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莫归白木觅夏 不许叫我师父章节试读

2020-11-17 21:01

不许叫我师父

推荐指数:10分

精选热书《不许叫我师父》是来自自欺不欺人著作的玄幻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莫归白木觅夏,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莫归白虽是男仙,却是仙界第一美艳之人。但他自小有个毛病,便是审美缺失不辨人脸。虽活万年能让他记住的便也只有师门几个至亲至近之人。千年前他被人所害,忘记了师门众人,还被人利用亲手杀了最爱他的大师兄。千年后他去凡尘找到大师兄转世,看着他走过一世又一世,最后把终于能修仙的大师兄带回仙界,亲自抚养,却始终不许他叫自己师父。

《不许叫我师父》 第二章 至亲至爱之人 免费试读

千年前

悟道峰下莫归白一脸得意的回头望着山门。

“不让我出来我这不是照样出来了吗?哈哈,区区一个结界怎么可能关得住我?”

说着便一个飞身下了山去!

这是他被关在山门的第二十日,二十天前因为自己犯了错,被大师兄带回清玄府中惩罚。

他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错,不过就是把大师兄亲手为他做的折扇送与了他人而已。

可是大师兄才不听他解释,整整罚他在大师兄房内抄书二十日之久,若不是今日他逃出来还要继续被罚。

莫归白得意的走在合乐城内,老远便闻到前方酒楼里飘来的酒香气,这香气闻着便令人陶醉。

他已多日不曾饮酒,猛一闻到这酒香便把他肚子里的酒虫全都勾了出来。

他走进酒楼点了几坛好酒惬意的喝着,正当他喝的滋润之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归白兄?”

嗯,何人唤他?他扭头看向来人……

额,一个男人!

虽那人口气很熟络,但他只能辩认出这么多信息来。

这天下之人在他眼里,便和众人看那蜜蜂蝴蝶一般,男人便如那蜜蜂,女人便像那蝴蝶,可他生的漂亮就算认不出也不妨碍他招蜂引蝶。

“兄台一起畅饮否?”

他扬了扬酒坛,只要能与他共饮便是朋友,他示意那人坐下递上一坛酒。

那人接过酒坛与莫归白对饮开来。

很快便有了些醉意拉着他喋喋不休的絮叨起来!

“归白兄,你知道吗?自从那日你我二人在野猪岭喝了酒后,我便日日念着归白兄!”

“你念着我做什么?”

这男子说的深情,可莫归白却听的漫不经心。

“那日过后我也曾去山门里找过归白兄,可,却被轰了出来。”

莫归白了然的点了点头。

“所有来寻我喝酒之人都会被大师兄轰出去的,兄台不必放于心上。”

男子却摇了摇头继续道。

“我知自己面貌丑陋,可是我仍忘不了归白兄!从那日起我便苦心修炼,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我修出了副好样貌来!”

他抬眼看了看那男子,听他之言这人便是之前与自己一起畅饮的野猪精了!

只是这次怎得变了样貌,楞生生的从一只大虫子变成蜜蜂了呢?

唉,这兄台也太浪费,真是可惜了,原先的样貌如此好,却偏要修成现在这般模样!害的自己认不出来。

“我一经修成便立即去无尘山找你,可谁知这次竟是连门都近不得前了!”

“嗯,这次大师兄封了整个山门……”

他拎起酒坛仰头向口中倒去,却发现没酒了!

“掌柜的,再送几坛酒来!”

野猪精忽然站起来道:“归白兄等着,我去帮你取来!”

说完便走了出去,再回来时手中便多了两坛酒!

他不满道:“两坛岂够?”

野猪精解释道:“这店里没有好酒,喝了这两坛归白兄若还想喝,便与我一同前去,我那里可是有不少的好酒!”

他接过那递来的酒坛道:“行,我便去看看兄台的酒到底够不够多…”

野猪精道:“归白兄放心,我的酒绝对管够,你就是在那里喝上一辈子都成!”

