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重生之倾世毒妃

2020-11-19 09:04

就在他走后。

云昭忽然惊醒,大叫了一声便坐了起来,额头上的汗珠一颗颗落下,她胡乱地擦了擦脸,将整个身体蜷缩起来,她梦到了前世被沉塘的场景,也梦到了那天她被江容儿陷害的画面,而让她惊悚的是,与她通奸的不是别人,就是掳她的匪徒头目。

“夫人!”

芸香被云昭的叫声惊醒。

她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躺在地上,按道理她应该睡在外屋的塌上,怎么会莫名其妙躺在地上了,而且最让她迷惑不解的是她的脖子,感觉像是要断了一般。

“芸香!”

云昭下了床。

听到唤声,芸香立马爬了起来,点了外屋的灯,并拿着它进了里屋,云昭想要喝水,可无奈屋里太黑,她没看清脚下的东西便倒了下去。

“夫人!”

芸香看到云昭绊倒在地,立马放下手里的烛火,赶紧走了过来,并小心翼翼扶起云昭,让她坐在椅子上:“您怎么出这么多汗?”

“做了噩梦。”

云昭拿起茶杯倒了一杯茶。

芸香拧了帕子递给云昭:“什么噩梦,会让您出这么多汗,要不我去请少爷,让他带大夫给夫人您瞧一瞧……”

“没事!”

云昭喝了杯茶,缓过劲来。

她现在不想再和秦玉寒有任何瓜葛了!

“什么时辰了?”

“刚过寅时。”

她揉了揉额角,准备继续睡,可就在转眼的一瞬间,她发现床边有一块玉佩,这块玉佩通体翠绿,而且雕工复杂,绝非普通之物,她拿起这块玉佩,看向同样一脸茫然的芸香,沉声问道:“哪来的玉佩?”

“奴婢不知道。”

云昭忽然想起之前耳边有人说话,虽然内容不清楚,可她可以肯定的是那声音一定是成年男子的声音。

“会不会是少爷……”

“不可能!”

秦玉寒此刻在枫霜院和江容儿厮混,不可能这个时候跑到她的房间里,况且这样的玉佩样式绝不是秦家人可以佩戴的。

芸香忽然拍了脑袋,说:“夫人,我想起来了,在一个时辰之前,我忽然被人打晕,醒来就躺在地上了。”

听到这话。

云昭眼眸一冷。

看来有人盯上她了。

虽然她不知道盯上她的人是谁,可她敢肯定这人一定和面具男有关系,也敢肯定这块玉佩和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想到这里。

她看向芸香,吩咐道:“芸香,今夜之事绝对不能对第二个人提起,若是有人拿这事做文章,那我肯定必死无疑。”

“放心吧,夫人,芸香绝对会守口如瓶,一定不会将此事说出去。”说到这,芸香忽然停了下来:“不过,夫人,这块玉佩该怎么办,不能一直放在你的房间里,这万一被少爷看到,那肯定会起误会的。”

确实不能放在房间里。

云昭揉了揉眉心,对芸香说:“这样,明天你出趟府,将这块玉佩抵押出去,抵押的银两你拿着。”

“啊?”

“抵押出去就能撇清了。”

芸香有些犹豫:“万一被认出怎么办?”

“不会的。”

她安慰芸香。

芸香定了定心,这才点头。

因为玉佩的事,云昭睡得不太安稳,而且又梦到了前世的种种,好不容易从噩梦里挣脱出来,却发现床边站着一个人。

秦玉寒!

她猛地睁开眼睛。

“做噩梦了?”

秦玉寒伸出手要为她拭汗。

可云昭向后一缩,那只修长的手就僵在半空,而这只手的主人脸色微微一冷,嘴角的冷笑越发清冷,他收回那只骨节分明的手,负手背对着她:“祖母来了。”

“何时来的?”

“半个时辰之前。”

听到他这话,云昭眉心忽地一跳。

秦家祖母那可是个厉害角色,年轻那会就因为掌家被所有人称凤娘子,在秦家,她不仅精明能干,而且那双眼睛能识破所有人的伪装直达人的内心,也正是这双眼睛,云昭才敬佩秦家这位祖母,不过说起她,云昭就有些头疼,当初要不是云昭误打误撞进了慈安堂,她也不会被秦家祖母直接钦点为秦家夫人,更不会被秦玉寒的柔情蜜语蒙骗了三年。

“祖母要见你。”

云昭紧了紧手指:“我知道了。”

秦玉寒看着她低眉顺眼的模样,心里微微一动,想要拂一拂她柔顺的墨发,却被她躲了过去,而他在看到云昭眼底的厌恶,心里不由地生出一股恼怒。

她讨厌他。

这一念头一冒出来,他顿时沉了脸。

“你能否出去?”

“怎么,还怕羞不成?”

他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嘲讽。

云昭下意识裹紧中衣:“男女有别。”

“好一个男女有别!”

秦玉寒转过身,那狠厉的眼眸紧盯着她平静的脸,那灼灼的目光像是要将她戳出几个血窟窿。

云昭不卑不亢地迎上他的视线。

他微愣了一会,随即攥紧手指,转身便出了屋,而看到他出去后,云昭紧绷的弦终于松懈,掐着手心的手指也慢慢松开。

她真的不想面对秦玉寒。

面对他,她总能想起前世那些阴暗的记忆。

芸香听到唤声,立马推门进来。

“夫人?”

“找件素色的衣裙。”

芸香瞪大了眼睛:“夫人,您这是……”

“不想再做靶子。”

芸香似懂非懂地点了头,然后从柜子里拿出一件湖绿色衣裙,并配了一件素色外衫,云昭看了一眼,然后快速换上,一头的墨发随意用一根碧玉簪挽起,没了金钗银珠的装饰,云昭就像是雨后的白玉兰,清新脱俗而又自留馨香。

“夫人,配个珊瑚耳坠吧?”

“太艳了。”

她素手拿起一对玉珠耳坠,随意戴在耳上,虽说玉珠素雅,可戴在她耳上,却散发着夺人的光彩。

芸香有些愣神。

夫人和之前不一样了。

“好了没有?”

外面的秦玉寒等得不耐烦。

云昭整了整衣裙,然后走到门口,拉开门走了出去,那身后的阳光覆在她身后,竟让她有些朦胧似仙。

秦玉寒一转身就看到一身素色的云昭,那满眼的素色让他的眼睛一时间无法移开,云昭喜素色,这他早就知道,可当这一身素雅平常的颜色穿在她身上,却让他眼前一亮,而且之前那恼怒也被这抹湖绿冲散了。

“可以走了吗?”

云昭平静地看着他。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