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农门小药娘:将军,我当家!

2021-01-10 15:04

第17章

除了大柱二柱,家里其他人也都需要吃正经粮食,不能再吃糠拌红薯了,她太心疼了。

至于夏税,她还会努力挣钱的,很快就能挣够了。

陈老汉瞅着她要倒下去了,赶忙伸手去扶,好言好语地劝她:“你都拿不动铜钱,给爹放着,回去给你成不?”

这么多钱,他哪儿安心给小丫头拿着呀。

这可是夏税,是他几个儿子的命哟!

陈小桑费力得抱着铜板,仰着脖子对陈老汉道:“爹当着掌柜的面要说清楚,这钱是我的,我想买什么你都要买!”

陈老汉满心都记挂着夏税,就哄着她道:“成,让掌柜帮忙做见证。”

回头买几粒糖忽悠她,就说铜钱都花光了。小闺女才六岁,能懂一颗糖要多少钱哟?

往日来药铺的人都愁眉苦脸的,掌柜还是头回见到这么逗的父女,就兴致勃勃道:“我做这个见证,小丫头可安心了吧?”

陈小桑的大眼睛盯着药铺掌柜,“掌柜你可得说话算话呀。”

掌柜也不知是被她逗乐了还是因着收了天麻高兴的,竟是笑个不停,连连点头:“算话算话。”

陈小桑这才朝着陈老汉走去,踮起脚尖,将满怀的铜板都往陈老汉两只手上放。

陈老汉赶忙接过去,简单数了下,钱没错,赶忙塞进钱袋子。

说是钱袋子,实际是用破布缝起来的一个布袋子,被铜钱撑得鼓鼓囊囊的,把补丁顶得更明显了。

陈老汉连连感谢药铺掌柜,将箩筐叠着放在一头,抱着陈小桑放进另外一个箩筐,挑着往外走。

掌柜看着渐渐消失的背影,再低头瞅瞅手边炮制得极好的天麻,心头火热。

能将天麻的药效保存得如此好,是个高人。这个丫头身后站着的可是个了不得的老药师,往后该是有不少好东西,他得打好关系了。

挑着丫头走到街上的陈老汉很快就后悔了,瞅着丫头又是买米又是买面,很快就花出去一吊钱。

他要拦着吧,这丫头能当着大家的面来跟他抢钱。

他只得瞪着粮店帮他们搬米面的伙计,连声道:“够了够了,这些米面够你和大柱二柱吃十来天了。”

伙计硬着头皮将米面都放到他空着的篓子里,就赶忙往后退。

陈小桑瞅着也差不多了,就点头:“好,我们过两天再来买。”

陈老汉差点把扁担丢出去,赶忙压紧了腰间的钱袋子。

可真是败家哟!

等陈老汉得知这一千多文里还有一半是沈大郎的时,他更是心疼得恨不能把大米和白面拿去粮铺退一半。

镇很小,陈小桑在箩筐里被颠了一刻钟就能看到沈兴义的肉摊子了。

隔得老远她就看到沈大郎站在摊位前剁肉,陈小桑一看到他就高兴,这可是个金主呀!

她一手扒拉着箩筐,另一只手在半空挥舞,兴奋地大喊:“大郎哥!”

沈大郎手一抖,差点剁到自己的手指。

旁边买肉的婆子吓得连连拍胸口,又往沈大郎俊俏的脸上瞅了好几眼。

这么俊俏的小伙子可别残了哟。

沈大郎扭头看去,就见陈小桑兴奋地对他挥舞胳膊,他皱了眉头,抓紧了手里的杀猪刀。

都到镇上了,怎么还能碰到她?

沈兴义一瞅见小桑就狂笑着发出一声大吼:“小桑丫头可忙完了?”

四周的人赶忙捂着耳朵,满脸惊骇地瞅着高大的沈兴义,一个个逃也似的四散离开。

沈兴义粗壮的大手挠挠后脑勺,对着四周的人赔笑:“太高兴了没收住,各位别见怪啊。”

四周人哪儿敢对他有意见呀,一个个尴尬地点头,匆匆离开。

陈老汉一放下担子,陈小桑就从箩筐里爬出来,匆匆跑到沈大郎跟前,笑呵呵问道:“你是不是知道天麻卖了钱跑来分钱的呀?”

沈大郎对着旁边的牛车抬了下巴,冷冷应道:“我打了头野猪,拿来卖的。”

陈小桑惊呆了,这才发现牛车上绑着一头两三百斤的大野猪。

现在的孩子这么厉害的么,十岁就能打到野猪了?

陈老汉惊得连连感叹:“太有本事了,往后是过日子的一把好手啊!”

沈兴义听到陈老汉夸自己儿子,激动得拍了下陈老汉的后背,陈老汉被一股大力撞得往前扑了好几步。撞到肉摊子,两只手紧紧扶住摊位才停下。

陈小桑冲到陈老汉跟前,着急问道:“爹疼不?”

陈老汉捂着被撞的肚子,勉强摇头:“不疼不疼。”

哎哟,疼死他了!

陈小桑帮他爹揉肚子,安抚着:“我帮爹呼呼就不疼了。”

说完,就对着她爹的肚子吹气,趁机按了她爹肚子上几个地方,见她爹没反应,她才安心。还好还好,没伤着内脏。

沈兴义吓了一跳,连忙把陈老汉扶着坐到旁边的凳子上,着急道:“对不住啊老哥,你一夸我儿子我就高兴,下手重了,您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哟!”

陈老汉心里那个悔哦,往后他一定不夸沈大郎了,白白遭这回罪。

陈小桑安慰沈兴义:“兴义叔别着急,我爹身体可扎实了,撞一下没事的。”

没伤着,就是疼一会儿。

陈老汉听得直咬牙,这到底是谁闺女哟?!

沈大郎到旁边卖混沌的摊位前要了一碗温水,端过来递给陈老汉,陈老汉瞅瞅沈大郎,又瞅瞅旁边的闺女,哼唧了一声。

亲闺女还没别人的儿子对他好呢!

陈小桑可不知她爹的想法,凑近蹲在她旁边的沈大郎耳边嘀咕:“天麻卖了一千八百多文呢,一会儿等我爹好了就分你一半钱呀。”

沈大郎眉头直跳,忍不住问道:“那些草根能卖这么多钱?”

陈小桑得意地抬起下巴:“那是天麻,不是草根。你要是跟着**,往后还能挣更多呢!”

“我这头野猪就能挣几两银子。”沈大郎对她的提议毫不心动。

上山可是个危险的事,要是一个不注意让她伤着了,别说陈家人,他爹就得揭他一层皮。

陈小桑叹了口气,老成地感叹:“想挣点钱可真不容易呀!”

稚嫩的脸庞配上这对生活的感叹,怎么看怎么不和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