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陈宁敖蓝小说全文阅读 陈宁敖蓝

2020-11-18 12:01

只有我不知道自己的仙尊身份

推荐指数:10分

陈宁敖蓝是作者丹墨清竹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下面看精彩试读!测试资质直接导致测灵石爆炸,陈宁本以为自己从此无缘仙路,但殊不知,自己的真实身份到底有多么恐怖,用来当烧火棍的破剑实则是惊骇天下第二的上古魔剑,随便熬的一碗汤药就有九转回生丹的功效,就连口中随便轻哼的小曲都蕴含无尽的大道之音。无论是统御无数门派的正道祖师,还是让人闻风丧胆的魔门妖女,在他面前都只能:“陈先生,恳求您指点迷津。”“陈先生,您今夜有空吗?”“陈先生,晚辈有一事相求。”

《只有我不知道自己的仙尊身份》 2、居然随口唱出大道之音 免费试读

2、居然随口唱出大道之音

“快点找,绝对不能让她逃出去。”

茂密的树林中,有数十名手持法宝的修士不断收拢包围圈,

他们正全力搜寻魔教弟子苏依楠,

苏依楠乃是七煞门巫蛊毒姬的关门弟子,

年纪轻轻便有金丹境的修为,前途堪称无可限量,

对于这样的魔种,正道修士们自然是想尽办法要在她成长起来之前将其诛灭,

而今日,由水云宗主导的伏击终于抓准世界将苏依楠逼入绝境,

虽然没想到苏依楠居然会依靠一张玄阶上品的遁地符逃走,

但即使这样,四方的包围圈已经收拢,

她最多也就是多苟延残喘一会而已,绝不可能逃脱出这等天罗地网。

修士们慢慢朝着被群山包围的小镇上靠近,

不出所料的话,那魔女此刻必定躲在镇上,

只要封死出口,她定然必死无疑......

和他们想的一样,

此刻,苏依楠正衰弱的倚靠在一个小毛土屋前,

漆黑的秀发凌乱披撒在背后,绝美的俏脸上挂着几道血痕。

接连被几个法宝击中,最要命的是射入腹部的三叉箭,

苏依楠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体能正在不断衰退,

再这样下去,别说逃走了,恐怕就连站起身都难。

“不行,必须得逃。”

苏依楠强撑着身子,却发现自己怎么也站不起来。

她心中有些许绝望,这样下去,怕是难逃一死了。

就在这时,一个身着粗麻衣的中年农妇走进院子,刚好注意到了她,

农妇连忙跑了过来:

“姑娘,你这是怎么了,

啊,你怎么伤的这么重。”

瞅见苏依楠腹部穿入的箭,农妇吓了一跳:

“你感觉怎么样,我现在就带你去看大夫。”

“算了,凡人大夫是治不好我的。”

苏依楠苦笑着摇摇头,

想不到自己出身魔教,到头来居然会被普通人这样对待。

但没有办法,身上的三叉箭好歹也是修士炼制的法宝,

区区凡人大夫绝不可能治得好,

更重要的是,苏依楠开始逐渐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发痛发麻,

很可能,这箭上还带着毒。

农妇眼神中含着些许憧憬:“没关系,一般大夫可能治不好,

但万事屋的陈先生一定有办法。”

“万事屋?”

“你伤这么重就别问了,放心吧,陈先生肯定能治好你的。”

说着,农妇将苏依楠抗了起来。

......

望着上书“万事屋”三字的牌匾,陈宁淡淡一笑,

仙人是做不成了,

但能留在这里平平淡淡的做个凡人倒也不错。

三年前穿越到这里的时候,

虽然没有修仙资质,但陈宁惊讶的发现,

自己似乎在其他方面都颇有造诣,

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行医诊断更是保守镇上百姓的敬仰。

所以为了谋生,他租下了这个位于街角最便宜的门面,并将其命名为万事屋,

意图很明显,

就是表示自己什么都会,什么都能解决。

这颇有自夸嫌疑的牌匾不但没有引起小镇百姓的反感,

陈宁的生意反倒越来越红火,而且更是受到不少人的尊敬。

“陈先生,陈先生。”

思绪之间,陈宁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阵焦急的声音,

转过身,一个农妇正扛着一名妙龄女子朝着这缓缓走过来,

那女子的腹部血流如注,上面插着一把形状奇特的箭矢,

看起来受伤颇重。

陈宁一皱眉,立刻打开了屋门,

并借助农妇的协助,把女子搬到了屋内的病床上。

此时,女子的已经昏迷过去,

面色惨白,嘴唇干涸发紫,

显然是中了毒,

再加上腹部的伤势和身上各处奇怪的淤青,

这样的情况,恐怕换任何大夫都不敢下手。

但陈宁却是平淡如初,看着农妇:

“这是你家里的病人吗?”

“不是,俺也是回家的时候恰巧看到了这个女娃子,

俺看她身上的伤实在是太重了,就赶紧背到了您这儿。”

“嗯。”

陈宁点点头,明白了,

看来这次是没钱可赚了。

不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况且这姑娘有着如此绝美的容颜,

陈宁也不忍心让她香消玉殒。

关上门,陈宁拿出了器材和一些最普通的草药,

即使只有这些东西,他也有信心能把病人治好。

无尽的黑暗中,苏依楠感觉自己正缓缓上浮,

仿佛有一双温暖的手,透过黑暗,为她来一丝光明,

身上的痛苦仿佛在逐渐消失,

苏依楠感觉自己的耳边好似传来一阵大道之音,

那声音明明并不清楚,却让她忽然有所顿悟,

体内***流转,竟是直接突破到了金丹境中期。

“这到底是什么乐曲?”

苏依楠猛然惊醒,

修士的一个境界如别天壑,她才刚刚到达金丹初期,

居然会因为一首乐曲直接突破,

这首乐曲到底有多么恐怖?

恐怕其中直接蕴藏着大道之理!

勉强睁开双眼,苏依楠看到了床边的陈宁,

惊愕的发现,自己梦中听到的乐曲,正是由他口中轻哼出来的。

“怎么可能?”

苏依楠花容失色,

虽然陈宁看起来非常俊秀,甚至有种超脱凡俗的飒然之感,

可怎么看,他都只有二十出头的年龄,

最重要的还是苏依楠无法在他身上感受到丝毫修为,

一个凡人口中哼出蕴含大道真理的乐曲?

绝对不可能。

苏依楠强撑着床直起了上半身,却因为腹部的疼痛不小心发出了声音。

“姑娘,你醒了。”

听到声音,陈宁放下手中的汤药,

含笑着看向她:

“我刚才还想着怎么才能让你喝药呢,没想到你这个时候起来了,

正好,把这药喝下去吧,

喝了之后,我估计你这伤势就能好六成左右。”

“是你......治好的我?”

苏依楠看了看陈宁,又看了看自己腹部包扎的伤口,

顿时俏脸一红,

虽说生在魔门,甚至经常被那些正道的人叫做妖女,

但她可从来不愿意和男性接触,跟别提被男人包扎伤口了。

注意到了她的窘迫,陈宁也略有些不好意思的清咳了两声:

“我也不是有意的,

但这镇上实在没什么好医生,我觉得只有自己替姑娘包扎伤口才能确保万无一失。”

“嗯,我明白了。”

苏依楠轻轻用被盖住了自己的小腹,

虽然她还是有些在意,

但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要弄明白,这个普通人为什么能够哼出蕴含大道之音的曲子,

说不定,这能够成为自己逃出去的转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