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皇叔的心肝:嫡长女她重生了小说(未删节)

2021-01-08 18:01

《皇叔的心肝:嫡长女她重生了》 小说介绍

火爆新书《皇叔的心肝:嫡长女她重生了》是嫁衣如雪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孟青瑶君玄澈,书中主要讲述了:蓝氏闻言,霍然抬起头来,就是泥土都有三分土气呢,有好事的时候,事事都是她孟玉珠,如今落罪了,到成了青瑶。不过蓝氏还没开口,衣袖下,又被孟青瑶拉了一下。这是门外的内侍太监,已经匆匆进门,确认那镯子当真是...

《皇叔的心肝:嫡长女她重生了》 第四章 一顿痛打 免费试读

蓝氏闻言,霍然抬起头来,就是泥土都有三分土气呢,有好事的时候,事事都是她孟玉珠,如今落罪了,到成了青瑶。

不过蓝氏还没开口,衣袖下,又被孟青瑶拉了一下。

这是门外的内侍太监,已经匆匆进门,确认那镯子当真是摔的粉碎,为首的太监,直接对身后的太监,吩咐道。

“这罪责咱担不起,孟家养女毁坏赏赐,立刻如实回宫禀报。”

“是,候公公。”

小太监得了令,脚底抹油就去了。

“你是什么人?”

老夫人一见事情要被捅出去,当场急了眼,仿佛立刻要将这那太监,扣下似的,好在一旁董嬷嬷,吓的赶紧拦住。

那宫里来的内侍太监,闻言则露出一副极度古怪的表情,冷笑道:“咱家乃宫中娴妃跟前的二品内侍,老夫人有何见教?”

二品内侍,在宫里已经是有些头脸的人了,朝臣见了都要客客气气的,不是官有多大,而是这种内宫阉人,使起坏来最是难缠,得罪不得。

若非这次是从将军府顺道过来的,以这候公公的心气,还不愿来这孟家的小门小户的,当即一脸嫌弃的看着老夫人。

老夫人虽然也搞不懂二品是多大,但既然是官身,她自然是惹不起的,蠕动着嘴角,愣是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了。

“这小小的镯子,当真要做罪?”

候公公对老夫人这乡下婆子的做派,本就看不上,此刻索性不阴不阳的来了一句,“小小的镯子?这话若是在宫里说,恐怕舌头都要给拔了,天家莫说赏赐之物,就是天家的一根汗毛,都比你们腰粗,你家这小姐也是好胆色了,就是公主也没敢这么摔赏赐的,佩服佩服。”

寥寥几语,却是莫名说的人,后背汗毛直立。

老夫人哑口无言。

孟玉珠的一张脸已经吓的煞白了,她如今也来不及说孟青瑶算计她的事了,当务之急还是,“祖母,既然是大事,还是快快将爹爹唤回来,想个对策吧。”

“对对对……”

一炷香的时间后,孟少亭才在催促下赶回了孟家,只是与孟少亭一同来的,还有那赶回来回话的内侍太监。

此刻孟少亭已经知道了始末,第一时间就对那候公公露出的讨好求饶的表情,随即还从身上拿出了一些银子。

只是那候公公似乎根本瞧不上,反而奚落道:“孟副将这是要贿赂咱家?咱家可受不起,事情已经回禀宫里头了,方才也给了话,就让按规矩处理。”

“规矩,什么规矩?”

孟少亭尴尬的举着手里那点银子,闹了个没脸。

候公公掩嘴一笑:“不多,也就三十大板,见个红的事。”

“什么,三十板子不得打死人啊,”老夫人一听就不干了,颇有要撒泼的意思,却被孟少亭一把拉了回来。

形势比人强,他虽是官,但在这满城权贵的京城,实在是任何人都得罪不得的,孟玉珠也是任性,什么东西都敢砸。

孟玉珠此刻早就吓的瑟瑟发抖,窝在角落不敢动了。

“青瑶,此事也算因你而起,你就不会给你妹妹求一句情吗?”孟少亭实在无法,最后怒急之下,只能朝孟青瑶吼了一句。

这男人,在一个阉人面前,卑躬屈膝,却对自己的女儿呼来喝去。

孟青瑶看在眼里,想起前世临终前的一幕幕,她恨不得冲上去就杀了这个人面兽心的衣冠禽兽,不过最后她还是强制自己镇定。

当即走上前来道:“东西原是赏赐给我的,也是我看顾不周,若罚,也连我一并罚了吧。”

“呵呵呵……”

候公公看在眼里,又古怪一笑:“振远大将军的外孙女,给咱家的胆子也不敢打您啊,东西谁摔的,咱家也是看的真真的,不敢欺上瞒下,不过既然孟大小姐张嘴了,总不好不给面子,减十个板子,这是咱家能力范围内,唯一能做到的事情了,孟小姐与夫人可不敢在为难咱家了,不然咱家都没脸回宫复命了。”

这公公一唱一和的,明显给的还是将军府的脸面。

他孟少亭的脸,算个屁,这让一旁看着的孟少亭心头很是不是滋味。

“还愣着干嘛,动手啊。”

那候公公一声叱喝,那禀报的太监,所带的四个内侍,已经上前来捉孟玉珠了,孟玉珠一声尖叫,死命挣扎了起来,她不要被打板子,二十板子啊,不是要她的命吗?

“公公……”

孟少亭大急,实在看不得他放在心尖宠的女儿,被当庭杖责,还要说什么,不想那候公公立刻抬手阻止道。

“别打了,孟副将要抗旨,咱们几个太监哪里是孟副将的对手,咱们且回宫先将孟副将抗旨的事,禀了陛下在说……”

“抗旨?”

孟少亭都惊呆了,他何时抗旨了,他只是不想女儿被打……

“爹爹,抗旨可是丢官流放的重罪,祖母才刚入京随你享几天的富,难道你忍心她老人家过颠沛流离食不果腹的日子吗?”

孟青瑶像是忽然被这个罪名给吓坏了,大声道。

身后的老夫人,原本一直帮不上忙,一听儿子要抗旨,他们要被流放,去过吃糠咽菜的日子,老夫人立刻又慌了。

“儿啊你休要胡闹,不就是打二十板子,打不坏的,抗旨,你疯魔了不成。”

老夫人拉着孟少亭就退了回来。

果然比起眼前的荣华富贵,在亲的孙女也就那么回事了。

“爹爹救我。”

孟玉珠还没有从老夫人的,塑料祖孙情里反应过来,人已经被按倒在了长凳上,她只能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孟少亭的身上。

可孟少亭却是被刚才那句抗旨给吓住了,他绝不能因一时冲动,而毁了自己的仕途,他将来还要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官。

至于玉珠今日所受的委屈,他将来也一定会补偿的。

“玉珠,你乖一些,二十板子……不疼的。”

最终,孟少亭竟是满面痛苦的这么说了一句,看到孟青瑶差点没坐在地上狂笑,原来他也没多在乎孟玉珠啊。

小说《皇叔的心肝:嫡长女她重生了》 第四章 一顿痛打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