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首席步步谋心小说全文精彩全本免费阅读(安馨阮世钧)

2021-01-08 12:03

安意如的声音虽然温柔甜美,可她是态度却比林芳如还要更加伤人于无形,她垂下眼帘看了一眼安馨,仔细打量过后满满都是不屑和鄙夷。

“这一身衣服和包包可不便宜,你要好好珍惜才行,毕竟,你和我不同,这辈子应该都没有什么机会能够再接触得上这样的东西了,还有……”

安意如微微俯下身来动作轻柔的抚过安馨的碎发,唇角的弧度恰到好处的标准微笑,无可挑剔的美好,可她贴近安馨耳边说的话却仿佛锥子一样直扎心脏。

“学学你那个过世的妈吧,既然未婚生子就消停的活着,还没死就别惹出那些恶心人的麻烦事。”

在大众眼前的安意如可是清纯玉女的形象,脸上总是带着温暖人心的笑容,这样的她吸引了无数粉丝的支持,可和她自小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安馨却知道,那些不过都是伪装出来的假象罢了,眼前这个能够不动声色说出这番话的人,才是真正的安意如。

妈妈是安馨的底线,她再也不愿忍耐,伸手将面前的人推了一个踉跄,眼里盛着凛冽的光,目光寒凉冰冷。

“把嘴巴放干净一点!”

见到自己的孩子受人欺负,林芳如自然不会在一旁看着,她立刻冲上前来照着安馨的脸就来了个大耳光,那力道大得让她连连后退,原本就疼痛的脚踝支撑不住,整个人直接摔倒在地,又在同样的位置重重崴了一下。

脸颊和脚踝的双重疼痛让安馨忍不住低吟出声,可面前的两人却是无动于衷,整个安家的侍者也没有一个人对安馨伸出援手,毕竟对于他们而言,工作就是饭碗,怎么也不能因为一个地位最微的私生女而得罪女主人和小姐。

“滚出去,我们家不欢迎你这样的人!”

原本安馨回到安家,就是想要和安振兴谈谈有关宝宝的事,既然他不在,她也没有什么非要赖在这里不走的原因,这个家,原本就不属于她,即便她冠着安这个姓氏,也始终无法融入其中。

阮世钧既然答应放安馨离开,就说明他已经相信了她的话,所以出租屋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奇怪的人出现了,安馨拖着伤痛的身体离开安家,回到熟悉的小小屋子里,在关上门的一瞬间,再也克制不住眼眶的酸涩,终于可以不用在意任何人的眼光,好好的大哭一场。

只有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安馨才敢将自己的软弱表露出来,不用强撑着伪装自己的坚强,生活实在太艰难,她真的好累。

安馨觉得自己的左脸疼得都快要爆炸了,不用看也知道一定红肿得厉害,脚也是一样,可这些却都比不上左心口传来的疼痛剧烈和绵长。

妈妈。

自从七岁那年来到安家之后,这个话题就是安馨最无法直面的弱点,因为她早逝的妈妈是个没名没分的女人,而她则是安振兴在外的私生女。

安馨的妈妈是安振兴年轻时的恋人,那时两人都在乡下过着穷苦的生活,安振兴给了安馨妈妈一个美好的承诺,说着只要去城市奋斗成功之后就一定会回来接她一起去过好日子,可是这个男人却一去不复返。

发觉自己已经怀孕的安馨妈妈承受着各种非议,仍旧坚持着将安馨生下来,然后独自一人抚养她长大,可是老天却让这个善良而温顺的女人得了难以医治的重病,直到她临死之前才告诉安馨,她是有爸爸的,而且就在A市。

安馨本以为自己在失去妈妈之后会得到安慰和温暖,可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冰冷的对待和背后的咒骂,她就像是安家的一只寄生虫,虽然名义上是户籍上的大女儿,可是外人却都清楚,安家只有安意如这一颗掌上明珠。

穷苦的生活让安馨妈妈连一张照片都没有照过,所以她连思念都没有半点凭证,只能一个人独自舔舐着伤口,妈妈的脸早已在年月的流逝当中逐渐消散,如今的安馨就连做梦也只能梦见妈妈的温暖手掌还有唇边模糊的笑。

从来到安家开始,安馨就再没有享受过半点亲情的温暖,她的世界里只有灰暗和痛苦,直到宝宝的出现,才让安馨真正感受到了有家人陪伴的感觉,与其说是她在照顾宝宝,不如说是宝宝在陪伴着安馨。

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唤回了安馨的神智,她努力的深呼吸,克制住悲伤的情绪,脸上虽然还挂着眼泪,可是声音却已经恢复如常。

“安馨,今天我有工作要做,没办法去接宝宝了,你OK吗?”

“嗯,没关系,我今天可以自己去接宝宝,你去忙工作吧!”

接完电话之后,安馨的情绪稳定了许多,没错,她并不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她还有宝宝,得赶快振作起来才行!

放回电话的时候,安馨突然发觉包包里还有一样东西,正是她此时此刻最需要的消肿止痛药水,心里对林风的好感不由蹭蹭的往上蹿,真是个细心又体贴的好男人,居然连她脚踝受伤都能够察觉得到。

用药水来回揉捏了好一会儿,疼痛总算是减轻一些,不过脸颊上的巴掌印却依然红肿难消,眼看着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安馨只能往脸上扑了厚厚的一层粉,然后才出门往宝宝上课的地方赶去。

因为时间有些来不及,安馨特意打了车去的,到了早教中心门口,远远的看见宝宝的身影,她的脸上立刻露出不自觉的母性微笑。

“宝宝!”

“妈妈!”

奶声奶气的安宝宝看见妈妈来了笑得格外开心,不过很快就有些反常的低下了头,安馨最了解宝宝,只有出了什么情况的时候他才会有这种反应,所以立刻蹲下身子来看着他。

“怎么了?”

安馨捧着起宝宝的小脸,眉头立刻紧紧皱起,因为她发觉宝宝的脖子和脸颊上有几块淤青,虽然颜色并不算深,可一看就知道是人为造成的,她的声音立刻变得严肃起来。

“安宝宝,是谁打了你?”

小说《首席步步谋心》 第10章 过世的妈妈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