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不灭明尊

2020-11-19 06:03

“狗哥,你确定……你带的这路是正确的?”

吴风有点苦恼,哈巴狗说了,他是灵体,所以它可以感应到很大一片区域的范围。

而如现在的情况,便是如此了。

哈巴狗来带路,他们一直都在走偏僻的区域,还真别说,哈巴狗别的不行,这个带路的能力吴风还是比较佩服的,最起码到现在那些追兵也没有到。

但是……

现在的话,吴风还是有些质疑了。

这都多久了?

还是一点出去的痕迹都没有,反而更加深入了一样。

哈巴狗干笑一声,“别急,快了。”

吴风脸色发苦,“这都是你第十五次说这个话了。”

哈巴狗趴在吴风肩膀,“这可不能够怪我啊,因为你问了十五次,所以我回答了十五次,这很简单的。好了,咱们就别玩绕口令了。快了,快出去了。”

吴风沉默,好一会才道:“你悠着点吧,别把我饿死在这深山老林中就行。”

哈巴狗讪笑一声,也在不断指挥吴风该如何走。

即便如此,一直到了两个月后,吴风终于看到了出来的道路了。那远处还有一处村庄,吴风神色激动,他实在是受够了这种日子,每天都是野果子,野果子,小溪水……过的真的是人不人鬼不鬼的,现在看到了一处村子,那就是真的见到了亲人啊。

吴风这一激动,直接扑通一声摔倒在路边。

营养不良,饿晕了。

哈巴狗愕然半晌,看到远处有人快要来了,这才连忙闪身入了神狱指环中。

待吴风再度醒来的时候,最大的感觉就是一个字——饿。

他感觉到自己就算是有一头猪在自己的面前,那也绝对可以一口吞了。很显然,他不会有这个待遇。吴风强撑着坐了起来,又是一阵头晕目眩,这种感觉很不爽。

身上的衣服已经被人给换掉了,一身干净的布衣,稍微有点紧,同样也很陈旧,看来是有一段时间了。吴风看了一眼四周的情况,绝对可以说的上是家徒四壁了。

吴风好一会才缓过劲来,这才起身,他好歹也算是一个玄士了,所以身体素质也不是太差了。吴风推开房门,外边艳阳高照,很是刺眼。

吴风伸手挡住阳光,好一会才逐渐适应了一点。

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让他都有些反应不过来,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处理这些事情了。他原本以为来到这个世界就足够倒霉的了,原来还有更加倒霉的事情。

那就是家破人亡,颠簸流离。

吴风叹了口气,感觉到有些无力,同样也很无奈。

吴风茫然的靠在门口,好久才听到有人叫他。

“咦?小伙子,你醒了?”

一道稍显老迈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吴风抬头看去,看到一个越有七旬的老者白发苍苍的正自拄着拐杖走了过来。

吴风这才回过神来,连忙上前一步,笑道:“老伯,是你救了我?”

老者哈哈一笑,“算得是什么救?你不过是饿晕了而已,我就让人把你抬到我家里了。我可弄不到你哟,我看小伙子你是从很远的地方来吗?”

吴风这一路算是被哈巴狗给坑了,至于跑出了多远,他自己也不知道,当下点头,“是的。”

老者点头,“我刚才担心你醒来没吃的,就做了一点东西放在锅里了,你去拿出来先吃了吧。”

吴风也是饿了,闻言连忙答应了一声,这才跑到厨房中,果然锅里早已放了准备好的饭菜,虽然很简单普通,但是对于吴风现在却已经是足够的了。

吴风一边吃一边道:“老伯,我叫吴风,还不知道称呼您呢。”

老者笑道:“我姓张,你就叫我张伯吧。”

吴风连连点头,“好的,好的。对了,这是什么地方啊?”

其实这话问也是白问,即便说了,吴风也分不清哪和哪。

张伯笑道:“张家村,旁边的是一个南阳城。”

吴风点头,心底也算是有了一个谱。

一顿简单的饭吃过之后,吴风自主的去把碗筷都洗刷了。

张伯又道:“小风啊,你这是要去哪里啊?你家里是哪里的啊?”

