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周平冯小莉结局是什么 周平冯小莉全文

2020-11-20 06:00

鉴宝神瞳

推荐指数:10分

周平冯小莉是著名作者战歌01经典小说中的主角,这本小说内容特别是前期,绝对是仙草。作者对情节设定非常出色,但把握的力度刚刚好。内容主要讲述结婚在即,女友家索要彩礼坐地起价,小小考古专业的我苦恼至极,忽然神瞳加身,我好像得到了发财外挂?下面我能否通过自己鉴宝的本事平步青云,俯瞰众生?

《鉴宝神瞳》 第3章 捡漏 免费试读

“如果他是真品,四十万当然不贵。但他是假的,而且假的有点可笑。我承认,这碗仿的和真品没有差别。是3D打印技术的成熟品。国际上很多大盗都用此技做仿。在配上独特的做旧技术,足够以假乱真。”周平侃侃而谈。

他把手里的瓷片放在桌子上,烧开水浇了上去。又拿出小刀,在小人的身上划了划。

肉眼可见,小人的彩影被刮花。彩底竟露出一个若隐若现的刀字!

“王三刀,苏州做旧的大神。祖上曾在江苏官窑烧陶,学了一身的作假本事。传到他这,已是第四代了。”周平冷笑。

把瓷片扔给了冯猛。后者低头一看,脸色大变。

周平继续说:“成也王三刀,败也王三刀。这小子作假是好手,配合高科技混的也确实牛逼。但他太自负了,想让后人记得他,便在碗底做了手脚,刻上了一个刀字。他所有的仿品都有此印,足以说明,是假的!”

“不可能!”

“胡言乱语,姜小姐,他就是一穷光蛋,哪里懂得鉴宝之术。纯粹是胡说八道,这刀字分明是他划了彩影刮出来的。”丈母娘秦桂萍破口大骂。

再看冯猛,此时此刻已瘫坐在地上。

冯小莉也双眼发呆,难道真的要双倍赔偿么?她家,她家还哪里有钱了。

“周平,我,我嫁给你还不成么,求你放过我们,求你跟姜小姐说说好话。我们,我们也不是故意的啊。”冯小莉哭着说:“弟弟,你快求求周平。”

回过神的冯猛忙的跪走而来,抓着周平的裤腿:“周平,我婚不结了,不结了还不行么。你帮我跟姜小姐说说好话,我们真不是故意的。”

冯家三口,恐惧的不是周平,而是姜允儿。

姜家势大,如若被期骗,结果可想而知。

周平呢,他确实心软,但一想起冯家三口刚刚的所作所为,便拂袖离开。

眼不见为净,这事他也管不了。反正气出了,钱也拿回来了。

不过没走多远,就被人拦住。再回头,竟是姜允儿走了过来。

“谢谢你周平。”姜允儿笑道。

她说这事多亏了你,要不然损失是小,让人知道我送爷爷个假货,可就丢面子了。

“客气,举手之劳。”周平笑了笑。

他是平头百姓,姜允儿是豪门小姐。二人只有同学情,没有其他缘分:“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等等,我想请你帮个忙。”姜允儿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叫住周平。

她说原本想给爷爷三花金童碗,但现在是假的,肯定不能送了。这一来二去就没礼物了,想请周平帮他寻一件合适的。

“价位就在五十万上下,嗯,品类不限。”姜允儿亲切的笑道,也不等周平拒绝,就小手跨住了他:“不能拒绝我,回头我请你吃饭。”

姜允儿人如其名,皮肤白皙,身材高挑。

在秦城有这么一句话形容她,姜家小姐,影似剔透,貌如仙凡。

说道她皮肤好,模样好,身材好,当然,家室也没得挑。

这么一挎周平,反而把他弄的不好意思了。老脸一红,还真没拒绝。

“行,行吧,反正我也没什么事。不过看错了,你可别怪我。咱们约法三章!”周平说道。

姜允儿频频点头:“约法三章,十章都行,只要帮我选好礼物,我就全听你的。”

“全听我的?这话有点内涵啊!”周平暗道一声。

说实话,他不是一个见异思迁的男人,但现在有了传承,这天鹅肉也不是不能吃。

“咱们去哪?”姜允儿问道。

周平左右瞧了瞧,古玩街淘宝这种事,其实有点扯犊子。十品十一假,说的就是这的现状。

当然对眼拙的人来讲,这可都是名副其实的宝贝。他过去也是这些眼拙的人之一。

但对现在的他来讲,想捡漏或者想买真品,唯有一个地,宝品阁。

宝品阁拥有古玩街最大的门脸,上下一共三层。装修的典雅,逼格。门口一门童,站的溜直。

戴着瓜皮小帽,穿着汗衫,颇有民国风情。

周平指了指说,就去那。

姜允儿点头,跟着往里走。

俩人这前脚刚进去,后脚,周平就听见,百宝阁旁边摊位的老板,在与人讲价。

好奇的侧目看了一眼,是个禹之鼎的骑牛图。

用追龙溯宝术打眼一看,竟是个真品。只不过别有洞天,是画中画。

卖家当然也按真品来卖,就是价格低于市场价,只五万。

周平刚要说,这宝贝送人正合适,真品的市场价至少四十万。眼睛往摊位上习惯性一撇,一个金色之气冲天,跟着就钻进了他的脑海里。

周平就仿佛吃多了芥末,被顶了一下,身体就要往后栽。

还是姜允儿忙的搀住他,问他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然,咱们找个地休息会?”

“我没事,瞧见老板手里的那张画没。禹之鼎的骑牛图,卖五万,你出价三万给他买了。顺便,把旁姜那个黑色的鼻烟壶要来!他要是跟你要钱,要多少,直接砍一半价。不卖就走。”周平说道。

他说我在这休息一下,你买不下来我再去。

姜允儿点头道了句行,跟着就过去了。

还别说,挺顺畅,两样宝贝花了六万。

老板洋洋得意,仿佛捡了大便宜。姜允儿把话递给周平,周平直接就把画扔了。再撬开画匣子,拿出了里面的真品。

“***!画中画!有机关的。”

“这小子牛逼,捡漏了!”

“哎呦喂,禹之鼎的骑牛图,牛逼了。”

“兄弟,这画我出六十万买回来。你不亏了,转手就赚了55万,差不多行了。”摊位老板也来了,一脸肉疼。

可没办法,眼光不行。

周平摇摇头,说这是给人准备的礼物。

“周平,咱们是不是捡到漏了。”姜允儿对字画了解少,但根据众人的反应,她猜也猜到了。

周平点头:“禹之鼎,是清代画家,擅飞鸟和走兽。传世画作数量较多,但牛图是他最精髓的。这部画不管是形式还是画工,在加上机关藏画,足以说明他的真假。五万肯定是捡了!”

“那这鼻烟壶呢。”姜允儿追问道。

不等周平开口,就见有人从宝品阁里走了出来:“允儿,好巧啊,你怎么在这。是给姜爷爷准备礼物的么,快请进,快请进。”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