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这个摄政王不要脸

2021-01-10 18:07

第七章对本王不满?

掌事嬷嬷愣了一下,越发愤怒。

“云凤梧,你在说什么混账话!”

柳如莹为人嚣张,她宫内的掌事嬷嬷愈发嚣张。

云凤梧威逼利诱,不让君玄卿露面,就披了件大氅匆匆出来。

掌事嬷嬷见状,冷笑一声:“你该不会是在屋里偷男人了吧?”

她扫了云凤梧一眼,语气轻慢:“出来的这么慢,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呢。”

她说话阴阳怪气。

一边说着,还伸手一把扯下云凤梧的大氅。

“哟,这将军府小姐就是不一样,比我们宫里用的还好。”

这嬷嬷说着,直接要将大氅披在自己身上。

云凤梧眼眸微眯,笑的人畜无害。

“我说这位嬷嬷,莹妃给了你多少好处?

“值得你特意跑到我这里狗叫?”

掌事嬷嬷脸色一变,伸手就要打人。

云凤梧一把抢过大氅,紧接着一脚,狠狠踹在她肚子上。

嬷嬷踉跄两步,狼狈的摔在地上。

“云凤梧!你别以为你是将军府小姐,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

“只要莹妃一句话,你就完蛋了!”

云凤梧笑笑。

她伸手将人摁倒在地上,眼眸里翻涌着恨意。

“嬷嬷,莹妃的弟弟变成今日的模样,是他罪有应得。”

“另外,本小姐也不是好欺负的。”

说着,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啪”的一声,将嬷嬷打傻了。

嬷嬷气的全身颤抖,扯着嗓子喊:“云凤梧!老身回去定要告诉莹妃!”

“让陛下砍了你的脑袋!”

云凤梧乐了。

当朝皇帝才只有六岁,心智都还没发育完全。

不然,怎会有君玄卿这个摄政王?

“嬷嬷,你是气疯了吧?”云凤梧冷笑。

“你去吧,我倒是要看看,陛下会不会砍了我脑袋。”

嬷嬷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看着神情淡然的云凤梧,又看看她身后的门。

“莹妃的弟弟德才兼备,你这等**能嫁过来,是你的荣幸!”

“如今你却推三阻四,还让柳家闹了笑话。”

嬷嬷说的言之凿凿,一脸的不屑。

“云凤梧,你就是偷人了,对不对!”

说着,她伸手推开云凤梧,就往屋里走。

云凤梧脸色冷下来。

这柳如莹和她的狗,上辈子就如此,我行我素惯了,从未尊重过别人。

她的声音也沉下来:“你今日若踏进去一步,将军府定要问你的罪!”

嬷嬷一听,心里越发欢喜。

更确定这屋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是吗?在陛下面前,将军府又算是个什么东西!”

嬷嬷高傲的扬起下巴:“云凤梧,若不是陛下垂怜,你们将军府能活到几时,还不一定呢!”

她恶狠狠诅咒着,一把将门推开。

紧接着她就冲进去,将桌上的茶杯全都扫到地上打碎。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

嬷嬷阴阳怪气着。

“谁让你吓唬我的,你看我,到现在还抖着呢。”

话虽这么说,她却将整个厅里翻了个遍。

翻箱倒柜,毫无尊重可言。

云凤梧冷笑一声,一把扯住嬷嬷的后领,狠狠将人往桌上嗑。

“咚”的一声,嬷嬷杀猪似的尖叫。

云凤梧掐住嬷嬷的后脖颈,声音冰冷:“翻东西?嬷嬷,没想到皇宫里的人,居然也如此下作?”

嬷嬷胡乱挣扎着,尖叫道:“你胡说八道!云凤梧,老身这是在找你偷人的证据!”

她手脚扑腾,企图抓花云凤梧的脸。

“何人如此吵闹!”

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

嬷嬷愣了一下,面露欢喜:“你这个该死的**,我就说你偷人了!”

“等我禀报陛下,你这等**是要浸猪笼的!”

她全身都透着欢喜,一想到能让云凤梧死,就兴奋极了。

莹妃定会更信任她,赏赐她好些东西!

“我倒要看看,是哪家不知廉耻的人,居然看得上你这种货色!”

她恶毒的骂着,抬眼去看。

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僵住了。

君玄卿衣冠整齐,眼眸冰冷。

“偷人?”君玄卿脸色沉的几乎要滴水,“柳如莹宫里的嬷嬷,真是好大的胆子!”

嬷嬷脸色一白,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她吓得全身哆嗦,忙不迭跪了下来。

“摄政王殿下!”

“老奴......老奴说错话了。”

她颤颤巍巍的跪下来,又磕了两个响头:“云凤梧臭名在外,我自然是有所顾虑的。”

她想到什么似的,连忙爬到君玄卿的脚下。

“摄政王殿下,您来的正好!”

“这将军府小姐,仗着自己的身份作威作福。”

他伸手指着云凤梧,哀嚎起来。

“可怜了莹妃的弟弟,被打了整整五十大板,如今高烧不退,昏迷不醒。”

“莹妃出不来,才派老奴来,找她对峙。”

说着,她又指着自己流血的额头。

“摄政王殿下,您也看到了,这女人疯了。”

君玄卿冷笑一声,对这等仗势欺人的东西深恶痛绝。

“你私闯府邸,惊扰本王,该当何罪?!”

嬷嬷的脸色瞬间惨白。

她慌忙磕了几个响头:“摄政王殿下,实在是事态紧急。”

“我回了宫,定会向陛下赔罪!”

君玄卿不为所动。

“你口口声声将军府小姐偷了人,可有证据?”

嬷嬷越发心慌起来。

云凤梧双手抱胸,靠在门上看热闹。

君玄卿面色越发阴沉。

“既然没有证据,污蔑将军府小姐,你可知罪?!”

嬷嬷心有不甘,连忙抬头。

“摄政王殿下,您有所不知,这将军府小姐臭名昭著。都被从知礼书院赶出来了,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嬷嬷捂着心口,苦口婆心的劝摄政王。

其实她心里很慌,如若这摄政王不相信,她就......完蛋了。

于是她越发心急的开口:“莹妃的弟弟也说了,云凤梧在书院,屡次勾引,我......”

话还没说完,一道掌风就狠狠击在嬷嬷的心口。

嬷嬷只觉得全身疼的厉害,呕出一口鲜血。

君玄卿收回手。

“柳如梁的事,是本王授意的。看你的意思,似乎对本王行事很是不满?”

他声音已经冷的结了冰。

嬷嬷愣了一下,全身瘫软,跪坐在地上。

是......这个煞神授意的?

“不,不敢。”

嬷嬷已经彻底没了底气。

君玄卿又狠狠的给了嬷嬷一脚:“还不快滚?”

嬷嬷咬咬牙,又是磕头又是道歉,卑微到了极点。

云凤梧将嬷嬷送到门口,唇角微勾。

“嬷嬷,坏事做多了,可是会遭报应的。”

“走夜路小心些。”

嬷嬷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云凤梧,等老身报告莹妃,你就完蛋了!”

说着,就上了马车,回了皇宫。

她自然不会甘心。

嬷嬷回宫之后,添油加醋将自己的遭遇说给莹妃听。

柳如莹气的摔碎了好几个茶盏。

她是万没想到,那摄政王居然会给**撑腰!

柳如莹当晚,就直奔幼帝寝宫。

她还就不信了,陛下都收拾不了他们!

她带着满满的恶毒,心中的计划逐渐形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