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宠妻入骨之陆少请克制陆时年安思雨章节目录免费看

2021-01-06 21:00

宠妻入骨之陆少请克制

推荐指数:10分

热门好书《宠妻入骨之陆少请克制》是来自夕羽落最新创作的豪门虐情风格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陆时年安思雨,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传闻,陆时年大少爷是一个喜怒不定性格暴躁的男人,却不想在家却是一个无底线的宠妻狂魔。有人问:“陆先生,听说你太太在家才是一家之主,是吗?”“胡说!我的男主人地位一百年不动摇。”陆先生跪在了键盘上讨好地看向了安思雨,“老婆,我这么回答,还可以吗?”

《宠妻入骨之陆少请克制》 第7章 你威胁我? 免费试读

不会的,陆时年那个冷血动物,要他暖起来,那是比哈雷彗星撞地球还罕见的事。
“王妈,您不用为他说好话了。”安思雨低下头,掩饰住眼中的厌恶,略带嘲讽的笑道,“自己几斤几两我还是清楚的。”
“安小姐,你别这么说,陆先生人很好的,他只是不太会表达……”
“很好?”安思雨在心底冷笑了一声,洗白也不是这么洗的吧?
王妈似乎看透了她在想什么,叹息了一声道:“陆先生吃软不吃硬,如果你有需求,可以找个机会好好跟他说说看。”
安思雨心想,自己也有哀求过的时候,但是陆时年全部无视了。
这时,王妈继续说:“安小姐,你也不愿意跟先生一直这么相处对不对?试试看吧。”
听着王妈絮絮叨叨的提醒,安思雨勉强挤出笑容:“好的,我明白了。”
“明白了就好。”王妈拍了拍她的肩膀,而后离开了房间。
在王妈关上门的瞬间,安思雨脸上的笑容消失。
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她必须要想办法逃出这里,不然留学的机会就会被当做自动弃权,她不能失去这个机会。
接下来的几天,安思雨过得还算是安稳,因为陆时一直没来别墅,安思雨也乐得清净。只是时间一天天地过去,她试遍了所有的方法。
整个别墅有监视器,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运行,无论她去哪里,都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她。
如同被豢养般的生活方式,让安思雨倍感屈辱。
别墅一共三层,她住在二层靠近楼梯的那一间,方便上下楼,方便逃跑,也方便抓捕……
就连她房间的窗户,也是关死的,没有钥匙根本打不开。
而且,王妈刚才告诉她,陆时年今晚会回别墅……
得知陆时年会回来,安思雨顿时就慌了,这里到处都是保安,别说是逃出去,连跨出大门这种事情都是奢望。强烈的不安致使她连吃饭都提不起精神,匆匆扒了两口就离席上了楼。
夜晚。
安思雨坐在床边等着陆时年,半晌,门把手转动,陆时年推门而入。他一脸疲惫,眼下泛着淡淡青色,下巴也长出些胡茬,可即便是这样,男人身上逼人的气势也丝毫不减。
“陆时年,我们谈谈吧。”安思雨从床上起身,走到窗前拉开窗帘,窗外的月色静谧又缥缈。
“你没回来的这几天里,我想了很多,关于你和我的关系,关于那份合同。”安思雨背对着陆时年,他轻轻关上门,站在原地没有动。
她接着说道:“你静静地听着就好了,既然你不爱说话,那就不用出声了。”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有调查过我,我父不详,母亲还把我丢给舅舅养。我唯一可以依靠的亲人,以一千万的价格把我卖给了你,不得不说,我还挺值钱的。”她回过头,看着陆时年嗤笑一声。
“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什么也不在乎,不知道有句俗话你有没有听过?叫做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安思雨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眼底却是冰凉一片:“放我走……”
她的右手自从转过身以来,就一直背在身后,话音刚落,安思雨将右手从身后转出,高举着玻璃杯向窗台狠狠的砸了下去。
“啪……”
杯子碎成几片,飞溅出的细小碎片,划伤了她的手掌,鲜血缓缓流出,安思雨拿起较大的一片,指向陆时年。
“你以为你能伤到我?”陆时年沙哑的嗓音,尾调微微颤抖,像是在嘲笑安思雨的不自量力。
安思雨握着碎片的手紧了紧,丝丝殷红的血丝渐渐染上玻璃,她自从来到别墅就心惊胆战,初夜的可怕噩梦每夜都纠缠着她,她不想活在陆时年的阴影之下,只得竖起浑身的尖刺,致死反扑,哪怕这结果会两败俱伤。
“……或者我死。”安思雨像是没听见陆时年的话,自顾自地说了下去,然后拿起碎片狠狠划向左手手腕。
殷红的鲜血顺着手掌,滴答滴答的滴在地毯上。
“你威胁我?”陆时年的视线没有移开,带着玩味的笑容,有些轻蔑,甚至连眉头都不曾皱起。
剧烈的疼痛让安思雨禁不住蹙起了眉,脸上却还强撑着笑:“……我哪有威胁你的资本。”
话是这么说,但她到底是不甘心的。
所以她的眸子一直紧紧的盯着陆时年,期待着能从他冷漠的眼神中看到一丝动摇,可回应她的,只有冰冷的视线,以及从心底里渗透出来的刺骨冰寒。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陆时年走到沙发旁边,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下,挥挥手示意安思雨继续,他交叠起的双手,翘起的双腿,闲适淡漠的姿态,无一不在说明他的态度。
她还是太天真了,安思雨苦笑一声,她竟然期望陆时年能在生死之间,做出大众的正常选择,他果然和他自己说的一样,没有良心。
……岂止是没有良心,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心!
房间的空气凝重,不知道是失血让她的脑子浑浊了还是怎么的,安思雨竟然莫名的感到了一丝释然和解脱,她抬起手朝着脖子上的动脉划去。
“……跟你这种人生活,我还不如去死。”
锋利的玻璃边缘接触到细嫩的肌肤,微微用力一道血红的细线出现,安思雨的手颤抖着,明明已经痛到无法呼吸,她却还是加重了手上的力道,脖子上的伤口微微变长,加深。
她的眼里映着陆时年的影子,男人靠在沙发中气定神闲,连嘴角的都微微扬起了一丝弧度。
这是……嘲讽?
嘲笑她不自量力,讽刺她命贱懦弱?
如果对着正常人,这样的行为或许还是有些意义的,可在陆时年这里,就像跳梁小丑一样,滑稽愚蠢,带着哗众取宠的可笑般一无是处。
安思雨眼神中的光亮,一点一点的熄灭,握着玻璃的手渐渐松了力道。微薄的碎片,此时像是千斤之重,单单只是握着,就好似耗尽了全身的力气。
“……”安思雨缓缓放下手,玻璃应声掉落,她终究是想活下去的,为了陆时年这样的人,就这么死了,她不甘心。
这是一场破釜沉舟的试探,安思雨……
一败涂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