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风景旧曾谙

2020-11-20 09:04

第七章功过相抵

可最终,安悦还是屈服于现实。

她强忍着脚踝处的刺痛,挣扎着起身,胳膊不慎碰到了身后的柜子,刚好碰被磕碰的青红上,冰冷的触碰带来的疼痛让她倒吸一口凉气。

安悦将这一切全都安在了林司晨的身上。

“如果不是你,我爸妈不会死,如果不是你,我不会招惹到历景昀,我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的每一次出现为什么都是给我带来厄运?”

安悦咬牙切齿的说着,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将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了起来。

“我不会认输的!就算再多的厄运降临到我的身上,我也不会认输,我也不会怕了,我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我要你这一辈子都给我爸妈赎罪!”

像是要将诺言说给自己听一样。

可话说完了,安悦却自嘲的笑出了声来,“安悦,这一切是他们做的,但一切一切的源头是你自己!蠢得无可救药!你还有什么资格喊疼!”

她没有资格喊疼,更没有资格喊停!

想要给爸妈报仇,想要林司晨受到惩罚,仅仅凭他现在,根本做不到!

她唯一能借助的除了历景昀,就是工作!

不管这次丢掉重大合作她会遭受什么,她都必须要去!并且要解决的漂亮!

想着,安悦便将目光放在阳台上,阳台下面是草坪,而且她现在所在是二楼,在这里滑下去,还是可以的!

想着,安悦便将所有的床单和一切能弄在一起的布都找了出来,将它们系成了两条绳子然后拧在了一起,将一头拴在了阳台的石柱上,另一头则扔了下去。

她作势就要下去,目光便触及到了自己已经肿的老高的脚踝。

安悦蹲下来,撕出一块布条来,咬着牙,硬生生的缠在了脚踝上。

安悦去到公司,已经是一个小时后。

看到她进来,雯姐顺手拿了一个文件夹就朝着安悦扔了过去,不偏不倚正好在安悦的耳侧划了过去,砸在了安悦身后的玻璃门上。

“我还以为你现在又跑到谁的床上去吹耳边风了呢,你原来还知道该回公司啊!这个合作我们所有人努力了多久?你还记得吗?你知道这份合作对我们所有人对咱们部门多重要吗?”

雯姐见安悦并没有躲,表情稍缓和些,但却仍还是指着安悦的鼻子便骂了起来。

“对不起,雯姐。”

“一句对不起就完了?损失谁来赔?是公司自认倒霉,还是我们部门自认倒霉……”说到这里,雯姐顿了一下,在她面前站定,“还是你担负起你该担负的责任?”

安悦一怔,眼中闪过一抹慌乱。

“雯,雯姐,我……”

“安悦,你来公司也有段时间了,你的能力我也看得见,我也不想为难你,但这件事,我不为难你,上面就为难我!要么赔偿公司损失,要么找到一个价值相当的合作给公司谈妥,再不然……”

雯姐说到这里,故意卖个关子。

安悦此时心里就已经乱成了一团糟。

不管是赔偿公司损失,还是找到一个价值相当的合作并且谈妥对她而言都很难在一时半刻做到。

就在安悦已经一筹莫展的时候,雯姐弯了弯唇角,冷笑道:“再不然,你只能是离开公司,不仅如此,公司还会对你下封杀令。”

被炒鱿鱼还要下达封杀令?

这和在伤口上撒盐有什么区别?

安悦摇头,满目迫切的恳求道:“雯姐,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保证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雯姐满是无奈的摇了摇头,长叹一口气,讥讽道:“安悦啊安悦,你怎么能还这么大言不惭的让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呢?当时不管是设计图还是合同都在你手上,我去和人家谈,给你和林总留了时间,怎么就最后都不见了呢,你打我一个措手不及,还想要我给你去求上司再给你一次机会?”

“雯姐,对不起……”

安悦想着当时的画面,恨只恨自己全然将工作的事情忘记了,只得一个劲的道歉,“雯姐……”

“行了,明知道我最看不得手下人这个样子,你还来劲了是吧!”雯姐说着,便扔到安悦怀里一份文件,“要想要功过相抵,那可以,别说我对手下人不留情面,这是我唯一能给你的办法。”

安悦连忙欣喜翻开文件。

脸上的表情也随着僵在了脸上。

雯姐清楚的捕捉到了安悦的全部表情变化,涂着暗红色口红的嘴巴不屑的撇了撇。

“方……瑜馨?”

看着安悦呆滞的样子,雯姐应声道:“对,没错,就是方瑜馨方总,你只要能把方总这个客户拿下,功过相抵,我才有底气给你向领导求情,而且也能保证你的确可以留下来!”

安悦张了张嘴,可最终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真的要答应吗?

真的要去找方瑜馨吗?

找那个杀害自己父母的帮凶?

看着安悦犹犹豫豫的样子,雯姐满是懊恼的将她手中的文件夺了回去,冷声斥道:“不要就滚,别脏了我的眼,真是狗咬吕洞宾,好心给你机会,你还犹豫?”

“雯姐,我……”

“别说废话,一个字,要还是不要?”

安悦整个身子都在颤抖着,她想说不要,但还是逼着自己点了头,“要!”

雯姐的脸色这才好了起来,将文件重新塞给她,并目光灼灼的盯着她拍了拍她的胳膊,“安悦,好好做,方总可是第一名媛,出了名的好说话,你到时候求求她,多说好话死不了人!”

“是,谢谢雯姐。”

安悦苍白着脸走出雯姐的办公室,将手中的文件如同烫手山芋一般的放到自己的位置上,便逃也似的跑去了洗手间。

将自己关在隔间里面,泪水如同决堤的海一般涌出,安悦便用力的咬着手背,好让自己哭泣的声音不至于传出来。

多可悲,又多可笑!

她说着报仇,却还要对杀害自己父母的帮凶去说好话,去求她,因为这样她才能留在公司,才能一步步的施展自己的计划!

哭着哭着,安悦便又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脚步声,她忙捂住了嘴巴,下意识的隐藏自己的存在。

“方小姐,谢谢你送我的礼物,我特别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