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画爱为牢:陆少的心宠

2020-11-18 12:04

这个人……

澜清有些难以置信的眨了眨眼,泪水滑落,视线从模糊变为清晰,陆博言那张英俊不凡的脸就这么猝不及防的印入澜清的眼里。

竟是陆博言!

他就站在距离澜清仅有五步远的地方,目光沉沉的,似是在打量澜清,又似在辨认着什么。

澜清忽然想笑,这世界如此之小么?这样都能遇到?!

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那天晚上他打过来的电话,那样冷漠的语气,让澜清至今想起来心里都难受。

本就心情糟糕的澜清,在这一刻,忽然更觉得委屈了,她用力捂着嘴,几乎是本能一般,迅速转身跑了出去。

可是跑没几步,却又想起来这不是往外走的路。

无奈,澜清只能停下,转过身往刚刚的方向走去。

这一转身,澜清见到陆博言还站在那儿,那双深邃的眼依旧盯着她,冷漠的眼神让澜清觉得自己就像个跳梁小丑,也让她的心情更加糟糕。

她强忍着要崩溃的情绪,快步从他身边跑过,疯了似的冲出了西餐厅。

陆博言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插在兜里的手却不自觉的攥紧,脑海中闪过刚刚澜清哭红眼的模样,眉心不自觉的蹙紧。

这一瞬,仿佛心也被攥紧了。

略微犹豫,陆博言转过身,往来时的路走去,步伐由缓变快,最后竟小跑起来。

进了电梯,澜清迅速按了一楼,然后是关门键。

瞥见轿厢门缓缓关闭,她放心的靠在了轿厢壁上,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再也止不住往下落。

电梯里就她一人,她用不着掩饰什么,伪装什么,所以,什么情绪都表露了脸上了。

正当她要控住不住大哭的时候……

电梯门却再度开启。

澜清一愣,泪眼模糊的抬头看去,却见陆博言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他就这么看着她,然后背着手去按电梯的按键。

怔愣了两秒,澜清反应过来,迈步就想往外冲。

陆博言却身形一侧,挡在她的面前。

澜清不甘,皱着眉推他。

却不料陆博言忽然抬手扣住她的腰,将她逼在了电梯角落里,高大的身子像盾牌一样,堵的她无处可逃。

此情此景,于澜清而言,简直就像电视剧的剧情。

她本来没想着再跟陆博言见面,却在这样的情况下跟他碰上,还被他撞见自己最狼狈的时刻。

澜清的心底里有两处软肋,也是最最不能碰的地方,一个是顾家,一个是陆博言。

可今天,却两样都碰上了。

由其是陆博言,此刻看见他,想到他在电话里问的问题,澜清只觉得心里难受,只想避他远远的。

可这个男人,他现在把自己逼到角落,这么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是什么意思?!

越想,澜清越是气恼,她闷声不语,低着头用尽力气想把陆博言推开,但却发现是徒劳的。

终于,澜清恼了,抬头瞪着面前的男人,“你走开!”

陆博言却不为所动,只是目光沉沉的看着澜清的眼睛,被泪水洗刷后的眼睛越发清亮,水光潋滟的,看着真是楚楚可怜。

不知道澜清此刻的模样看着楚楚动人,还是心理作祟,竟然觉得澜清那句话软绵绵的,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他略微偏头,微眯着眼看她,“谁欺负你了?”

澜清却不说话,倔强的别过脸不看他,一边飞快的抹去眼泪。

陆博言也不再追问,气氛一下子僵硬起来,可两人都沉默着,都没有要再开口的意思。

中途,电梯停在某一层,有人走了进来,终于打破了电梯里僵硬的气氛。

被陆博言高大的身影挡住了视线,澜清也不知道那些等电梯的人,见到她跟陆博言靠的这么近会怎么想,更不知道陆博言会不会不好意思。

她只知道自己很窘,下意识的缩成一团,想要里陆博言远一点,更恨不得自己变成透明人。

见她别扭的举动,陆博言不动声色的勾唇浅笑,随后,不着痕迹的退开一些。

电梯再度停下的时候,是在一楼。

感觉到所有人都似乎离开了,澜清这才探头瞄了两眼,见到是在一楼,她忙推开陆博言,迈步就要出去。

陆博言猝不及防,还真被澜清推开了,但他反应极快,手一伸便抓住了澜清手臂,稍微一用力,澜清便被他扯到了跟前。

澜清低呼一声,因为惯性,闷头往陆博言怀里撞去,撞的她是眼冒金星。

“你……”澜清捂着被撞疼的脑门,皱着眉抬起头来,恰巧这时候陆博言也低下头看她,于是,两个人的脸几乎要碰到了一起。

如此近的距离吓得澜清嘴巴一哆嗦,吓得连话都说不出口。

陆博言也有短暂的怔忪,看着澜清惊慌失措的神情,望着她那双清冽不染杂志的眼,他越发觉得怀里这个女人很熟悉。

可除了仅有的几次碰面次数以外,他却无法再脑海中搜寻到更多关于她的记忆。

“在那晚之前你是不是已经认识我?”

闻言,澜清心头一惊,不自觉的倒吸了一口冷气,触及陆博言眼神里的探究,她心虚得脚都软了,赶紧低头,不管不顾的挣扎起来。

看她还像刚刚那样闷声不语,低着头挣扎,陆博言忽然失去了耐心,抬手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看着自己。

澜清的倔脾气一上来,犟的跟头牛似的,陆博言越是想让她看他,她就偏不看。

躲避不开,她索性垂着眼帘,就是不去看他的脸。

她清楚陆博言心里的疑惑,也知道他忘记了以前的实情,可她却始终没胆子让他知道以前事情,就怕他因此知道了小正熙的存在。

儿子是她的全部,她不允许任何人来抢夺,哪怕是儿子的亲生父亲。

或许是因为太清楚自己跟陆博言不可能,澜清宁愿瞒着所有,也不敢去冒险。

见她故意这般,陆博言被激怒了,低声呵斥道:“回答我问题!”

澜清却像是没听见一般,依旧不出声。

从刚刚在西餐厅里见到陆博言开始,再到这会儿电梯里的纠缠,逼问,澜清也只是说了那么一句话。

这个时候说多,错多!

“叶澜清!”陆博言咬牙切齿,看着澜清的眼神仿佛要将她生吞了一样。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