吴风想到吴家的状况,也不知道说出来会不会给对方带来麻烦,想了想只是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去那里。”

张伯对于吴风避开的话题也没有在意,便又道:“那你是玄士吗?”

吴风一怔,虽然不知道张伯为什么会这么问,可还是老老实实的道:“是的,不过我实力很差。”

张伯闻言顿时一笑,“差不要紧啊。”

吴风不解,“张伯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张伯这才道:“带你回来的时候我就在想,看你现在的情况,定然也是无家可归了吧?刚巧我从张老五哪里回来,他们那边刚好有两个孩子要去南阳城,说是去参加什么竞选,要当玄士,两个小家伙聪明着呢,估计也是呢。所以我刚才看到你的时候,便有了这个想法。”

吴风这才恍然,当下又道:“张伯你是说,玄士的话……嗯,如果按照你这个说法,似乎是可以混一碗饭吃了?”

张伯爽朗一笑,“你这小子,但凡玄士哪里还有愁什么吃饭的?这各大派以及一些其他家族势力啊,都巴不得有些玄士为他们效力,而且酬劳还不错呢。”

吴风哑然,这不就是打工吗?

可好歹,这算是一个不错的消息了,当下连忙道:“那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做?”

张伯便道:“这个事情去了就知道了,这种事情很普通的。你竟是不知,这倒是奇了。”

顿了一顿,又道:“这样吧,你和我来,你到时候和他们一起,也好有个照应。”

吴风点头应了一声,顿时觉的前路有望啊,最起码他也要活下去不是吗?

张伯带着吴风到了村里的另外一处挺远内,倒是熟悉的很,直接带着吴风走了进去。吴风虽然性格桀骜不驯,可有些事情却也是很有分寸的。

“张老五,张老五。”

张伯直接在院子里大声喊了起来。

“哎哟?张大哥,你这不是刚走吗?怎么这么快又来了?”

一个年过半百的健壮老者快步走了出来。

张伯瞪眼,“怎么?你这里还不能够来了?”

张老五哈哈一笑,“这是哪里话,都怪小弟不会说话行了吧?”

张伯哈哈一笑,这才道:“刚才我从你这里走的时候,知道二丫和铁蛋他们要去南阳城,这个信息没错吧?”

张老五连忙点头,“这哪里能够错得了?”

张伯笑道:“巧了,吴风刚好也要去,我估摸着,让二丫和铁蛋一起带他去,也好谋个好活计,你看这事怎么样?”

“吴风?”

张老五一愣,随后看向吴风,这才恍然笑道:“原来是他啊,小伙子,你身体怎么样了?”

吴风连忙笑道:“我没事,已经好了。”

张老五点头,同时又看向张伯,“这事倒是好办,不过二丫和铁蛋都是冲着玄士去的,你也知道,他们其实也算是了。若是吴风也去的话,我怕他们也照应不了。”

张伯瞪眼,“就知道你小子狗眼看人低。这吴风啊,也是玄士呢。”

“啊?真的假的?如果是的话,那这事情就好办多了。”

张老五一怔,连忙说道。

张伯看向吴风笑道:“小风啊,你总可以拿出心窍之刃吧?”

拿出心窍之刃的才是玄士,拿不出的自然不是了。

吴风连忙点头,“可以的,我现在就给你们看看。”

话落,右手按住心口,刀柄缓缓出现,可吴风却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因为他发现……

他的心窍之刃更加重了!

他几乎拿不动了,但是好在还是可以勉强举起,倒也不至于丢人。

张老五和张伯其实也就是普通人,他们哪里分的清这个?见吴风真的有心窍之刃,真的是玄士,也都是两眼放光,满是赞赏。

“怎么回事?”

吴风心底泛起了嘀咕,心窍之刃怎么会重到了这个地步?他的心窍之刃的特性可是风啊,风走的是轻灵路线才对。刚开始的时候还没有什么,好像从第二次之后,心窍之刃就开始不断变重了。

吴风拿了一会,就感觉到有些累,连忙就又收了回去。

张老五笑道:“好,那这好办,谋个职位倒是不难。”随后扬声道:“二丫,铁蛋,出来认识一个新朋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