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星途璀璨影后要上位

2021-01-11 21:05

“放开我”白心语满脑子都是白母在家等她的画面,她拼命挣扎,却奈何男女力道比例失衡。

过度挣扎,使的身上的衣服全都扭曲卷到一起,小混混的目光恨不得粘到她身上。

乔爱笑得近乎疯狂,“啧啧,不是性子野吗,情度最不缺的,就是能**你做人的人,哈哈。”

“你这样做,就不怕遭报应吗?”

手腕被捏的通红,可她顾不上这些,怒吼着扫在乔爱身上,趁其准备说话的空挡。

瞅准时机,猛推开身边的小混混,朝不远处的大门奔去。

白心语奔跑的速度太快,一众人都没来得及反应,等反应过来时,白心语已经快跑到门口了。

“蠢货,还不快追!”

大门口有保安,可白心语不能叫人,乔爱的父亲是校董,就连主任都是向着乔爱的,她还能指望谁。

前面是保安,后面是追她的人。

眼看乔爱的人追了上来,因为焦急,一双眼骇的通红。

危急关头,校内突然驶出一辆银灰色轿车,出校门时,特意减慢。

白心语来不及多想,冲过去拉开车门便钻了进去。

等她上了车,才发现车内坐着的,是昨天才见过的新教授。

由于跑的太快,白心语整个人都在气喘,面容通红。

四目相对,男人眸底几不可闻划过一抹不耐。

他现在有些忙,没空搭理无关就要的事。

刚才在开车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到了被乔爱为首围在中间白心语。

已经打电话通知了杨教授,既然是杨教授的得意学生,就应该由杨教授自己来搭救。

原本已经绕了过去,不想白心语还是追了上来。

察觉到男人的不悦,白心语内心闪过几分挣扎,但最终还是咬紧唇瓣,迎上君墨筠的深邃的眼睛。

“对不起,我无意冒犯。但是,拜托请帮帮忙,几分钟就好。”

少女的瞳眸犹如凉月一样清冽,君墨筠想说什么,但终究还是没出声。

车转到路口,刚一停下,白心语就一把拉开车门跳了下去。

道了句“谢谢。”

明媚的阳光下,少女奔跑的速度极快,等君墨筠反应过来,马路上已经没了人影。

手机发来消息,说君老妇人已经被接回了君家,君墨筠坐在车上。

眸光扫在白心语刚才跳车的位置,划过一抹沉思,随即快速朝君家大院驶去。

白心语一路狂奔,可惜她还是晚了。

家门口落了一地衣服,是今天早上白母才打包好的那些。

“心语快跑……”

白心语来不及反应,就听一声尖叫,紧接着,整个人被狠命推到地上。

剧烈的疼痛传来,由于惯性,她头部撞在前面的铁门上,大脑一瞬晕厥。

抬头,正对上昨天晚上才见过面的黄发男人,似泄愤似的,一脚踹在白心语身上。

“臭**,竟然敢逃跑。”

一下接一下的重击打在身上,白母怒吼到近乎晕厥。

最后还是旁边的小混混看不下去了,才提醒男人“再踹下去就踹出人命了。”

男人狠“呸”一声停下脚,扬手示意“带走。”

脱离了男人的禁锢,白母一把推开身边的混混跑到白心语身边将她抱住。

白心语嘴里满是喉头涌出来的腥味,但她害怕白母担心,硬生生吞了下去,强撑精神回抱白母示意自己没事。

只有白心语自己知道,此时的她,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入夜后的H市灯火阑珊,在象征身份的黄金三角地段,君家大院一派辉煌。

繁杂璀璨的水晶吊灯,以攀爬的复式结构层层推进,悬挂在装饰华丽的欧式房顶上。

周遭四壁的墙面上,贴满了古往今来来自不同名家之手的古典字画。

君老妇人坐在正中央的主位上,四周站满了来自社会各阶层的精英后代。

面容慈祥,保养得宜,一席至踝旗袍将整个人衬托的素雅端庄。

已经将近九十多的年纪看上去却只有六十岁,岁月并未在她脸上留下沧桑。

说到君老妇人,年轻时也曾是书香世家的大户人家小姐,才十九岁就嫁给了当时已经是军政一把手的君老爷子。

追溯君家族谱,也曾与皇亲国戚有过颇渊源。千百年来的基业,使的君家在樊省一手独大。

H市不小,却只能算得上是君家产业的一部分,可以说,H市,有一多半的经济命脉掌握在君家手里。

因为路上耽搁,君墨筠回来的比较晚。

才一进门,就看到了被众人包围在内的君老妇人。

老妇人年事已高,不插足家族事业,唯一让她放不下的,就是小孙子的婚事。

这次回来,也有一半原因是因为这个。

听到张嫂喊少爷,众人纷纷回过头来,入目的,就是君墨筠高大的身影。

看到君老妇人,君墨筠原本凌厉的眼神微微动了动,划过几分柔意。

“奶奶。”

君墨涵就坐在君老妇人旁边,见君墨筠,本能朝后退了退,“小叔”。

不知怎的,对于这位小叔,他很害怕,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几乎每次碰见,就会远远避开。

君墨筠象征性的点了点头,视作回应,随即大踏步朝君老妇人走过去。

周围孙子辈的见君墨筠走了过来,也自动朝两边散开。

一时间,偌大的大厅就只剩下了君墨筠老妇人二人。

君老妇人还在为昨日君墨筠应承好要接自己的事而生气,故意扭过头不看他。

君墨筠知道她为什么生气,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掏出一大把雏菊。

当初君老爷子就是用一大把雏菊将君老妇人哄回家的,所以对于雏菊,君老妇人倍感珍爱。

发现小孙子买了自己最爱的雏菊,君老妇人想要,却又拉不下脸面。

最后还是没能荣忍过自己心里的激动,傲娇的冷哼了一声,将君墨筠手上的雏菊夺拿过来。

“哼,算你小子识相,说说吧,什么时候打算结婚啊?”

君墨筠就知道,老妇人突然回来肯定是有原因的,果然,没由得一阵头疼。

打算随便应付过去,“没有遇到合适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