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他家小青梅很甜

2020-11-19 15:03

“那,那......”

雪白的贝齿轻轻地咬着下嘴唇,千铃犹豫了一瞬,忽然将缠在脖颈上的手一下收回,从他胳膊下面钻过去,一溜烟跑上楼。

只剩下陆时蕴一个人撑在沙发上,无奈地看着她跑远。

“胆小鬼”

笑骂了一句,陆时蕴坐下,反复告诉自己,这是个兔子,不能逼,逼急了,会咬人......

拿起手机,直接按下一个号码。

“喂?我们陆总终于想起我了?”电话那头刚接通,便是一阵调侃。

“书架装软层,你来做。”说完还没等那边回复,便直接将电话挂断。

那边的人正要调侃一番,谁知道电话竟然被挂断了!

“靠,陆时蕴,你又挂我电话!”

男子恨恨地看着手机,正要回拨过和他去好好聊聊,没想到还没拨出,电话又响了起来。

“喂,陆时蕴,你再敢挂我电话试试!”

“房间所有棱角都要包边。”

“所有棱角?你是要养孩子吗?更何况,这活儿又不是爷能做的,你去找别人!我这......喂?靠,又挂我电话!”

挂上电话,将手机扔到一边,想着电话里的话,不禁笑了笑,可不是养孩子吗?

房间的床上,千铃抱着枕头,脸色发红的坐在床头。

自己刚刚头脑发热都做了什么啊!

拿起手机,打开刚刚的聊天框,看到浅浅发来的消息,脸色更加的红润。

——“Excuseme?人呢?”

——“铃铃,别怕,就是上!”

——“既然你都问姐了,那姐就传你几招,一**二强吻三床咚,任何一个男人都承受不住你这样的美人这样的,相信我!”

——“咳咳,当然,如果这几招都不管用,那就只能用终极大法了!”

终极大法?

千铃的食指和拇指不自觉的搓了搓,下定决心,“终极大法是什么?”

那边果然在等着她的回复,立刻便回了信息。

——“终极大法就是——强上他!糟蹋他!让他上瘾!让他难以自拔!哈哈哈哈哈,多么美妙动人的方法啊,我都等不及了呢!铃铃别怂,刚他!”

这都是什么啊?

千铃脸色发红的将手机甩开,头深深的埋在枕头里,过了三秒,一只手忽然动了动,小心翼翼的摸向手机的方向,将手机攥在手里,脸色通红的看着上面的方法,眨了眨眼睛。

翌日

还没完全睡醒的千铃被一阵阵的电话**吵醒,迷迷糊糊的探过手去,在被子里一通乱摸才找到自己的手机,眯着眼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便直接接了起来。

“喂”微微沙哑的小奶音瞬间将电话那头的任浅浅萌的心都化了。

心里更是肯定,这丫头昨天晚上肯定干坏事了。

“小铃铃,这都几点了,还不起床呀~”

刻意将尾音放缓,话音之中满是调侃。

躺在床上微微打了个滚,将晚上踢走的被子抱在怀里,千铃半梦半醒的哼唧了声,“浅浅,你在说什么啊?”显然是没听清她在讲什么。

为了表示自己的庄重和严肃,任浅浅专门从床上转移到自己的书桌前,正襟危坐,一本正经,“小铃铃,昨天晚上,感觉怎么样啊?有没有热情似火,少女回春的感觉啊~”

热情似火,少女回春。

这八个大字透过手机,清楚的传递到千铃的耳朵里,让她瞬间清醒了几分。

**的小手挣扎着撑了撑身体,刚撑了一半,又很快倒了下去,整个人陷在柔软的床上,“什么都没有。”

隔着被子,千铃有些懊恼的说道。

“什么!”电话那头的人震惊的直接站了起来。

被突如其来的分贝给震到,千铃将手机拿的距自己的耳朵稍远些,淡淡的嗯了一声。

“亏我昨天兴奋的一夜没睡,顶着黑眼圈大早上的来祝贺你。真是辜负了我的一片好心啊。”

谁还不是没睡啊——

小手捂着嘴轻轻的打了个哈欠,想着自己昨天晚上纠结了一整个晚上的事情,千铃就觉得自己自作多情。

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浅浅,我觉得自己好像在自作多情。”

“哈?”

“我小时候问过他,喜欢什么样的女生,他说喜欢温柔善良爱学习的。”

千铃越想,越觉得自己和这七个字边儿都沾不上。

“我们家小铃铃就是温柔善良啊,没毛病!”

所以,爱学习这三个字,是她不配拥有了吗?

“我——”

刚刚吐出一个字,千铃就听到门外的敲门声,顿时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

“谁啊?”

陆时蕴敲了敲门,有些无奈,“你觉得呢?”

这丫头怕是睡一晚上睡傻了。

说出这话的同时,千铃就有些懊恼,可是也收不回来了,只好硬着头皮答应着。

手脚利索的将电话挂断,“浅浅,我一会儿去找你。”,然后才急忙去洗漱一番。

二人同样身着着深蓝色的家居服,坐在桌前,安静的吃着早餐。

许是因为自己有了贼心,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陆时蕴,千铃有些心虚。

“那个......我一会儿自己去学校吧。”

陆时蕴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看了她一眼,“说说理由”。

这丫头这么懒,恨不得走个路都有车接车送,今日如此勤快?

千铃低着头,嘴里咬着面包片,含糊地说着,“我要去找浅浅,然后一起去学校。”

说完,偷偷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

看着小丫头明显有些不自然的表现,陆时蕴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同意了。

吃好饭,看了看手腕上的表,陆时蕴摸了摸千铃的头顶,“可以自己走吗?”。

千铃忙不迭的点点头,从他手中拿过自己的包,换好鞋子,先他一步走出门。

刚刚走出门,看着外面艳阳高照,地面上已经开始灼灼升温的千铃瞬间后悔不已,站在门边,一时下不去脚。

如果,这个时候耍赖皮,应该没事吧?

小姑娘如是想。

出门的陆时蕴看着还在门口徘徊的小姑娘,轻笑出声,刻意问道,“怎么还不走?”

千铃瘪了瘪嘴,折过身去,小步的走回到他的身边,一根指头轻轻地勾住他的衣服,“外面好热啊。”

“所以呢?”陆时蕴装作不知。

千铃的脸有些发红,“所以,所以你就送我走吧,反正不远啊,好不好?”言语之中,满是娇气。

“不是说自己走吗?”陆时蕴明知故问。

千铃扯了扯他的袖子,讨好道,“可是我今天又不想自己走了,送一下嘛。”

软软的声音,听着让人心都化了。

“好”陆时蕴摸了摸她的头顶,拿过她手中的伞,为她撑着。

她一撒娇,他就能为她丢盔弃甲......

【作者题外话】:陆总:自己的人,除了宠着,还能有什么办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