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快穿之我为男配送温暖

2020-11-21 15:05

隐隐天光透过窗帘筛进来,手表的时针指向六。唐玉斐知道坏事儿了,她竟然一不小心睡过了头。

“昨晚下了好大的雨,我真的没地方去。”唐玉斐抓了抓头发,看似有些懊丧。刚睡醒的江堰宛如被她点燃的火药桶,自我保护意识让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下手,一点儿都没有要怜香惜玉的意思。

“我记得我锁了门。”目光紧紧勾着她,江堰一字一顿地说道,浑身带刺的模样像极了闻到陌生气息的刺猬,让人接近不得。

她是怎么进来的,竟然还睡在自己的房间里,穿着自己的衣服。昨晚,她做了什么?

事情超出预料的感觉很不好,越想越觉得愤怒,江堰的眼神一点点冷了下来,手上也不自觉地缓缓用力。

如果她起了别的心思,他不会放过她。

唐玉斐立马知道他想歪了,赶紧举起双手,咳嗽了两声澄清道:“我回不了家,只是想在你家暂住一晚,顶多洗了个澡借了件衣服,其他的什么也没干!”

“我可是因为你才回不去的,你忍心让我在外面淋雨吗?会生病的。”唐玉斐说着往江堰身前凑了凑,也不管脖子上传来的压力,眨了眨剪水双瞳露出委屈巴巴的模样。

她的身上有与他相同的沐浴液香味,江堰知道她没有撒谎,至少绝对是洗澡了。他的T恤在她身上很大,松松垮垮的耷拉下来,可以看到精致笔直的锁骨宛如蝴蝶翅膀一般张开,再往下就是一片洁白细腻的皮肤,然后......

江堰的脸忍不住有些发烫,有些慌乱地瞬间缩回了手,宛如被灼伤了一般,不让自己再继续想下去。

唐玉斐见他神色有异,忍不住在心中偷笑。小孩,还想跟姐姐斗!她可是辗转于各个任务世界的老狐狸呐。

故意想逗逗他,唐玉斐得寸进尺地再朝他凑近了些,几乎能感受到他的鼻息,带着十足恶意地说道:“我顺着你们家水管爬上来的,你总不会为了防我把水管卸了吧?”

“你!”江堰从未见过这么恬不知耻的人,气得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竟然有人能把小偷一般的行径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江堰,你脸红了。”唐玉斐惊奇地提高音量,发现了新大陆。

被她直截了当地戳穿,江堰霍然起身,瞪着她恶狠狠地说道:“唐玉斐,是你自己走还是我把你丢出去?”动作不自觉间带着一丝慌乱。

江堰的肤色很苍白,所以脸红的尤为明显。蓬松柔软的头发被她昨晚揉的凌乱不堪不堪,露出了漂亮的眼睛。这样一对比,里面装着的怒意显得就很是——虚张声势。

有些像河豚,唐玉斐突然想到。

她指了指自己还蜷曲着的双腿,撇嘴说道:“昨晚你枕着我的腿睡了一晚上,现在麻了。”

明明睡着的时候多乖呀,现在醒了就翻脸不认人了,亏她昨晚这么耐心地哄着他给他唱摇篮曲,小白眼狼。

“江堰,你是不是怕打雷?”

拳头捏的嘎嘣作响,江堰被她一句两句噎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看着坐在地上一脸无辜和好奇的女人,江堰闭了闭眼睛,深吸一口气压下一大早不该出现的情绪,冷冷丢下一句:“不可理喻。”

说罢扭头就走,还不小心撞到了床沿,多半是气的。

唐玉斐嘿嘿笑了两声,小心翼翼地想挪自己的腿,一阵难忍的触电感传至四肢百骸,唐玉斐抖了抖,拉长了苦瓜脸。

江堰怒气冲冲地下了楼,一走进浴室,迎面撞上唐玉斐挂在暖灯下烘的衣服裤子,以及一件桃粉色的bra......

她还真把这里当成是自己家了,怎么这么不知羞耻?!江堰几乎跳脚,觉得额头的青筋又突突地跳,头一次涌上了一股无力感。

此时那个恬不知耻的女人已经扒拉着楼梯的扶手一点点挪下楼,嘴里还有气无力地嚷嚷着:“江堰,我肚子好饿,今天早餐吃什么?”

两条白皙笔直的腿就这么毫无遮掩的暴露在视野中,肌肤干净到晶莹剔透,光打上来的时候几乎能看到小小浅浅的绒毛,脚丫子曲线柔美,脚趾润泽宛如漂亮的贝壳。

江堰忍不住想到,他真的枕着这双腿睡了一晚么?

