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镇国风水师_李风舞池秀婷(三三时来运转)

2020-11-18 18:04

《镇国风水师》是由实力派作者“三三时来运转”精心撰写的都市异能风水爽文小说,该书男女主分别是李风舞,池秀婷,讲述的是男主天赋异禀,跟随道人学法,不出多久,就已经青出于蓝,可是男主老师觉得男主不够仁慈,将他逐出师门,结果男主因为在外面招摇撞骗,被关在监狱三年,在度出狱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将欺辱他老婆的家族弄垮。

精彩阅读

云海市,监狱。

李风舞咬着烟,靠在椅背上,看着眼前的男人。

男人身穿军服,肩膀上一颗星,外加一根稻穗。

少将!

这个少将在李风舞面前,却显得极为恭敬:“三年前,我军在海上陷入苦战,天法道人带你施法,竟召来雷电交加,狂风暴雨,使得敌方十五艘军舰被掀翻,我军大获全胜,扬我华夏之威!”

“那战之后,天法道人国士无双,你身为他的弟子,却没有与他一同接受嘉奖,而是人间蒸发。”

“我们查了三年,才查出你结婚了,却又在外算命坑蒙拐骗,最后锒铛入狱!”

“我不明白,你有如此大的神通,为何会走上这条道路?”

李风舞咬着烟,嘿嘿笑了:“我的本领都学自师傅,可他不够真实,更不够狠!有人偷我钱财,我废了他的手。有人对我行骗,我割了他的舌!师傅总要我心怀慈悲,多次怒斥我。我索性不拜他这祖师爷,潇洒自由去。”

“谁料师傅怕我在外害人,三年前求我救你们一次。我虽然坏,但也有心护国。可在我施法后,他竟拼上半条性命收了我的神通。可惜他失算了,我的本领早已出神入化,故意躲进监狱潜修三年,今日我期满出狱,等过了凌晨十二点,神通也可恢复!”

“人敬我一寸,我还之一尺。人犯我一尺,我还之一丈!那老东西教我一身本领,我念在他的恩情,这个仇我不会报,我俩的恩怨一笔勾销!可从今以后,这华夏土地上,谁也不是我对手!谁也奈何不了我!”

陈峰少将皱眉。

好邪。

这人身上,没有其他道人的善良气质。

若不是为了首长的命令,他才不会来见这种人!

陈峰客气道:“今日过来,是想请先生救人一命!首长的老友张大山是云海市首富,他母亲近日病入膏肓,无药可医。还请先生救人一命,必有重金酬劳!”

李风舞却摇头:“我不求财!”

“那先生想要什么?”

李风舞冷声说:“我入狱后,云海市林家三番五次欺负我老婆,我要林家破产!”

陈峰倒吸一口凉气:“先生,真要这么狠?”

“办不到就滚!一个少将,也敢在老子面前谈条件,哪怕是华夏军神在此,也要忌惮我三分!”

陈峰吓得一抖,连忙道:“好,我会让人照先生的吩咐去做!今晚之后,云海市再无林家,用来庆贺先生出狱!”

……

云海市,帝豪大酒店包厢。

池秀婷忍着难受喝下一瓶啤酒,她憋得满脸通红:“林总,我已经喝了,是不是可以签合同了?”

今天是她老公出狱的日子,家族却派她过来签合同,因为林豹指名要她来。

林豹满脸好色地看着池秀婷,哈哈大笑:“别急嘛,你这才喝了一瓶,等喝光一箱再说。”

池秀婷摇头:“不能喝了,我还有事情要办。”

“是去接你家那废物男人出狱吗……”林豹嗤笑道,“秀婷啊秀婷,你这么美丽的一个姑娘,日子怎么就这么苦?刚结婚不久,你老公就进去了,你这几年独守闺房,是不是很寂寞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朝着池秀婷伸去:“让我来帮你消消火!”

池秀婷避开了林豹,她满脸厌恶:“林总,请你自重!我老公今天就出狱了!”

“那又怎么样!出狱了也是一个废物,难不成他还敢打我吗!”

林豹一拍桌子,包厢顿时进来了几个人。

他们将池秀婷团团围住,按住了她,不让她动弹。

池秀婷吓坏了:“住手!你们想做什么!”

林豹嘿嘿直笑:“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婊子!我追了你这么多年,你都不同意跟我上床。今天要是不给你来点狠的,你还真没把我放眼里了!”

池秀婷急得大叫:“你敢碰我,我就咬舌自尽!”

“那就堵住她的嘴!”

林豹一声令下,池秀婷的嘴顿时被毛巾堵住。

满脸好色恶心的林豹步步逼近,还说着污言秽语:“别怪我,都是你的大胸引诱我这么做的!”

池秀婷闭上眼睛,屈辱地流下了眼泪。

“轰!”

突然,包厢的门被踹开了!

李风舞咬着烟,身旁站着换上便装的陈峰。

林豹吓了一跳,随后嘲笑出声:“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废物坏我好事。怎么,从监狱出来了,就想去医院躺着了?”

李风舞缓缓吐出一口烟:“林豹,碰我老婆是吧?”

“我碰你老婆了又怎么样……”林豹得意洋洋,“废物东西,老子就是要当着你的面玩你老婆!你能拿我咋的!给我弄他!”

他一下令,那些手下们顿时冲了过来!

李风舞弹了下烟灰,平静道:“动手。”

说罢,他仿佛没看见这些人,径直走向了池秀婷。

那陈峰,已经如同闪电,接连击倒了几人。

李风舞来到了池秀婷身边,他取出毛巾,温柔地说:“我回来了。”

“呜呜……”

池秀婷扑进了李风舞的怀中,泪如雨下!

三年了。

他终于出来了!

陈峰身为少将,身手自然极强!

转眼间,那些手下已经被他尽数击倒。

林豹哪里见过这么厉害的人物,他急忙想跳窗而逃,却被陈峰一把扯回来。

冰凉的军刺,顶在了他的腹部!

“别动!”

陈峰冷声道:“我军56型三菱军刺,只需刺入八厘米,就能让人即刻毙命!”

林豹吓得浑身哆嗦,竟是漏出了几滴尿。

他急忙说:“李风舞,你让你的朋友住手!你别忘了,我可是林家的人!”

“林家?你们的好日子倒头了。”

李风舞搂住了池秀婷的腰,温柔道:“他刚才要你喝多少?”

池秀婷耻辱道:“一箱。”

李风舞点点头,平静地对陈峰吩咐道:“哦,那就喂他喝一箱。”

“是!”

陈峰抽起一个啤酒瓶,一把扯住林豹的头发,让他仰起头来,随后将那装满酒水的啤酒瓶,狠狠砸在了他的嘴上!

“砰!”

酒水玻璃混合着血液四溅,林豹疼得惨叫出声。

陈峰却迅速又抽出一瓶啤酒,狠狠砸了下去!

“说一箱,是一箱,一瓶也不能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