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言灵师:冥王是老公

2020-11-20 09:04

林玥抽了抽嘴角:“阴兵借道?”什么鬼?

她只不过是看这大雾来的太过突然,再加上和顾妧在一起久了,才觉着有哪路鬼怪出来作祟,可现在……

林玥想抽自己,让你多嘴!让你多嘴!

她是喜欢听顾妧去解决委托时遇上的事情,但不代表她就想遇上啊!

沈书萧蹙眉问:“现在怎么办?”

顾妧正想说些什么,耳边传来哗啦作响的锁链声,她蹙了蹙眉:“别动,别出声,当做什么都没看到。”

正说着,浓雾中传来淡淡的烛光,有一队人缓步走来,两边的人穿着黑白两色,类似古代衙役所穿的衣服,手里牵着锁链,拿着白灯笼。

他们中间,穿着各色衣服的男女老少被锁链加身,目光空洞。

似乎是发现这里有人,领头的‘人’一瞬间就到了这里,挨个看过去,贴的极近,目光阴冷,看的人背脊发凉。

在目光扫过来的时候,沈书萧、沈书函还有林玥三人勉力保持镇静,尤其是林玥,大气都不敢出。

再怎么样,林玥也是个女孩子,见着这种情况,就算是沈书萧沈书函两个大男人都难免腿发软,更何况是她一个女孩子?没叫出声都不错了!

那目光扫过顾妧时,停留的比较久,似乎有些疑惑,又似乎有些眼熟,正想着,一声尖叫陡然响起,带着惊恐的情绪划破夜空。

林玥不由叫了一声:“阿妧,似乎是蓝琳的声音……”

糟了!顾妧心中暗凛。

果然,还在看顾妧的阴兵下一秒陡然出现在林玥面前,与林玥面对面,只差分毫就会触到。

林玥吓了一跳,本能伸手去推,可下一秒,她就知道自己错了。

阴兵后退,目光冰冷,手中锁链哗啦作响:“尔等阻碍冥界办差,同吾到冥界走一遭!”

“救命!”这时又是那道声音。

顾妧嘴一抽,看着那阴兵:“通融一下如何?”

阴兵不说话了,直接动手,锁链穿过车子,向着顾妧四人而来。

顾妧蹙眉,低语:“神说,结界开。”

金光一闪,薄薄的金色膜将顾妧他们护住,锁链被弹开。

那阴兵一怔,脑海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划过,皱了皱眉,下一秒居然继续攻击。

顾妧嘴角微抽,这是哪里来的二货?她都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了,他居然还攻击?

顾妧才不信,这二货刚刚没有听到她的低语。

顾妧无奈开口:“这本来就是你们行事不慎,才会被我们发现,你何苦咄咄逼人?”

那阴兵只一句:“妨碍冥界办事,必须随吾到冥界走一遭!”

顾妧脸一沉,咬牙:“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就不客气了。”

“神说,禁锢之力!”

金光闪过,那阴兵被金光形成的绳子绑了起来。

那边一直观望着这边的阴兵队伍发觉不对,也纷纷过来,手中锁链哗啦作响中就攻了过来。

顾妧下了车,冷哼:“神说,禁锢之力。”

金光缠绕着将所有阴兵绑了一圈。

那边的魂魄见状都躁动起来,想要逃跑。

顾妧扫了一眼:“神说,魂魄囚牢。”

金光形成巨大的囚牢将欲要逃跑的魂魄都关了起来。

那领头阴兵语气沉沉:“汝想和冥界为敌?”

顾妧漫不经心的瞥了他一眼:“和冥界作对?小小勾魂使者罢了,别太看得起自己。”

那领头阴兵皱着眉,突然就想到了顾妧说的‘神说’二字。

神说,神说,神说?!那阴兵脸色变了变:“你,你是……”

他心中暗自叫苦,怎么就犯到了这位手上,这可是冥王殿下的心尖尖啊,想起冥王的手段,某个脑容量不够的阴兵果断的抖了抖。

顾妧正饶有兴致的看着离他们不远处的那辆白色的兰博基尼,早前他们就发现了后面还跟着一辆车,只是看起来没有危险,所以懒得搭理而已。

车里,蓝琳正瑟瑟发抖,整个人抱成一团。

顾妧在她身上扫了一眼,眸中扫过了然,怪不得没被阴兵勾魂呢,原来脖子上带着一个由高僧开过光的的玉佛啊。

听见那领头阴兵的话,她赏了他一眼:“啧啧,现在才反应过来?似乎有点晚了。”

不等那阴兵再说些什么,顾妧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神说,小五雷阵,五雷轰顶。”

金光在众多被捆绑的阴兵身下游走,很快的画出复杂的纹路,那是阵图。

金光一闪,雷鸣不断,一道接一道的落下,将那一个个阴兵劈的焦黑,偏偏的,他们都被绑了起来,连躲闪都不能够。

顾妧懒懒的打了个呵欠:“放心,你们不会死,顶多是被劈的形体消散,回到冥界而已。”

