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独家溺爱娇妻难逃

2020-11-20 12:04

“一万块?”白以云笑了一声,笑声里充满了复杂的情绪,她嘲弄的勾起嘴角,看着眼前她曾经深爱过的男人:“江嘉亮,一万块就想买断你和我的过往,切断我们之间的联系,原来我们之间的感情就值这点钱?”

“那你说,你要多少钱?”

“钱?我要多少钱?”白以云冷笑出声,眼里的嘲弄越发的明显起来:“原来我在你眼里是这么爱钱的女人。江嘉亮,我不需要你的钱,我们之间结束了,从今以后,一刀两断。你放心,我和白氏集团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再来找你……不会再来找你的。”

白以云喃喃重复出声,起身看了江嘉亮最后一眼,转身离开。

多么熟悉又多么陌生的面孔,这一刻,白以云心如死灰。

“云云……”

在白以云跑出门口的那一刻,江嘉亮突然起身叫了白以云一声,他眼底有几分黯淡。

此时,白以云已经开门跑了出去,并没有听到他的喊声。

他看着白以云跑远的身影,微微闭了闭眼睛,心里却松了一口气,一种矛盾的感觉席卷在他的心头,但整体上,他是轻松的。

而跑出去的白以云,心情却是无比沉重的。

夜空大雪飘扬,天地之间被灯雪照亮。

雪落在身上,湿漉漉的。

寒风一吹,在这美景里,白以云能够感觉到的只有冷。

但是身上再冷,也冷不过她的心。

江嘉亮这种一遇到事情就抽身而退的态度,真真切切的伤到了白以云。

她以为他们之间情比金坚,可惜,到最后,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虽然之前江嘉亮毫无消息,连问候都不曾问候一声的时候,白以云心里就有了答案,知道很有可能江嘉亮已经舍弃了她,舍弃了他们之间的情感。

一辆车开过来,刮起了地上的雪,掀到了白以云的身上,冷的白以云直哆嗦。

车窗缓缓的摇下,一声比霜雪更冷的声音在白以云耳畔响起:“上车。”

刚刚还魂不守舍的白以云骤然回神,浑身上下狠狠一僵,是那个危险的男人,他怎么在这?他找到她了?

害怕!发抖!各种情绪,汇聚在白以云的心头,使原本就冷的白以云抖的像个筛子。

本来她应该拔腿就跑的,可是她的腿发颤,她跑不动。

白以云强壮镇定,她看向车里男人的冷峻面孔:“你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敖墨舟看着白以云薄唇轻扬:“想不到你从酒店里逃跑,就是为了在马路上迎风傲雪的走路,果然够倔强,有气节。”

“你够了!你揶揄嘲讽够了没有,我愿意在大马路上走,你管得着吗?你以为我看起来很狼狈,你就能对我嘲讽?我告诉你,像你这种变态,没有资格说我。”白以云手心捏的紧紧的,她似乎突然恢复了力气。

她转身,气呼呼的要走,身后的车门骤然打开,敖墨舟下车,一手攥住白以云的手腕:“白以云,你想去哪?”

“这位先生,请你自重,我去哪里关你什么事情?请你放手,很痛!”白以云挣扎着手腕,却不得脱身。

敖墨舟薄唇轻扬,冷笑一声:“你去哪里不关我的事情?我倒要看看,我就是要带你走,你能奈我如何?”

说话间,敖墨舟手腕轻轻一用力,白以云就犹如一只被他牵着线的风筝一样,直接被他扯过去,塞进了车里。

“你干什么?”白以云踢腿挣扎着往车外爬,她的头刚伸出去,就被敖墨舟修长的大手一把按了回来,整张巴掌脸全部被敖墨舟包裹在手心里。

白以云感觉自己都快要不会呼吸了。

她无奈往后仰了仰头,以求确保自己呼吸顺畅。

她刚一仰头,敖墨舟就直接把她往后一推,自己直接挤进了车里。

白以云整个人都被敖墨舟推倒在车的后座上。

门关上的时候,她的腿还蜷缩在敖墨舟的膝盖上。

白以云惊呼一声要起身,她踢腿挣扎,却被敖墨舟按住动弹不得,敖墨舟覆身而下,直接把白以云整个人压在了后座上。

“你要干什么?”白以云惊呼一声。

“闭嘴!如果你再敢跟我大喊大叫的,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办了你?”敖墨舟漆黑寒澈的眸微微眯起,透露出几分危险的味道。

“唔……”白以云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巴,一动不动的僵直着身体,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满了警惕。

她害怕眼前的这个变态真的对她做出什么不可饶恕,也不可描述的事情来。

似乎是满意眼前女人的乖巧,敖墨舟嘴角微微向上扬了扬。

此时,白以云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强势介入诡异的气氛中。

白以云听到铃声的时候整个人都僵了僵,她急忙掏出手机,敖墨舟瞳眸一眯,伸手抢夺白以云的手机。

白以云紧紧的护住手机,她看着敖墨舟几乎要哭出声来,她哀求出声:“求你,让我接电话,医院来的……”

这是她设置的专属的铃声,专门存了医院和医生的电话,为的就是第一时间能够知道是医院来的电话。

敖墨舟扬在半空的手微微一僵,随即抿唇低语:“接吧。”

敖墨舟知道,她是在担心她的爷爷。

白以云迅速把腿从敖墨舟的膝盖上拿下来,她坐直身体,接起电话:“喂?”

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白以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她脸色苍白,整个身体都在发抖,手里的手机更是抖得和筛糠一样。

在电话那头的声音停下以后,她两眼空洞,颤声道:“我知道了。”

她失魂落魄的挂了电话,眼神空洞的看向敖墨舟。

白以云的眼神空洞却充满了绝望、彷徨。

这样的眼神,像是击中了敖墨舟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他寒眸微凝,冷声询问:“怎么了?”

“我爷爷病危,我求你送我去医院好不好?”白以云看着敖墨舟恳求出声。

她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如果对方不答应,那她就算是跳车,她也要赶到爷爷身边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