莫归白平日里酒量不错,可是今日他却觉得早早便醉了的,于是他有些迷糊的说了句。

“行,我等你!”

便趴在桌上睡去了!

野猪精看着醉倒的莫归白,心里止不住的激动。

微颤着手轻轻拨了下散在莫归白脸上的头发,看着这张绝美的脸痴痴的呆住了。

许久他把莫归白扶起,走出了酒楼!

……

子时野猪精把莫归白小心的放进一眼泉水中,自己则焦急的等待着。

一个时辰后他把莫归白捞出,抚摸着他那张美艳的脸庞。

激动的道:“明日,你便只属于我一人了……”

无境沙漠尖石针,一个人影在晃动着。

只见这人手持一把折扇,正左右躲避着那些向他刺来的尖石。

今日他为追捕一只妖兽误被黄沙卷入尖石阵,困于其中!

这个阵法有压制仙人灵力的作用,他只得利用身法躲闪!

他虽无法使用法力却腾转挪移,速度迅捷,那些尖石并未能碰的他身,只是他也无法抽身而出,被尖石逼着向石阵中心退去!

尖石越攻越凶,他的形势也越来越局促只能一步步往后退着。

他看到远处石阵中心像是有片空地,于是他便快速像那中心空地处移去!

到达这片空地后,那些尖石果然不再攻击自己。

他回头看到空地中央有一个男人,怀里抱着另外一个男人在地上坐着。

呵,在这危机四伏的尖石阵中,漫天黄沙之地,竟然会遇到这般场景。

他冲那人点了下头,准备找个偏远一点的地方坐着。

却没成想他一抬眼,发现男子怀中之人他认得!

“归白君?”

男子怀里的莫归白一点反应都没,抱他的男子却一脸惊慌。

“你是何人,要对归白兄做什么?”

他用剑一指该男子,那男子竟吓得扔下莫归白便跑!

他如何能让他跑得,于是他便两步上前一剑刺向该男子。

那男子被他的剑一刺竟然化做了一只野猪精,嘶叫着向他扑来!

他飞身转体躲过那野猪精长长的獠牙,又一个前刺,剑便插入野猪精的脑袋!那野猪精哀嚎了一会便没了声响。

“哼,不过如此!”他收了剑朝着莫归白走去!

看着地上躺着的莫归白笑道。

“没想到会在此处遇到归白兄,真不知是你的运气还是在下的运气。”

莫归白并没有回应他,只是沉沉的睡着,他站着看了良久,便在莫归白身旁坐了下来。

他并不准备现在便带莫归白走,这阵中有压制之法,又有尖石攻击,带着他太过危险。

莫归白醒来之时发现自己睡在一片沙漠里,身边坐着一个男人,而自己身上搭着男人的衣服。

那男人穿着一身青色里衣,手握一把折扇,正在自己身边打盹!

莫归白好奇的看着他,觉得他手中那把扇子真好看,莫名吸引着他,虽然他并未见过!

于是他轻轻的伸出手想要将扇子拿来看上一眼,谁知他刚一动,那人便醒了!

莫归白眨巴着眼睛望着面前的男子,脑海里好像有一个声音在跟他说什么。

他奇怪的歪着脑袋想了半晌,片刻……他好像想起来了……

啊~原来这个人是自己的宝贝啊!

于是他甜甜一笑说了句:“宝贝,你醒了?”

那男子正看着他,听他这么一句,眼睛瞬时瞪的老大,良久他呆呆说了句“莫归白,你今天是傻了吗?”

他眨了眨眼睛,开心的道:“我叫莫归白吗?是你帮我取得吗?”

那男子一脸狐疑的看着他道:“当然不是了,名字向来都是至亲之人所取!”

“可你不就是我至亲至爱之人吗?”

那男子一愣,脸色来回变幻着,最后纠结又带着期待之色道:“你,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