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偷妻上瘾

2020-11-21 09:04

他的身子压下来,轻而易举的,就攫住我的唇。

“我不是亚馨,大总裁。”我哭着提醒他。

“我知道。我的亚馨已经死了。”他并没有停止欺负我的动作。“从今天起,你就要代替我的亚馨,做我们该做的事情。”

他的欺负加深,我躺在沙发上,绝望的望着窗外:两根拔地而起的紫藤扭曲着痴缠在一起,融为一体。一粗一细,一根生命力旺盛,另一根,却如攀缘的凌霄花,弱小的寄生着。

我便是那攀缘的凌霄花啊!

完事后,我的身体瑟瑟发抖,我抱着冰冷的身体,不知所措。

他替我擦掉遗留的痕迹,又为我披上衣服,他的动作极轻,那一刻,他好像把我当做了亚馨去疼爱。

“总裁……”我试图唤醒他,我不想当别人的影子爱人。

恍如梦醒,他的温柔凝滞在空中,邪魅的脸庞瞬间就笼上冰霜,他像遗弃一个玩偶一般,将余下的裙子粗鲁的丢在我脸上。然后坐的离我远远的。

我的心就像有一根刺在上面轻轻的撩着,让我疼得踹不过气来。

我终究不是玩偶,不知疼痛,没有感觉。

左沐辰穿好衣服后,恢复衣冠禽兽的真面目,斜靠在沙发上。如君王婢睨天下一般,气势凌人,指挥着我,“我肚子饿了,去弄点吃得来。”

情事后的酸胀感远不及心里的酸涩让人倍感悲恸。我扶着腰,慢吞吞的走进厨房。诺大的厨房,我游刃有余的操作着,不一会,便端出可口的饭菜走出来。

左沐辰望着色香味俱全的饭菜,略微错愕,我想他是感到意外的。他应该私自调查过我,传闻中的倪亚楠,可是一个整天无所事事的刁蛮大小姐。

以至于他坐到餐桌边也不忘揶揄我,“厨艺不错,看起来这几年的日子不太好过。”

如鲠在喉。我的眼睛瞬间酸涩起来。

我和亚馨,虽然是同卵双生,然而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命运。

我们生下来后,因为父亲重病,家里一贫如洗,有些接受不了两个孩子一同到来的事实。

这个时候,上帝为他们开启了一扇窗,一对美籍华人夫妇愿意收养其中一个孩子,因为他们无法生育。

我的父亲母亲经过一番纠结痛苦的抉择后,决意将亚馨送给他们。作为回报,美籍夫妇替我的父母买下倪家大院作为报酬。

二十二年来,亚馨杳无音信。

而我度过人生最快乐的二十二年时光。

我的父母宠溺我,几乎从不让我涉足家务。所以我就像是个被惯坏的孩子,无所事事,不学无术。

我让父母焦头烂额。

然后,就在八年前的一天,父母却忽然收到一等信。信是亚馨写来的,诉说了一番她这些年成长的辉煌业绩,最后是感人肺腑的诉说衷肠,很是思念生她的父母。

我的爸妈高兴坏了,有一个这么优秀的女儿,而且还愿意认她,他们别提多么开心。

他们让我去迎接我的姐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