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重生之女特种兵

2020-11-22 06:03

军事监狱不比普通监狱,关押的全部是政治要犯,或者是个地方的黑道头目,贪污受贿的行政人员也在其中。

不同的人员,牢房和伙食待遇也不同。比如说,某些人,坐在监牢里不用劳动改造不说,还能在别人干活的时候,惬意的坐在软椅上抽雪茄喝洋酒,甚至有毒瘾的黑帮头目还能弄到少量的粉来吸食。

不要觉得监狱是个大公无私的地方,其实,它才是晦暗罪恶的聚集地。

这一次,言汐在监狱的日子里很不好过,莫名其妙的工作量加多,伙食减少。监狱长王平像是被谢英收买过,刻意的针对她,总是挑她的毛病,大声斥责或者恣意惩罚。

连续几天下来,言汐都在忍耐。

可她的沉默,却让王平的做法愈发激烈起来。

这天,王平把言汐叫进办公室,在言汐进屋后就反锁上房门,左眼色迷迷,右眼淫荡荡的盯着她看了许久。

她被他盯的心里发毛,可转念想这里是监狱,王平身为监狱长应该不能对自己怎么样,刚想到这里,就看到面前的人身影一晃,直直地扑向自己。

“小贱人,投靠黑老大的怀抱一定学了不少床技吧,也来伺候伺候大爷我!”伴随着王平鄙夷的咒骂,他臃肿矮胖的身体已经压倒在她身上,巨大的惯性让两人一同倒在地上。

碰的一声,她的后背抵上坚硬的地板砖,加上一头肥猪似的男人压在她身上,震得她身体又痛又麻。

“臭娘们,皮肤这么滑溜……”王平才不管身下的言汐被他压成什么样,咸猪手迫不及待的摸着她修长细腻的皓颈,另一只手颤抖地摸向皮带,急切燥乱的解着皮带上的卡扣。

“王平,你不要太过分了!”眼看着身上的男人口水都快流了下来,言汐厌恶的别过头,抬起脚狠狠踹到王平的滚圆的肚子上。这一脚踹的迅猛,直接上身上的男人踹飞两米远,又重重地摔在地上。

王平疼的身体蜷缩在了一起,想爬爬不起来,嘴里不停的哎呦。

言汐从地上起身,不慌不忙的走到王平身边,抽出他腰间的皮带把他的双手捆了个结实,她在不济也曾经当过一年半的特种兵,对付这种人,简直小菜一碟。

蹲在他的身边,她语气笃定的审问道:“是谢英让你这么做的吧?”

她与王平素未谋面,他怎么会一个劲的针对自己,很明显是受人教唆安排。而那个人,最有可能是谢英!

“是,噢不对不对,不是不是……”王平冷不防被她这么一问,下意识的如实回答,又马上反应过来,摇头否认。

“到底是不是?”她眉头一挑,站起身走到他的腰身那里,抬起脚正对着他的胯间,“你可不要骗我,为了谢英给你的那点好处,你就失去自己的命根子,这多不值得。”

“别踹,别踹,是谢英让我这么做的,她嘱咐说不能让你过的那么舒服,有什么事情她担着。”王平吓的脸色惨白,嘴里马上说了实话,“小姑奶奶,我也是为了升官啊,她说只要我把你收拾的服服帖帖了,就能让我调任到司令部……你想想吗,谁愿意在这里伺候那些犯人一辈子……”

“理解理解,我这就给您松绑。”言汐装作恍然大悟,解开了王平手上的皮带。她毕竟身处监狱,如果真的开罪了王平,王平迟早会找机会在收拾她,她这次动手,也只是想吓唬吓唬他,让他别太放肆。

她已经进监狱了,谢英还是步步紧逼想把她逼死,她不懂,到底她跟谢英结下了多么大的深仇大恨,就算你是为了为家族,为了沈子琛,可你已经赢了,为什么不肯给她一条活路走?

谢英你知不知道,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可况是我!

……

多么碰巧,当天下午,言汐的战友佟安美就携她的老公一同到监狱来看望言汐。

佟安美的命比言汐好,同为特种兵,她却在部队里调到了金龟婿,老公是政治部的司令员,正职上校级别,借用着老公的职权,不用提前申请探监就直接获得探视许可。

探监室内,佟安美看着言汐有些憔悴的脸,心酸的说道:“言汐,别想着翻案的事了,你死了这条心吧,连沈子琛都不帮你,你还有什么办法?”

“是啊,我有什么办法?”她自嘲似地说着,像是问自己,可那淡然的语气又像是在感慨别人的处境。

她想求佟安美帮帮自己,依托她老公的关系去资料库试着追回删除的历史资料。可是,人家佟安美现在安居乐业,有着自己幸福的小日子,凭什么要为她犯这个险?

“言汐,我总感觉,谢英有意要对付你,恐怕她还想让你死在监狱。我帮不了你翻案,但是我可以给你制造机会,帮你越狱。”佟安美抓紧手中的电话,隔着钢化玻璃无奈地瞧着言汐,“你赶紧逃吧,除了跑,你没有别的路了!我和班长他们几个商量过了,等监狱失火,就冲进来劫狱。”

言汐笑了,只当她的话是玩笑:“你们哪里有那个本事,如果真的不忍心看我受苦,就多来这里看看我。”

“是真的……”

佟安美的话刚出口,探视时间就到了,话机自动切断通话,言汐听不到佟安美的声音,只看到她临走前,递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事后,言汐也没有把这回事记在心上,再度越狱哪还能跟第一次一样简单?监狱管理员对她的防范尤其加强,逃出去要比登天都难。

很快,她便忘了这件事。却不想,半个月后,夜晚时分,监狱厨房天然气泄露,引发火灾,火灾迅速烧毁了电路,电路故障有马上燃起更大的火势,火势很快蔓延到监牢,整个监狱陷入一片漆黑……

漆黑中,四周一片慌乱,嘈杂的脚步声接连不断。

空气中都是有含有有毒颗粒的废气,言汐被关在牢房里,熏晕了过去,在昏迷之前,她明显听到牢门打开的声音,心里不禁想着:班长,这次劫狱你可玩的太大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