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画魂师

2020-11-20 06:03

**?听到这两个字我不禁心潮澎湃,这么性感的美女如果**了那简直太棒了!那画面……

脑补了很多沐清婉**衣服的画面后,激动的心情才稍微平缓下来,恐怕天下没有这么好的事。

果不其然,沐清婉一双美目正饶有兴致地看着我。

我心神急转,故作正经说:"不用**,把胸口心脉轮露出来就行。"

"好。"沐清婉应了一声,并没有动作。

过了一会儿,她才笑着开口:"怎么,小色狼,要看姐姐脱衣服?"

"啊?没有,没有的事。"我这才意识到自己一直盯着人家看,急忙转过身。心想,这个女人不简单啊,不仅极其性感还有一双勾魂眼,估计苏妲己也不过如此吧!

"好了,小色狼,你可以转过来了。"

我转过身为自己辩解:"婉姐,我不是色狼……"

话还没说完,沐清婉雪白的身体映入眼中。没想到她竟然把T恤脱了,上身只剩一件文胸。不仅如此,她又将文胸微微上推,双手托着文胸,露出心脉轮。

这样确实露出了心脉轮,可同时也露出了部分下半球。

没想到沐清婉竟然这么放得开!

"小色狼,怎么不继续说下去了?"沐清婉带着一双勾魂眼问道。

"我……这个……"我被问得一时语塞,双眼不由自主地盯着沐清婉的胸前。

"那个……婉姐,你先躺下。"说完,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去取魂笔。

"哦,原来小色狼喜欢在上面啊?"

听到这话,我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没想到婉姐说话这么露骨,这谁顶得住,只好老老实实地说:"婉姐说笑了。"

"嘻嘻……"

实在是搞不懂沐清婉什么套路,难道因为之前在她面前暴露而故意调戏我?看她一脸有恃无恐的样子估计是有什么底牌。

平复了一下心情,转身走到床边,尽量控制自己的目光不去看沐清婉的胸前,这才压制住蠢蠢欲动的欲望,"婉姐,我要开始画魂了。"

"嗯,来吧。"沐清婉美目流转盯着我说。

我沉下心来,将一切杂念排除脑外,施展出天眼望魂术,只见沐清婉心脉轮上的力魄有一些损伤,不过并不严重。紧接着又运转画魂术,慢慢移动魂笔一点点为她补画力魄。

力魄在魂笔的补画下渐渐完整,有了前两次虚弱的教训,这次早有准备。

画完最后一笔,一阵虚弱感传来。不过,并没有达到之前站立不稳或者晕倒的程度,看来画魂有损阳气跟画魂术高低、补画魂魄的难易都有关系。

我把魂笔放在一旁,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液,冲躺在床上的沐清婉说:"画好了,婉姐。"说着,眼睛不由自主地又往她的胸前瞄。

沐清婉躺在床上没动,一双美目看着我,嘴角微微扬起,酥声说:"小色狼还要再看一会儿?"

"啊?没有,没有的事儿。"说着,我急忙转过身。

身后传来了穿衣服的声音,看来沐清婉套上了T恤,我心里暗呼可惜。

"转过来吧,小色狼。"

听到这话,我转过身解释:"婉姐,我真不是色狼,也不是暴露狂,那会儿是因为要破解鬼打墙没有办法。"

"破解鬼打墙?"

见沐清婉有些不信,我把烧纸中了鬼打墙的事说了一遍。

沐清婉听完这才有些相信,笑着说:"这么说来,小色狼还是个**呦。"

"啊……目前……还是。"我尴尬地说,心想,沐清婉不过大我两岁,可言谈举止真让人难以招架,尤其是那双勾魂眼。

"要不要姐姐帮你……"

又来?内心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火焰又有复燃的迹象。

或许沐清婉看我有些招架不住,紧接着说:"算了,不调戏你了。"

听到这话,我这才松了一口气,但心中隐隐又有些失望。

沐清婉敛起笑容,正色问:"你之前说你爷爷失踪了?什么时候的事?"

我简单的把爷爷失踪的事讲诉了一遍,讲到奇怪的男人时,沐清婉脸色微变。

见她脸色微变,心想,难不成她知道什么?急忙问:"婉姐,你认识这个奇怪的男人?"

"让我看看他的照片。"

一听这话,心里燃起一丝希望,急忙把手机里保存的监控截图找出来递给沐清婉。

"不认识。"沐清婉摇头说,"但是……我见过他。"

"什么?婉姐见过他?在什么地方?"

"在宝河村,这个人很神秘。"

宝河村?我并没有听过这个地方,急忙追问:"宝河村在什么地方?"

沐清婉看着我,认真地说:"距市区不远,但那是个不祥的地方,你最好还是不要去。"

"可我爷爷失踪了啊!他可是我唯一的亲人!"

"你爷爷是道上有名的画魂师,他去了都回不来,你去了等于是送死。"沐清婉淡淡地说,随后从包里掏出一张支票和一张名片放在魂室的床上。

"可是……"还没等我说完,一根食指印在我的嘴唇上。

"嘘!"沐清婉一个箭步窜到我身前,抓住我的手,低声说:"别说话,抓紧我的手。"

虽然我不明白沐清婉这是什么意思,但仍是照做了。她的手修长绵软,摸起来十分舒服。

这时,门外突然刮起了风,一股阴冷的风刮进店里,吹到魂室。

瞬间,我感觉全身冰凉。

突然,魂室里泛出淡淡的绿光,低头一看沐清婉左手的玉镯正发着淡淡的绿光。

阴冷的风似乎在我身边转了一圈,这才消散。

沐清婉长出了一口气,松开手,酥声说:"小色狼,你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姐姐走了,记住,不要去宝河村,有事可以给姐姐打电话。"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沐清婉就已经出了店门。

见沐清婉走远,我回想刚才的一幕,那阵阴冷的风难道是鬼劫来了?

沐清婉抓住我的手,手镯发光后,阴冷的风就消散了,难道她为我挡住了鬼劫?不知道她是什么来历,竟然见过奇怪的男人。

对了!宝河村!

想到这,急忙打开手机地图,搜索宝河村。可结果令我大失所望,地图上根本就找不到这个地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