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我在大明当暴君小说全文 张凡崇祯闵洪学全文完整版章节

2020-11-18 06:01

《我在大明当暴君》 小说介绍

甜宠新书《我在大明当暴君》是画凌烟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张凡崇祯闵洪学,内容主要讲述:第14章朝局之变“陛下!陛下......”闵洪学被带下去。又一个兵部郎中被带下去了,这下许多人是真的睡不着了。人们甚至不知道闵洪学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被抓起来的。一天之后,才从宫里的小太监那里传来一些断...

《我在大明当暴君》 第14章 朝局之变 免费试读

第14章朝局之变

“陛下!陛下......”

闵洪学被带下去。

又一个兵部郎中被带下去了,这下许多人是真的睡不着了。

人们甚至不知道闵洪学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被抓起来的。

一天之后,才从宫里的小太监那里传来一些断断续续的消息,说是好像与宣府的事情有关。

后来又从都察院传出来消息说与辽东的军粮有关。

一时间,朝堂风声鹤唳起来。

最近又是敏感时期,监察院、都察院、吏部,这三个部门,一个都没有闲。

监察院盯着宣府,都察院因为驿站的事情还在喷口水,吏部则在考核兵部的政绩,鬼都知道在抓问题,搞事情。

而随着易县的事情的慢慢平息,朝堂的注意力已经回来了。

十二月初八。

通政使韩爌拜访了内阁次辅钱龙锡的府邸。

韩爌道:“现在朝局动荡,陛下要严查宣府案无疑,不知道接下来会有多少官员被查抄,但对我们来说,一定是一个机会。”

钱龙锡让下面的人去门口值守,谁来了都不见。

他说道:“年后新农政必然会大量铺开,按照新农政的发展势头,每一个州府都需要配置常态化的通判,这个职位至关重要,他在一个州府里负责了农业的建设。”

韩爌叹了口气,自从今年年初新政以来,朝局的天平已经越来越向新派在倾斜。

不过朝堂的势力向来复杂。

也不知道是不是皇帝有意为之,至少重用袁崇焕,让朝堂的势力是非常微妙的。

韩爌此次来找钱龙锡,就是来谈论关于明年新政推荐官员一事的。

而这事,又牵涉到袁崇焕。

为什么这么说?

袁崇焕今年在辽东打了一场大胜仗,虽然伤亡重大,但拿回了广宁,这个功绩,比他之前的宁远大捷和宁锦大捷还要大。

可以说袁崇焕是最近朝野风头非常盛的一个人。

要知道,袁崇焕现在可是正儿八经的辽东督师了,并且加了兵部尚书的头衔。

他虽然在辽东,但按照大明朝的制度,过几年肯定会调回来。

站在一个旁观者来看,其实袁崇焕现在已经不能严格算是孙承宗的人了。

为什么这么说?

从孙承宗卸任辽东督师后,袁崇焕上任,军制上的新格局已经形成了。

朝堂上,现在可是有不少人私下巴结袁崇焕的。

而与袁崇焕关系最密切的是谁?

钱龙锡!

在正统的历史上,袁崇焕因为己巳之变,以及各种复杂的原因,被崇祯凌迟处死,钱龙锡也是因为与袁崇焕走得太近,受到了牵连。

韩爌想了想道:“钱兄,你与袁督师的关系最为密切,在下以为,在这个风口上,应该借助借助袁督师,来为咱们大家做谋划了。”

钱龙锡微微皱起眉头来:“韩大人的意思是?”

“袁督师声望正隆,现在朝中有不少人是想亲近袁督师的,若是袁督师能站在我们这一边,明年新政的官员举荐,我们必然可以占大头。”

他说的不无道理,新政的官员上任到地方是怎么来的?

当然是吏部指派。

但是吏部指派的标准怎么来?

吏部也不可能对每一个人都进行仔细核查,当面询问,毕竟许多人根本不在京师,要来一趟也很麻烦。

这个时候,许多地方官其实是官员们内部推荐的。

尤其是知州、知县这些四品以下的官员。

推荐的人越多,当然就越有说服力。

这也是在天启朝前期,东林党很强大的原因,因为你如果不是东林党,可能连官都没有机会。

当然,这也是阉党后来强大的原因,因为阉党才会推荐阉党。

因为辽东战事,袁崇焕成了炽手可热的人物,刚好钱龙锡与袁崇焕关系非常不错。

按照韩爌的意思就是,将袁崇焕拉拢过来,势必对明年新政官员的任命有很大的影响。

钱龙锡想了想道:“韩大人说的有道理,不过某正在想着,若是我们的人能安排进入都察院,后面许多事情就都好办了,别忘了,最近都察院也很紧张,皇帝陛下对曹思诚非常不满。”

韩爌想了想,突然道:“我倒是有一个主意,若是曹思诚真的被陛下换了,我们可以合力推荐曹于汴担任左都御史,杨所修私德有问题,到时候如果有人举荐杨所修,我们联名反应,随后保举曹于汴上任,一旦曹于汴能上任左都御史,杨所修必然在都察院待不长了。”

“只要我们掌握了都察院,往后再扶持我们自己的人,不在话下。”

钱龙锡道:“把杨所修搞走,我们可以联名弹劾他行为不端,他必然也收过钱。”

“如此甚好,钱兄你来去联系袁崇焕,我来去收集杨所修的罪名,对了,兵部最近肯定会有空缺出来,准备好人选吧。”

钱龙锡突然道:“闵洪学的事呢?”

“放心,他的事情,与我们没什么关系,要查也查不到我们。”

十二月初九,小雪,早晨。

闵洪学的供书完完整整放在崇祯的御案上,崇祯仔仔细细看完。

闵洪学罪名有三:

一、辽东军粮调派,私吞军粮3000石粮食,与刘延元他们不同,这3000石粮食的去处并不是去了建奴那里,而是卖给了喀喇沁部。

本来现在大明与蒙古右翼部族是联盟关系,而且还打开了互市,按理说卖给喀喇沁部粮食也属正常。

可这丫的卖的是边境的军粮,就这一条罪就是死罪了。

二、宣府的军粮差额高达3万石,这是调查小队在宣府调查出来的结果。

宣府每年的军粮总共有多少?

30万石!

十分之一的缺口!

这笔粮食的去向,是在张家口卖出去了,呈报给当地的商人,卖出去的,至于到底是卖给蒙古人了还是建奴了,到目前还没有查清楚。

这也是死罪。

三、故意煽动易县的暴乱。

这件事其实有偶然因素在里面,闵洪学本来没想到煽动暴乱,仅仅只是想着让周允乐去那里整点事出来,吸引一下朝廷的注意力,提醒皇帝陛下,您的新农政现在其实很脆弱,还是老老实实把注意力放到新农政上来吧。

岂料丫的那个周允乐以前过嚣张跋扈的生活习惯了,这件事完全朝失控的方向再发展。

那个陈忠行也出乎他的意料,竟然明目张胆包庇到那种程度了。

小说《我在大明当暴君》 第14章 朝局之变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