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穿越到异世九州成了大汉皇帝

2020-11-17 18:04

赵元开对陈庆之的期望非常之大。

华夏历史上的白袍儒将陈庆之,最擅长治军作战。

治军练兵时,善抚军士,能得其死力。

麾下七千白袍军更是打下了突进千里,攻三十二城皆克,历四十七战皆捷,甚至以三千白袍大破三十万敌军!

现在,赵元开给他了三万多叛军。

能不能在这异世大汉打造出有一只名震千古的白袍军,就看陈庆之的真正能耐了!

“孙心武!”

赵元开又是一喝。

孙心武当即下马,见龙卸甲,叩拜:

“末将在!”

“朕封你为忠勇将军,统领天子师神机营两万骑兵步卒,全力配合宣猛将军陈庆之的整编白袍军!”

“另外,清理战场,做好今日一战的伤亡统计,朕有大用!”

赵元开宣命。

穿越大汉这一年来,能稳健经营一朝反扑,孙兴武功不可没。

将曾经老弱病残的人字营打造成如今虎狼之气冲天的神机营,可不是抚慰人心激扬斗志这么简单的事情。

冷兵器时代养出一支精军,靠的是军费支出和财力支持。

孙心武几乎是背着老太傅孙庆年,将辅国公府这几代积存的微薄家底全部掏空了,就为了今日这一战!

“末将领命,谢主隆恩!”

孙心武虎目通红,是大喜而泣。

国朝落寞至今,汉室皇权何等折辱,这些个汉室忠臣又是何等的痛心疾首。

如今国贼伏法,天子如真神下凡君临天下,此乃汉室忠臣心中之大幸啊。

是时。

天青云白,耀阳当空。

可这国都长安城东的万方沙场,却被鲜血染红,叛军横尸万千。

赵元开双眸冰冷。

缰绳一抖,策马回身。

“卫戎司,文武朝臣,随朕回太极殿!”

赵元开喝道。

东门大捷君临天下,他要开始自己的第二步谋划了!

赵子龙形影不离的跟上。

七百卫戎司震慑文武朝臣,朝着国都长安走去。

长安城东门一直大开。

赵元开纵马踏入之时,沿街数万万百姓匍匐跪在两边,恭迎大汉天子回朝。

只是,街两边的百姓绝大多数都是白丁平民,穿着破旧简单,面黄肌瘦羸弱。

赵元开不禁恻隐,内心触动。

连国都子民百姓都这么贫苦,要是放眼天下,根本不可想象。

这大汉国朝的局势,比赵元开预想中要严重的多啊!

未央宫。

太极殿。

老太傅孙庆年一直留守在这儿,不敢出门,不忍看见国贼叛逆谋国的亡国局面。

可此时一见赵元开策马而来,顿时惊喜大作,跪地行礼:

“陛……陛下!”

“太傅不必多礼!”

赵元开疾步路过,直登九五之位,端坐龙椅之上。

抚手,冰冷俯瞰着朝堂之下鱼贯而入跪拜的文武朝臣们。

“臣等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满朝文武跪地,不敢起身。

“抬起脸!”

赵元开冷喝道。

跪着的文武百官赶忙抬脸,面白如灰。

瞧这一个个肥头大耳的,跟长安的数万面黄肌瘦的平民完全就是天地之差,还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啊。

心念一动,系统开始扫描。

这满朝文武的忠诚度全部了然在心。

国都东门一战,当着文武朝臣的面儿斩了陈国寿父子二人,直接他们的忠诚度从60以下的背叛激增到了八十以上的尽忠。

当然了。

与其说是尽忠,倒不如说是威慑镇压,逼得他们不得不忠!

而这也正是赵元开想要的。

站在华夏五千年文明顶端的赵元开看的很透彻。

什么恩威并施驭臣心术,都是辅佐手段。

身为帝王,只有手里有兵,战力无敌,这皇权就至高无上,朝臣便不得不忠。

这,才是王道!

但养兵,需要钱。

所以……

赵元开笑眯眯看着朝堂下的这些个富贵流油的文武朝臣,淡然启口:

“爱卿们。”

“陈国寿谋权篡位骑兵谋反,当诛九族!那……为虎作伥、陪着陈国贼在平国公府另设朝堂的你们,又该当何罪呢?”

此言一出。

太极殿的气氛顿时就冰冷到了极致地步,群臣颤栗。

“陛下,臣……臣也是迫不得已啊!”

“陛下饶命,臣再也不敢了!”

“陛……陛下,饶命啊!”

文武朝臣拼命磕头。

陈国寿父子二人头颅滚地的恐怖画面,还清晰在目,震慑人心。

“饶命?怎么饶?”

“你穿着大汉的朝服,吃着大汉的俸禄,却不尊天子不忠汉室,五年来围着一介国贼马首是瞻!”

“你们说,朕要怎么饶你们不死?”

赵元开一掌拍在龙椅扶手之上,猝然发怒。

帝王一怒,天惊地动,让这文武朝臣瞬间如坠冰窟,恐惧窒息!

太极殿寂静无声。

这些个朝臣们对于大汉天子的敬畏恐惧,已经到了极致地步。

帝怒之下,别说求饶了,就连喘气呼吸都不敢了。

而这时。

赵元开情绪收放自如,神色一缓:

“罢了。”

“若是满朝文武全部问斩,这大汉国朝会立马陷入瘫痪。”

“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这样吧,朕先抄了你们的家,给你们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众爱卿,如何?”

这话一出,身侧的赵云直接眼珠子一瞪。

抄了家……还勉强只是换了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陛下,你……你这算盘打的也太响了吧。

但文武朝臣却不这么想啊。

听闻天子不杀,就像是从鬼门关上走了一遭似得,如释重负。

至于抄家什么都不重要了,只要能苟活一条命,比什么都强。

一个个的,感恩戴德,痛哭流涕:

“臣,谢陛下不杀之恩!”

“臣万幸之至,叩谢陛下不杀之恩!”

“老臣的一切都是大汉所赐,天子要拿走,那是老臣的荣幸啊,谢陛下!”

呵……

还挺会说话。

赵元开眯眼淡笑,袖袍一挥:

“很好!

“诸位爱卿前去卫戎司,各领一队卫卒回去抄家。”

“记住,朕的大汉子臣,越清贫,越光荣!”

“臣等谨记在心!”

朝臣们脸色一颤,将这句话深深的记在了心中。

少顷。

太极殿一空。

赵元开却久坐龙椅之上,帝眸深邃,不动如山。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