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先婚后爱,锦鲤小姐别来无恙

2020-11-21 09:04

“琪琪你要不要今晚试试?”霍瑾瑜一愣,而后眸色深了几分,停稳了车子后便松了安全带,挑眉看着江诗琪。

“不用了,万一霍先生你真的……多尴尬呀!”江诗琪一脸无辜的眨了眨眼,笑的像只小狐狸,之前被传闻中的霍瑾瑜吓成软绵绵的性格真是太不符合她的人设了。

没想到霍瑾瑜根本不像传说中的那样,更何况她现在还有了霍母做后台,江诗琪的胆子一大了起来,原本的性子就逐渐展露了出来。

“江诗琪。”霍瑾瑜好听的嗓音一字一顿的念出她的名字,怎么听都像是山雨欲来的样子。

江诗琪见势不好,赶紧想打开车门开溜,却被霍瑾瑜抢先一步将人堵在了车里。

“万一?嗯?”霍瑾瑜的脸色略带愠怒,修长的手指轻抚过江诗琪的下巴,唇瓣上下开合着,说出的话却满是威胁。

“哎,是不是被我说中了啊,你反应这么大。”江诗琪心里这么想着,嘴上一快便说了出来,转过头的时候,正对上霍瑾瑜阴沉的脸色。

“琪琪是想在这里试试?”

“不,不,没有,没有万一!”江诗琪连忙摆了摆手,笑的一脸讨好。

霍瑾瑜靠的太近了,她真的怕他一个冲动,丧心病狂地在车里对她做些什么。

“琪琪刚刚可不是这么说的。”江诗琪转头的时候,头发轻轻扫过霍瑾瑜的唇,一股甜淡的香味直钻入霍瑾瑜的鼻尖,让他的小腹里涌起了一股冲动。

本来以为是只软绵绵的小兔子,没想到这只小兔子还会时不时咬他一口。霍瑾瑜的眼里闪过了一抹赞许,会卖萌的兔子不算什么,既会卖萌又会咬人的兔子才更可爱。

“一定是你刚刚听错了!我刚刚在夸你长得好看呢!”江诗琪眨了眨眼,没想到她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还真不小。

人的潜能真是无限的啊!都是被着万恶的资本主义给逼得!

“是吗?”

“嗯嗯!”看着江诗琪疯狂点头的样子,霍瑾瑜的心情愉悦了几分,在江诗琪的脸上落下一吻之后便放过了她。

“东西太多的话叫我一声,我来帮你拿。”霍瑾瑜坐在车里,本来想陪她一起上去,但想着江家的事情,本来想拉开车门的手还是放回了方向盘上。

江诗琪很要强,该给她一些空间。

“好。”江诗琪下车前回眸一笑,而后便关上车门朝员工通道走了上去……

下了车之后,江诗琪的面色就冷了下来,这个承载了她的青春的地方,本来以为自己会在这里工作很久,却没想到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该断就断了吧。

还没等江诗琪做好心理建设,电梯已经到达了她的楼层。

江诗琪整理了一下表情,便大步走了出去。

“江总好!”

江总?江诗琪眉头一皱,从来她们都管自己叫琪姐,怎么这才两天没来,称呼就变了?

“小胡,你等下,帮我来整理一下办公室。”江诗琪叫住了来人,自己朝前走了两步,却发现她站在原地没动,目光有些奇怪地望向自己身后的位置。

“我身后有鬼吗?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江诗琪疑惑着,转过了头,回头却看见了自己最讨厌的人。

“还真是阴魂不散呢,你看,都把我们的员工给吓坏了。”江诗琪笑的挑衅,让本来一脸得意的江梦瑶笑容顿时凝固。

噗,听到这话的人有几个没忍住,直接笑了出来。

江诗琪虽说是工作狂了一点,但这段时间的业绩和能力有目共睹,大部分人心里都是服的,这回说换掉就换掉,大家对空降的江梦瑶还是有些不满。

“要是这样能让姐姐舒服一点的话,姐姐就尽管说吧。”江梦瑶立马换上了一幅大方得体的笑容,两人此时的形象一对比,就衬的江梦瑶温婉无比。

员工心里的天平也开始偏移。

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江诗琪的目光在周围人身上转了一圈,而后淡淡的收了回来。

人心寒凉,大抵如是。

江梦瑶笑着朝江诗琪走了几步,“姐姐大概还不知道吧,爸妈让我来接替你的职位。”

中午刚辞职,立马就让江梦瑶顶替了她的位置,是怕她后悔吗?

“妹妹还真是喜欢捡我用剩下的东西。”江诗琪脸上的笑容张扬,眼里的讽刺一览无余,“希望妹妹一个总是挂科的艺术生能管好这个部门。”

一句话成功点燃了江梦瑶的怒火,但她还是竭力忍着,毕竟这是她第一天上班,要在员工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

“这不是对艺术实在没什么天赋才总是挂科么?”

江梦瑶的手紧紧拽着自己的裙角,几次深呼吸才成功稳住语调。

“我倒是认为妹妹你在表演上颇有造诣。”江诗琪半眯着眼,脸上不加掩饰的嘲讽让江梦瑶只觉得刺眼无比。

“姐姐,你的东西我都已经帮你收拾好了,也没什么人帮你来拿,我就作主丢了些。”

江梦瑶生硬的转移了话题,却突然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眼里的神色意味深长,让江诗琪的心里咯噔一下,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你丢了什么?”江诗琪的语气一下子冷了下来。

“也没什么,不过就是一个破布娃娃,我收拾的时候不小心踩了几脚,有些坏了。我买了个新的给你,就替你把旧的扔了。”看着江诗琪的神色逐渐沉了下来,江梦瑶笑的很得意。

“谁让你动我的东西的?”双眼直视着江梦瑶,江诗琪的眼神里有了几分狠戾,似乎要把后者戳出一个洞来。

“我来得早,就顺便帮姐姐收拾了,不小心把娃娃碰到地上,又不小心踩了一下,高跟鞋都把娃娃戳出了个洞来了。看那个娃娃那么破了,我就去买了个新的给你。”

江梦瑶一脸无辜地看着江诗琪,看起来真像是一幅姐妹情深的样子。一字一字描述着,好像拿刀割在江诗琪的心上一样。

“江梦瑶。”江诗琪双手紧紧攥拳,一字一顿的念出了她的名字,双眼似乎要喷出火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