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武侠:这个书生有点弱

2021-01-10 18:07

监事杀了飞天鼠后,才要出门,却不料被春香的小姐抛出白绢,将他倒吊起来。

这时适好蜡烛已灭,一片漆黑,这厮被我们吊上屋顶,制住穴道,夺回了玲珑玉,又将他重重地摔下房去。这厮跌在那葛尚青旁边,一动不动。当时主仆二人以为他一命呜呼,没想到他居然逃过一劫,又到了这里作恶。

春香说到这里,忍不住笑了笑又道道:“这侯明秋只道他做得干净利索神不知鬼不觉,得意忘形,殊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唔,听说你这玲珑玉乃是一处武林圣地的掌门令符。凭这令符可以在那里学三年最上乘的武功,不知真也不真?现在物归原主。你怎么感谢我家小姐呀?”

张小宝怔怔地不知所答,心想别人的东西我岂可冒领,日后传将出去,我的脸往哪儿搁?欲待不要,看她这架势大有完壁归赵之功,恐春香不依,拒收的话,极可能扫了她的兴头。正不知如何是好时?

又听春香道:“却是如何让那葛尚青偷了去的?那天我看他似离你远远的,什么时候你们凑到一起了?让他钻了空子的?”

张小宝只得摇头,心里却一边回想着春香刚才叙述的那番惊人场面,一边思量着如何开脱这一切。想起她刚才问自己如何感谢秋雅公主,言语间似颇有含意,觉得不如权充那南宫公子将这玲珑玉送给她。虽说仍不免有欺世盗名之嫌,但终不过是借花献佛而已,自己并无所图,便道:“春香姐姐,我待要谢你家小姐,只恐你不依。”

春香笑道:“如何不依?你只管说来。”

张小宝笑了笑说:“我便将这玲珑玉送给她,你依是不依?”

旁边王伯也道:“如此甚好,也算是感激你家小姐的一片好心。”

春香微露吃惊,道:“此话当真?”

张小宝忙将佩玉递给她道:“岂敢有假!”

春香伸手接过,眉头一皱道:“只怕小姐信不过我。你不妨写几句话交我带给她,岂不更好?一来我好交差,二来也可见你的诚意。”

张小宝不由踌躇,甚感为难。

王伯却拿着笔墨递了过来,张小宝只得接了,心中一动,想道:“我不如借这几个字暗示这场误会。”遂接过春香手中的白缎,提笔写道:“碧玉映出双阶影,玲珑招来两缕魂。本性莹洁似芳心,何须染指问他人?”他这诗虽写得十分明朗,殊不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姑娘家也可以将这诗理解为另一种意思,认为这碧玉乃是两厢姻缘的媒介和系情之物,对方已知自己的心如同这佩玉一样美好,两人的神魂同绕,情思交柯,已无需他人假手帮忙的。

春香接过一看,理不透个中含意,只道这影啊魂的成双成对,自是男女情诗无疑了。脸上含羞含笑道:“好,我便交给小姐了。公子何时回碧天山庄?”

张小宝讶然道:“回碧天山庄?”嘴还没合拢,就发觉王伯在扯自己衣角,刚想问王伯这是什么意思?

就听王伯说:“春香姑娘问你什么时候回家呢。”

张小宝这才醒悟道:“只怕还要过些天。”

春香又问:“公子现在去哪里?”

王伯怕张小宝露出马脚,抢答道:“去姑苏。”

春香笑了笑道:“这些天我们或许也去苏州办事的。好了,我该走了,你们一路保重。”话音刚落,人已远去。

两人望着她的背影,不觉相视而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