大姑娘,夫人让奴婢给您送几个下人过来,您挑挑吧。”

颜苒微勾着唇角,却是看向芸袖,慢条斯理道:“芸袖,你画绣姐姐似乎不太懂规矩。”

芸袖被点了名,顿觉头皮一麻,迫于颜苒的威慑,只能硬着头皮对画绣道:“画绣姐姐,身为下人,应以主人为尊。未经主人传召,不得擅自入内,见了主人应当行礼,不可直视主人……”

画绣莫名其妙的看着芸袖:“你在说什么?”

轻萱冷哼一声,昂首道:“怎么,你入府的时候,没人教过你下人该守的规矩吗?”

画绣自然是懂规矩的,只是她不觉得需要对颜苒这个不受重视的姑娘守规矩罢了。

画绣神色不屑,高傲道:“大姑娘这是要给奴婢立规矩?奴婢可是替夫人来传话的!”

颜苒露出了然的神情:“哦,原来是夫人让你不必对我守规矩,是夫人让你对我不敬……”

画绣没想到颜苒竟然直接给温氏扣了这么大一顶帽子,一时有些慌神:“当然不是……”

颜苒抬眸,声音带了些厉色:“那就是你擅作主张了!你以下犯上,藐视主子,我去告你一状,你没意见吧?”

画绣不怕颜苒向温氏告状,怕只怕她将事情闹大,让老爷和老夫人知道温氏御下不严,岂不是打她的脸?届时画绣又怎能有好果子吃。

画绣心中憋屈,草草的福了一礼:“既然姑娘不想要这些下人,奴婢将人带走就是。”

画绣离开没多久,颜老夫人就派人叫颜苒过去一趟。

轻萱不平道:“也不知老夫人有什么要紧的事,姑娘身上寒毒未清,怎好出去吹风?”

颜苒淡淡道:“无碍。”

颜苒昨日特意喝了清热的抚子花,与凉药两相冲撞,这才导致吐血。吐血是为排毒,看着吓人,实则于身体无碍。

轻萱不明其理,暗自担忧,竟将冬日才会用到的毛氅翻找出来,非要给颜苒穿上。

颜苒来到颜老夫人居住的洪福院,进们便听见颜瑶和颜祺佑争吵的声音。

颜祺佑是温氏之子,因颜老夫人喜欢孙子,便将他带在身边抚养,宠的不成样子。

颜老夫人怒吼一声:“喊什么?吓到我的宝贝乖孙,我跟你没完!”

屋内一时寂静,颜苒就在这时走了进去。

颜瑶正一脸委屈的看着温氏,她的脚边散落着一个汤盅,里面的汤汁洒出来,溅湿了她的裙角。

颜祺佑倚在颜老夫人身边,得意的向颜瑶做着鬼脸,见到颜苒,顺便也向她做了个鬼脸。

颜苒向颜老夫人和温氏分别行了礼,而后看向颜祺佑。

他还不到八岁,身高不见长,体重却是没落下,横看竖看都像个球。

颜苒看着颜祺佑,声音温柔:“既然佑儿不想吃,扔了就扔了吧,少吃些也是好的,瞧你现在都胖的成了个球,以后去学堂,同窗无事可做,就可以踢你玩儿了。”

颜祺佑想象着自己被当成球踢来踢去的凄惨模样,顿时捂着屁股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