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好孕难求:假妻,你老公掉了!

2020-11-22 09:03

男人一听是她老公就更起劲了,往她身上蹭,“出来玩,你还怕他啊。”

李木子与许燃对视着,丝毫无畏惧,“我怎么可能怕他。”

“那就得了,我们走吧,今晚让你爽爆。”男人搂着李木子要往外走,李木子当然是立马就和他走了。

她了解的情况是有个女人在假扮她,如果她这个时候和“许谨言”过多接触,岂不是要穿帮,她现在还没想好回去好好做她的许家大少奶奶。

所以,这个时候先撤才是对的。

许燃快步追上去,但是李木子和那男人拐过走廊后就没了人影,气的他捶了下墙。

消防大队的同事见许燃出去这么久才回来,而且一回来就闷头喝酒,有点奇怪的问:“燃哥,出啥事了?”

许燃想到李木子在家装贤惠在外就放荡,气的猛喝了一口,说:“有个人欠收拾。”

“女人吗?”

几个同事大笑着起哄。

有人建议道:“燃哥,女人嘛,就把她压在床上好好收拾,让她知道我们男人不是顺便能惹的。”

“是啊,是啊。”

......

顾意没有跟李姐回李家,而是约了好友方婕在外面见了面,她大体和方婕说了她这几天的事情,方婕不可置信的看着她,“顾意,你不是在跟我说某小说情节吧。”

“反正就是这么回事,我现在是冒牌的李家大小姐。”

“关键不是这个,关键现在你是许谨言假冒的妻子,但是你和他真真切切的发生了关系。”方婕简直觉得要疯。

“你,你说的没错。”

“你是傻了吧,这么轻易就把自己的第一次交出去了,还是一个陌生男人。”

“是。”

方婕扶额,“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等李家大小姐回来,我就做回顾意。”

“要是这位李家大小姐一直不回来呢?”方婕问。

“我还是会做回顾意。”

“你跟我说,你对这个许谨言有没有什么感觉?”方婕蛮好奇的问,“都说女人对第一个男人都有不一样的情愫。”

“不应该是男人对第一个女人有不一样的情绪吗?”

“都一样,我就问你你对这个许谨言?”

顾意低着头,颓然的道:“我对他能有什么想法。”

“停,你现在这表情就有点不对劲,你不会喜欢上了吧?”

“没有,我只是觉得他人还不错。”

方婕毫不客气的道:“当然不错啊,长得帅,家世又好,修养又好,你顾意要不是冒充人家李大小姐,哪能遇上这么优秀的男人。”

顾意点头,“你说的对。”

“你怎么了?”方婕看出顾意有点异样,压低了声音问她。

“我没怎么样,我只是想明天面试的实习工作,我还是要去。”顾意在冒充李木子前就开始在找工作了,而且有几家大公司还通知她去面试。

”你打算用顾意这个名字去工作?”

“不行吗?”

方婕:“你就不怕被发现。”

“应该不会。”

方婕手指在桌上敲了敲,提醒顾意,“你手机在震动。”

顾意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是“许谨言”发来的微信语音电话,她看了眼坐在对面的方婕,然后接通了语音,“喂?”

“你还在哪?”

顾意听着“许谨言”的语气有点冲,就顶了回去,“用得着你管。”说完又觉得不太好,就又加了一句,“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限你二十分钟内到家。”

顾意看着已经挂断了语音电话,咬牙,低骂:“神经病。”

“怎么了,你老公的电话?”方婕玩笑着道。

“我没老公。”

“有人查岗,你该开心,至少不用像单身狗那么孤独。”

顾意白了眼方婕,皱眉道:“我觉得这许谨言有精神分裂。”

“什么意思?”

顾意说:“他这人有时候挺严肃的,有时候又很......,怎么说呢,就是可以闹腾的那种。”

“有什么奇怪的,不熟的时候当然要沉稳些,熟悉了自然也就聊得开玩得开了。”

“你说的也对。”

......

许谨言在公司开会的时候接到许燃的电话,他暂停了会议,起身走到窗边,“有事?”

“你是打算跟李木子继续这段婚姻,还是了结这段婚姻。”

“怎么了?”

“只是觉得你的头上有点绿。”

许谨言皱眉。“木子整事情出来了?”

“她放荡的性子藏不住。”

“你在意?”

许燃冷笑,“她是你老婆,不是我女人,我只是替你难堪。”

“我不在意。”

许燃无言。

“许燃,我对她没有个感情,所以她做什么我都不在乎。不过,许家的面子还是要的,她不能顶着许家少奶奶的名头在外野。”

许燃道:“你就自己好好管管。”

“不,这事还是得拜托你。你也知道她生病了,我得照顾她。”

许燃直接揭穿,“从度蜜月那天她就生病了,这么多天还没好,那你昨晚气血方刚的往她那跑,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吗?”

许谨言笑笑。

......

顾意唆了一口杯子里的果汁就起身,对方婕说:“这顿你请我,下次我请你吃饭,我得先走了。”

顾意站在路口想打的回去,忽然发现自己并不清楚住址,她只能发微信给“许谨言”让他发个地址给他。

“许谨言”秒回。

于是,顾意就打的回去了,到了家门口才反应过来“许谨言”给她发的并不是公公婆婆家的住址,而是她和许谨言的婚房。

顾意走到门口发现自己不知道密码,只能按门铃。

一会儿,门就开了。

顾意闻到一股浓郁的酒香,用手捂着嘴,“你怎么喝这么多酒?”

“洗过澡了?”

顾意觉得莫名其妙。

“衣服都换了。”许燃嗤笑了声。

顾意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她不过是和方婕一块逛街的时候顺道买了身衣服,“你到底什么意思?”

“你心里清楚就行。”

“我不清楚。”

许燃用力将她往墙上一推,一瞬间顾意后背就撞上了墙,一脸懵圈和慌张的看着他。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