闻言,那些阴兵被劈中,做不出反应,林玥他们则齐齐抽了抽嘴角,是不死,但是绝对痛。

顾妧抬眼看了一眼那边被关在囚牢里的魂魄,手抬起指着那个方向:“神说,九幽门开。”

魂魄囚牢后,漩涡若隐若现,一道散发着幽冷光泽的大门开启,将魂魄囚牢吸了进入,随后关闭。

顾妧回头,唇角微勾的看着正挨雷劈的众阴兵。

林玥好奇的问:“这会劈多久?”

顾妧懒散的倚在车上:“劈到他们全部回冥界。”

“那不是要等很久?”林玥觉得,虽然看起来很玄幻,但是看久了会无聊的。

顾妧指了指蓝琳的车:“不用,解决了她我们就走。”

林玥声音带着颤:“解决?”

顾妧翻了个白眼:“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只是想消除她的记忆而已。”

林玥尴尬的笑了笑,这个不能怪她啊,谁让她说的跟要杀人灭口似的。

顾妧挑眉看她:“你们呢?需不需要消除?”

知道她问的是有关阴兵借道的记忆,林玥三人对视了一眼,皆是摇了摇头。

沈书萧笑了笑:“虽然挺受惊的,但是这记忆也蛮特别的,就不消除了。”

沈书函和林玥赞同的点了点头。

顾妧伸了个懒腰:“随你们。”

然后向蓝琳走去,蓝琳和顾妧没关系,顾妧才不会给她选择的机会,而看她那个样子,消除记忆应该比留着要好。

蓝琳不经意抬头看见顾妧向她走来,不由缩成一团,抖得更厉害了。

她看沈书萧居然送顾妧和林玥,心中不忿,所以就跟在了后面,谁知道会看见这样的事。

顾妧……顾妧她根本就不是人!要真是人,怎么会连那些可怕的厉鬼都不是她的对手?!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顾妧看着瑟缩发抖的蓝琳蹙了蹙眉:“神说,记忆消除。”

蓝琳觉得顾妧似乎说了些什么,恍惚间似乎看到一抹金光向她冲来,然后,有什么从脑海中消失不见,抚平了她恐惧不安的心。

顾妧回到车里:“走吧。”

林玥好奇的看了一眼还在被雷劈的阴兵:“他们就这样没问题?不会被别人看到?”

顾妧打了个呵欠:“神说,隐匿,幻术。”

金光一闪。

顾妧看了一眼林玥:“这下好了。”隐匿了他们的行踪,再加上幻术会让来到这里的人不自觉的绕开,现在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林玥点点头:“你很累?”她这一路看顾妧没少打呵欠。

“嗯。”顾妧不是身体累,是心累。

应付宴会上那些人,听着他们虚伪的话语,顾妧觉得自己真的很累。

林玥想了想就明白顾妧的意思了:“没办法,这是上流社会的常态,你有用了,能带来利益,或者说你不能得罪,就捧着你,夸着你,你没用了,就冷淡你,不理你,或者嘲笑你,欺负你。”

顾妧点头:“我知道。”只是不喜欢而已。

沈书函笑了笑:“多少人期盼着功成名就,被人捧被人夸,享受着众星捧月,你们倒好,直接说人家虚伪。”

林玥不置可否:“或许是因为享受过太多次,反倒不在意了,更希望能真实一点。”

沈书萧点头:“人之常态,拥有的,习以为常,往往都不会太在乎。”

林玥听到这里,却露出一抹坏笑:“这么说,要是你们有一天娶到了阿妧,也不会太在乎咯?”

沈书萧扶着方向盘的手险些打滑。

沈书函瞪了一眼林玥:“你胡说些什么?!”

两人的耳尖都有些发红,强忍着没有去看顾妧。

嗯,他们的重点都在‘娶到顾妧’上。

林玥很无辜:“沈大哥说的啊,拥有的,往往都不会太在乎了,娶到阿妧的话,那就是拥有她。”

沈书萧无语:“我们明明在说上流社会……”

还没说完就被林玥打断:“一样一样。”

沈书萧沈书函两人强忍着抽她的冲动,这哪能一样了?!小妧是最好最珍贵的,拥有她是要珍惜一生的好吗?

顾妧看着窗外不断后退的街景,对于他们的对话完全当做没听到。

沈书萧和沈书函见她这样,眼中有一丝黯然。

他们是喜欢顾妧的,甚至是爱,不仅仅是他们兄弟,还有其他人。

从情窦初开便是如此,可是,顾妧心中却是没有他们的,她一直都只拿他们当朋友,这个,是他们曾经表白的时候她就说过的,这几年,一直如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