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热搜女王,靳少心尖宠

2021-01-09 06:04

“这是怎么了?”

就在这时,女人佯装迷糊的声音响起,伴随着高跟鞋叩击地面的“哒哒哒”声传来。

众人闻声望去,就见一位长相妩媚,下红唇鲜艳,穿一袭深V鱼尾红色紧身裙的女人,徐徐走了进来。

众人望了望这个女人,又回头看了看床上的靳薄言与洛音,眼中八卦意味更浓。全都自动的退让出了一条道。

女人眼里闪着算计的光芒,浅笑着走进。

当看到床上的靳薄言与洛音时,美目染上震惊,镶了水晶的手指不敢置信的掩住红唇。

而手指掩住的红唇,看不见的地方却是微微挑起了一抹得逞的弧度。

“孙小姐,看到自己的男朋友和别的女人在床上,你有什么感想?能不能说几句。”

“就是,孙小姐您说几句吧!”

“孙小姐……”

身后记者将进来的女人层层包围,眼睛里闪烁着如同打了鸡血般激动光芒。

一时间这个女人成为了万目瞩目的对象。

进来的女人名叫孙菲菲,娱乐圈三线明星。以一部文艺片《皎洁月光》进入演艺圈。因为该片有着大裸露镜头,虽然有了点名声,可口碑却是极差。

后来也陆续演过几部大片,却奈何戏火人不火。至今为止仍然在三线徘徊。

可她另一个身份却是靳薄言的女朋友!虽然靳薄言从未开口真正承认过。

但已经被数次拍到一起出游、夜宿等照片。他们之间的关系,虽然从来没有公开过,却是众人皆知的事实。

这下看点可就大了。狗血四角恋啊!比电视小说演的更加让人兴奋!

孙菲菲面对众记者的追问,眼泪缓缓流下来。

哽咽着回道,“我没想到,这样的事情有一天会落在我的头上。我没什么好说的!

但我相信靳少对我的感情,所以我相信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

都被人堵在床上了,还有误会!

这孙小姐真的太善良了。

孙菲菲这话一出,立即引起来了众多记者的同情。一般人遭遇这种背叛不是该撒泼大闹?被绿的这惨,不觉得委屈还开口为了男人的花心开脱,多么识大体的女人!

“什么误会?明明就是靳薄言以势欺人,强抢我的女朋友。孙小姐您可要看清楚了。”

裴思成顺势接下孙菲菲的话,气愤的说道。

“思成,我为靳少向你道歉。这里肯定有误会,无论怎么样,我都爱靳少!”

孙菲菲面对着镜头,柔弱而大度,强颜欢笑的,一颗眼泪还挂在脸上,欲掉未掉的模样,令人怜惜。

闪光灯不停的闪烁,记者快速按下按门键。

记者激动的甚至连明天早上新闻标题都想好了,“豪门公子强抢小演员女朋友,孙菲菲中国好女友挺身而出”。

“靳少,您要不要说几句?抢了别人女朋友你有没有感觉到一丝羞愧?尤其是您的女朋友还这么爱您?”

终于,有记者记起了床上的两位当事人。其中有一位新入职的菜鸟记者,把目光投向一直冷眼旁观如同看戏一般的靳薄言。

靳薄言薄唇一挑,立即让那些经验老道的记者们全身一颤,脚步不自觉得往后退了一步。靳少发起火来,他们这些小记者可抵受不住。

就在众人以为靳薄言要做什么的时候,孙菲菲再次上前挡住了镜头。

优雅的撩了撩大波浪卷发,整了整身上的衣裙。清了清嗓子,方才柔弱极度容忍的说道,“你们别为难靳少!我相信靳少绝对是无辜的!”

自已被众人指责,原本最应该跟众人一起讨伐自己的女朋友,却处处为他着想。为他开脱!换成蠢一些的男人,估计这会就该感激涕澪,配合着眼前女人演一场大戏了。

可是他是谁,帝都靳少。靳少笑一笑,三天恶梦跑不掉。

一进房间就有女人主动扑上来,接着就有人带着记者让捉歼,随后这个女人就进来一通乱说。

身处娱乐圈,见惯了各种不择手段的炒作上位。

真是好一出正室宽容大肚的贤惠模样,想用这招逼他承认她的身份。

这种幼稚的手段,也敢用在他身上?

他对分手后的女人一向出手大方,如果识相的就该老实收起心思。

这女人竟然胆大愚蠢算计到他的头上,那就怪不得他了。

冷眼斜瞥着孙菲菲,大手突然拉过洛音,不由分说狠狠吻了上去。

强势的亲吻,洛音始料未及。

孙菲菲如同戴了面具一般的脸上,笑容终于有了一丝松动,怨毒如同毒蛇死死盯在了洛音身上。

“靳薄言你不要欺人太甚!放开洛音。”就是在众人被靳薄言这突然如其来大胆的举动弄的一愣之时。

裴思成再次愤怒的开口,想要上前去拉开靳薄言。却靳薄言一个凌利的眼神扫过来,吓得止步不前。

男性特有的气息没入口腔,令她呼吸困难,心脏跳动仿佛马上要超出负荷。

洛音猛地挣扎,逃离开靳薄言的怀抱,卷起被子裹住自己。

经过一连串的事情发生。洛音混沌的脑袋清醒了许多,虽然她还是未真正步入社会的大学生了,可学她这一行的,不乏各种肮脏手段流传。

她并不是真正意义上一无所知的小白。

所以,有些事她必须要问清楚!

站在裴思成面前连手脚都在颤抖,却强忍着,目光正视着他。

裴思成微愣,不懂一向乖巧的洛音突然站起来要做什么,但仍然伸过手去,想要扶她。

岂料却被洛音劈手打开!

裴思成眼里闪过一丝恼怒,小心的瞥了眼身后众记者。

“小音,你没事吧!都是我不好,没能保护好你。你要怪就怪我吧!”

痴情大男人,自责的模样,很是令人动容!

可是洛音的心底却是越来越凉,闭了闭眼这才说道,“你别说了!我只问你,这是谁的房间?你为什么把我送到这里?你给我喝的酒里到底放了什么?”

洛音的每一个问话到问到了点上,让裴思成脸上痴情自责的表情一僵。

然而众目睽睽之下,每一个问题他都不能回答。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