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沈时宁陆慎全文正版小说

2021-01-07 15:01

重生之双世娇宠

推荐指数:10分

沈时宁陆慎是作者赤赤起名废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书中沈时宁陆慎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重生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超棒!那么沈时宁陆慎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沈时宁本以为重活一世,她占尽先机,可躲灾避祸。她要从伪善的亲人手中拿回自己的东西,还要躲开那个身份神秘的男人。上辈子那男人欺她,瞒她,利用她。然而最终没躲过这场重逢,不过,提前了两年,这男人似乎还没学会如何做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反而天真的可怕啊……

《重生之双世娇宠》 第一章 重活一回 免费试读

沈时宁一直以为与陆慎的相遇乃是缘分,是话本里书生偶遇富家小姐,纵然故事过程曲折,可结局该是良缘美满。

直到在杨家门前冻死,尸身埋在隆冬大雪之下,她才知道,什么人生只若如初见,她和他,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她是他棋盘上一颗揉圆搓扁的棋子,他略使心机,就让她心甘情愿的跳进他的手心里。

死的这一年,沈时宁二十二岁,花城这朵曾冠绝群芳的百合,终是零落成泥。

一梦黄粱,黄粱一梦,沈时宁带着满腔悲凉不甘睡去,醒来却身至十六岁的夏至。

姑娘藕臂正落在几上的香炉旁,头枕着一方小枕,醒来时双眼含泪。

木莲瞧见她这副样子,到底是年岁小,有些惊慌失措:“小姐,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沈时宁摸了摸及腰的长发,悲痛的神色里生出几分疑惑:长发早被二姐减去了。如何一夕之间这样生长,天气又本该是寒冬,又怎会这样炎热……

“木莲……”平日一向灵动的少女此时有些呆怔:“你,你还活着?”

“小姐,你再说什么胡话,该不是中邪了吧!”木莲一向胆子小,这回涕泪齐下,早就吓得六神无主了:“小姐,你,你在这里好好坐着,我去把夫人叫来!”

木莲哭着就去叫人,留着沈时宁一时怔忪。

她这是重活一回?

这绝不是梦,活着的感觉叫她心里一时间五味杂陈。

如何会给她重活一世的机会?定是父母在天上庇佑她,可恨她却将沈家的家底输了个精光,母亲父亲留下的东西也都被人夺走了……

既然重活一世,沈时宁闭上眼睛,她就要守好这些东西,至于那些作践她的人……

“阿宁!”

沈时宁回头,一群人冲她走来,为首的却是一位衣着华贵,妆容精致的中年女子。

沈凤可不敢让自己这位父母早亡的侄女出事:“阿宁,木莲说你中了邪,你到底是怎么了!”

现在的沈时宁可露不出什么孝顺侄女的笑容来了,冷淡着神色,擦了擦泪痕:“姑姑,我没事,只是做了一个梦,我想母亲了。”

沈凤一把把她拉进怀里,随即嚎啕大哭:“我可怜的宁儿啊!”

沈时宁默默闭上了眼睛,从前她当姑姑就是这样想人所想,又快人快语的性子。而后为了不让姑姑担心,她就再也没在杨家提过父亲母亲。

她的这番体谅,外界看来便是她这对姑姑姑父,对她比亲生女儿还要好!

可不是么,若是没她沈时宁,杨家如何能够成为花城首富?姑姑又怎敢怠慢自己?

“姑姑。”沈时宁推开她,明知此时他们并未撕破脸,这个女人也不曾对自己做过那些事,可她就是半分虚假的笑容也挤不出来:“就让我自己待会吧。”

沈凤的脸色一时有些难看,随即把杨春和杨雪推到前面:“姑姑年纪大了,有些话,姑姑不知道怎么劝你,你有什么心事便和你两个姐姐说吧。”

沈凤耐心有限,临走前冷眼瞥了一眼低头的少女,随即便快步离开了。

沈凤真真是难缠,她这两个女儿的手段也丝毫不输她。

前世的伤,如今正隐隐作痛,沈时宁道:“两位姐姐不是还要上晚课,这个时候,便都回去歇着吧。”

杨春杨雪莫名对视一眼,她们平日里这粘人的表妹今天是怎么回事?

“阿宁啊,你说什么傻话,你瞧瞧你这眼泪,都没干,姐姐们如何放的下心?”

瞧着这姐妹二人眼中似乎真有几丝关切,她蓦的觉得十分可笑,心里忽然生出几分恶意:“姐姐们,我确实是有心事,而且实在是不好对姑姑开口。”

两姐妹了然一笑,心说这小***该不会是思春了吧?

“姐姐,是这样的,今日我做了一个梦。梦见爹爹与母亲在重锦楼为我挑一只簪子,母亲忽然嘱咐我,重锦楼是她送我的十六岁生辰礼,我十六岁生辰的时候,曲师傅还答应了为我打一身头面,如今我便想要回重锦楼,毕竟,我这十六岁生辰很快就到了。”

沈时宁一番话说的情真意切,一心皆是思念母亲。

杨雪比不得姐姐沉得住气,脸上已经没了笑容,没好气的问道:“妹妹怎会做这么奇怪的梦?”仿佛沈时宁要的重锦楼是她的一样。

被质问的少女转念一想,杨雪这么护食也正常,这会儿姑姑已经把重锦楼交给了她两个女儿。

甚至谈论起曲师傅给她打的头面也如她们的囊中之物一般。

“这梦如何奇怪了,我想是因为生辰将近,所以这才日有所思有所梦。”

杨春亲亲热热的拉住沈时宁的手:“傻妹妹,重锦楼本就是你的东西,你想要回去,同母亲说一声就是了。”

“真的呀!”此刻她也被杨春带的入戏了:“如此我便放心了……”

“只是……”

只是……她等的便是这个只是。

“妹妹你也知道,如今你才十五岁,重锦楼是我和你二姐在帮你周转着,我怕这一下给你了,你反而不知怎么做了。”

“是啊,阿宁,你都不识字,如今重锦楼的账面都是我看着的,你这……二姐知道你喜欢那些个漂亮的珠钗,你想要叫人去取是了。”

沈时宁瞧着两姐妹一个精一个傻,心里不由得为二人连连叫好,从前不知道,现在明白了,便晓得,这二人,还得去搭台子唱戏才对。

“二姐,我就是想要那楼,那是我的生辰礼!”

沈时宁撂下这么一句话,左右看看杨家两位小姐,脸上都是一阵青一阵白,心下畅快不少。

“木莲,我累了,你扶我回去休息吧。”

估摸着走远了,杨雪毫不顾及的在后边儿闹起来:“姐,你看她!凭什么什么好东西都是她的,那重锦楼母亲已经许给了咱们了!”

木莲听见平日里待她们十分好的二小姐发飙,身子不禁一颤:“小姐,这……”

“木莲,从今日起,我沈时宁便要一点点从我这两位姐姐手里抢东西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