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疯狂养鸡场赵沂川阿毛小说第四章

2020-11-20 21:00

疯狂养鸡场

推荐指数:10分

主角是赵沂川阿毛的书名叫《疯狂养鸡场》,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刘瑞最新写的一本重生类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他,著名富二代赵沂川,开局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居然变成了——一只大公鸡!甚至还变成了什么鸡普乐星球的第十代王子路易斯?等等,带我去母鸡棚又是怎么回事!什么?我居然是种......鸡?!!这位鸡女士,请收回你的爱意,谢谢!在成为公鸡的日子里,赵沂川发现了太多太多的秘密。为了回击,他的疯狂围剿行动正式开始!至此,故事拉开序幕。

《疯狂养鸡场》 第四章 阿毛和赵沂川反目 免费试读

阿毛看呆了:“这么好吃的东西,路易斯哥哥你竟然全给吐了!好浪费哦!”

“好吃你马麦皮好吃,你全家都好吃!”赵沂川气得两眼通红,连带着咳嗽不止,腿都有点软。

“马麦皮是什么呀?”阿毛好奇地问道,“不过我承认,我们家的基因是不错的,我爸妈就很好吃。”

“你......你受虐狂啊?”赵沂川顿了一下,匪夷所思地盯着阿毛看,“你爸妈都被杀了你还说他们好吃!”

“路易斯哥哥你怎么也跟着他们骗我啊?场长是好人,他不会杀我们的,我爸妈也没死,好吃是夸他们的褒义词,真的......”阿毛眨着小眼睛,不服气地说。

这什么鬼畜逻辑......

赵沂川抽了抽嘴角,幽幽开口:“听着,我必须要告诉你实话,你爸妈确实被人类杀了!而且对于鸡类来说,好吃从来不是个褒义词。”

“你......你骗人!”阿毛眼睛里慢慢浸满了泪水,他的嘴角抽搐了几下,整张鸡脸就皱在了一起,他大声嚎哭了起来,“你骗人!原来你跟他们没什么不一样!你们都是一伙的!我不要跟你玩了!我们绝交!我讨厌你!”

赵沂川无语地看着阿毛冲出鸡窝,一头往外面的草垛上撞去。

很明显,这个小哭包受刺激了。

“这就是大家不喜欢阿毛的原因,”不知何时,吉豆站在赵沂川身后凉凉地说道。

“阿毛很小的时候爸妈就被宰掉了,大家都知道,只有他固执地不肯相信事实,或许因为他母亲是在场长屋里孵出的他,所以他觉得场长是好人,不会杀鸡。看到了吧?竟然天真到相信人类,阿毛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蠢蛋!”吉豆嗤笑。

“阿毛相信人类并没有错,”赵沂川语气沉沉地开口,“错的是以鸡肉为食物来源的人类。”

“唉,我真是上辈子造孽这辈子才托生成了鸡,”吉豆没反驳他,只是仰头四十五度望天。

“慢慢撑吧,总有死掉的那一天,等到那一天来临就解放了。但在那一天来临之前就快乐一点,没心没肺一点,这样想的话,其实阿毛做得对。”

“死掉以后会怎样?”赵沂川站在鸡窝里看外面,阿毛正灰头土脸地站在草垛里,固执地不肯搭理其他鸡。

“死掉以后,应该就会重新投胎吧......”吉豆止不住地叹气。

赵沂川想,如果自己死了身体就能变回以前了,死倒也没什么......

问题是他怕自己就这样不明不白地灰飞烟灭了。

再说,万一哪个不知名的角落藏着别的脱身方法呢?他干嘛要走最极端的路?

就在这时,饲养员张莉发现阿毛孤第第地躲在草垛里,就提溜着他的后脖颈把他丢回一号窝了。

弟兄们关切地在阿毛旁边围了一圈,可谁都没能把阿毛劝起来。

赵沂川忍不住了,钻到鸡群最中心,照着阿毛的屁股猛踹一脚:“起来!”

看到阿毛瘫着没动,吉豆居然有点心痛。

但赵沂川从小到大没安慰过别人,于是语气开始不耐烦:“我再说一遍,给老子爬起来!”

阿毛委屈巴巴地睁开眼睛,再也憋不住内心的悲痛,把头埋进赵沂川胸脯的毛丛里号啕大哭:“路易斯哥哥,我以后会不会也死掉啊?我好害怕啊我不想死......”

在场的弟兄们都难过得垂下了头。

是啊,作为鸡类的他们,可不就是终有一日面对一死吗?

这已经是人类为他们规划好了的既定事实了。

“如果想活,也不是没有办法。”赵沂川摸了摸阿毛的头,一字一句地说道。

“真的假的?”

“怎么活着?”

“我想活着!”

在场的鸡们眼神瞬间都亮了。

赵沂川转了转晶亮的眼珠子,一脸高深莫测:“听懂人类说的话,看懂人类的行为,在他们决定杀你们之前逃走。”

“问题是我们听不懂也看不懂阿!”吉豆烦躁地嚷嚷。

其他鸡都垂头丧气地点了点头。

阿毛依偎在赵沂川怀里,弱弱地唔了一声。

“如果我说我能听懂呢?”赵沂川眼露精光,觉得这是个大好的装逼高光时刻。

“路易斯,我们没读过书,你可别骗我们啊!”吉豆瞪大眼睛。

“不可能吧!”

“别吹牛了!”

“不会是个骗子吧?”

其他鸡也表示很难相信赵沂川的话。

“看,有人进来了~”赵沂川抄着翅膀背在身后,大摇大摆地走向鸡窝靠走廊的那边。

张莉和李平打算给这两天状态明显蔫巴的阿毛带到田阳那里瞧瞧病,做个全身检查什么的。

“那只个子比较矮的小家伙感觉是生病了。”

“不好说,以前就属它最活跃了,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郁郁欢欢的,还躲在草垛里......”

“行,抱走给田阳看看。”

“好。”

赵沂川一句接着一句翻译着,身后大伙半信半疑地盯着那两个人越走越近,眼瞅着她们走到一号窝跟前,其中一个年轻一点的弓下腰在鸡群里搜寻着什么,大伙的心也随之揪到了嗓子眼里。

“小家伙呢?怎么躲起来看不到了?张姐你等我一下,我进去找找!”李平打开鸡窝的门,踏着秸秆堆往里走。

出于对人类的敬畏,除了赵沂川以外的鸡们纷纷退避三舍,他们不想被人类摸到自己的身体,这样晚上会做噩梦的。

“小家伙跑哪去了?张姐,小家伙是在一号窝吧?”李平问。

“是的。”张莉说。

“那我再找找看,哎呀找到啦!”李平往最里面走,终于在角落里找到了缩成一团的阿毛,把它抱起来往外走。

阿毛在李平怀里剧烈挣扎起来:“救命!救命!不要吃我!我不好吃!我可瘦了我一点肉都没有!呜呜呜......”

阿毛的惨叫声听得大伙汗毛都竖起来了。

快出门的时候,李平敏感地发觉有只鸡的眼神不太对,一扭头发现它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

李平笑得很高兴,指着这只鸡对张莉说:“张姐,您看这只鸡好像能听懂我们说话似的,牢牢盯着我看呢!”

赵沂川心一惊,糟糕,他翻译得太专注了!赶快挪开眼神,两只健壮的大脚也开始心虚地四处走动。

“你看张姐,他好像真的能听懂耶!好可爱啊!我要捉他!”李平把浑身抖个不停的阿毛交给张莉,自己则猫着腰向赵沂川走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