随即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唐玉斐见江堰愣在浴室门口,小小地啊了一声,脸上不自主地也有些尴尬,加快了脚步。虽然她是不太在意,但是她们江堰小朋友容易害羞,还是不要太放肆的好。

“我换了衣服就出来。”唐玉斐不由分说把江堰推了出去。

江堰来不及发火,浴室门砰地一声关上了,阻断了他所有的话。

不如还是把水管卸了吧,江堰咬牙切齿地想到。

唐玉斐换好自己的衣服出来,烘干后虽然变得皱巴巴的,不过好歹还能穿,于是不甚在意。却看到不远处江堰已经背上书包打算走人了,她急忙忙拦住问道:“江堰,我们还没吃早餐呢。”

“唐玉斐,你够了没有?差不多适可而止了。”江堰低头冷冷地看她,从昨晚到现在,他发火的次数比以往的一年还要多。

他不吃早餐,也不会给她做早餐,她现在最应该做的是立马带上她的东西滚蛋,再也不要出现在他眼前。

不是说了么,只要她不招惹自己,之前的恩怨就两清了。

她是听不懂自己的话吗?

“那你借我点钱?”唐玉斐一愣,试探着问他。

江堰:“......”

扭头就想走,唐玉斐却一把拉住了他,神色有些认真和执拗:“你等我一下。”

说罢也不等江堰回答,噔噔地往冰箱小跑去,光脚踩在地板上发出小小的声响,像一只猫。

江堰皱紧了眉毛,抿唇看着她,不语。

唐玉斐打开冰箱,失望地发现里面几乎空空如也,只有两个鸡蛋和半盒牛奶。江堰都不用吃饭的么?这样一来她要怎么用自己的厨艺征服他?

算了,有总比没有要好。

牛奶还没有过期,于是唐玉斐将它倒进杯子,放进了微波炉。将唯二的两个鸡蛋都打进了平底锅,接触的那一刻发出轻轻嗤啦两声,鸡蛋开始凝固变白。

她这是,要做饭?江堰揉了揉眉心,忍不住有了几许荒谬的感觉,她真的是唐玉斐吗?那个娇纵跋扈,目中无人的自大狂?

透过磨砂玻璃门可以看到厨房内那道娇小的身影忙碌着,丝丝缕缕的荷包蛋香透过门缝勾着他的鼻腔,久违的烟火气。

江堰突然想到,十几年前这个家还有其他人在的时候,他妈妈也是这么忙碌着给他做早餐,然后把他送上去幼儿园的校车。

心中隐秘的角落,有一块柔软小小的被触动了一下,江堰觉得自己这时候暂且可以放下对唐玉斐的成见,心平气和的面对她一会儿。

“快趁热吃。”唐玉斐闹闹哄哄地将两份荷包蛋和牛奶端到桌子上,神态满足宛如摆开了一桌满汉全席。

江堰迟疑着坐下,盘子里的荷包蛋煎的十分漂亮,一面金黄,冒着热气。

可被某人摆出了艳俗的心形,瞬间倒了胃口。

“放心吧,我不会下毒的。小孩子就是要按时吃早餐身体才会倍儿棒,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不注重早餐的人到了中年才追悔莫及?”见江堰皱着眉毛看着煎蛋无动于衷,唐玉斐一边急急往嘴里塞煎蛋一边喋喋不休,噎的直翻白眼。

能让她下厨的人可不多,死小孩不好好珍惜怎么还一脸苦大仇深。要不是为了刷好感度她就把他那份一并塞下肚了。

在唐玉斐的威逼之下,江堰极不情愿的一口口吃掉了盘中的煎蛋,喝完了牛奶,收获了唐玉斐赞赏的目光。

他现在觉得不可理喻的是自己了,为什么要听这个女人的话?他分明是很讨厌她的。

只是因为她在厨房忙碌的时候让他想起了妈妈么?竟然还用那样说教的语气对付自己,像个啰嗦的小老太婆。

江堰想不通,也不想再想下去,他觉得这样不对。扫了一眼依旧笑眯眯的唐玉斐,他起身面无表情地往外走去。

态度转换的猝不及防,唐玉斐慌忙收拾着朝他喊道:“等等我啊,我跟你一起去学校。”

又翻脸不认人,死小孩难哄,有病的死小孩更难哄!唐玉斐一脸怨怼,将盘子当做江堰狠狠地叠在一起丢进了洗碗池,她究竟什么时候才能让江堰接受自己?

江堰腿长,等唐玉斐匆匆出来的时候已经走出大老远,她只好小跑着追上他。

“别跟着我。”江堰察觉到身后又多了条小尾巴,没有回头冷声开口。

“去学校就是这条路啊。”唐玉斐理直气壮。

“......离我远一点。”

“江堰,你是不是害羞?”

倏然顿步。

“闭嘴!”

唐玉斐眯着眼笑,得意地像一只偷了腥的猫,却听话的拉开了同江堰之间的距离。

哄小孩嘛,还是要慢慢来,不能一次性逼得太紧了。

反正她有的是耐心,她有江堰一辈子的时间可以等他。

有剧本就是好啊,唐玉斐心情愉悦,忍不住哼起了歌,慢慢地追上眼前那个瘦削执拗的背影。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