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六合奇闻录

2020-11-17 06:03

天色越来越暗,周尚三人已经被死骨堂安排的救护人员带走,而唐尧和邡巢则找了一处僻静的角落暂时休息。

"可惜了,控制螖虫的兵武被救护人员一起带走了,要不然咱们之后的胜算会更大一些。"唐尧有些惋惜地说道。

一旁的邡巢喝了口水,犹豫了一下后问道:"你以前练过武术吗?"

唐尧摇了摇头,想起了之前邡巢一直用惊讶的表情看着自己的事,反而奇怪地问:"我就是个普通人,你怎么这么问?"

"我亲眼看见你在大约两三秒的时间内捡起石头,然后准确击中周尚的手指,我还注意到周尚被打中的手指血肉模糊,你当时距离他怎么说也有二十来米,一个普通人能做到这一切吗?而且,你似乎对螖虫的毒液免疫,难不成你体内有特殊的抗体?"

邡巢不愧是幻师,虽说并非一流但观察力依然非常敏锐,此时将自己心中的问题一股脑全问了出来。

唐尧想了想后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就感觉自己在危急关头,身体就会发生奇怪的变化,我看出去的东西会变慢,注意力也会高度集中,然后做到一些平时我完全不可能做到的事,至于螖虫毒液对我无效这件事,恐怕是因为我身中喑虫之毒的关系。"

邡巢仔细听了唐尧的话后略一思考说:"兄弟,你居然中了喑虫之毒,这玩意儿已经至少百年没在圈子里出现过了,也许你说的对,所谓以毒攻毒,因为你中了喑虫之毒所以反而帮你抵抗了毒性更弱的螖虫毒液,而且我曾听说喑虫之毒虽然是毒发很慢,但毒性非常霸道,就算在圈子里也能排进前五,说句不好听的你也算是因祸得福,话说回来,我俩倒是真有默契,明明没有仔细计划过,但刚刚却配合的那么好,对我来说也是头一次有人这么合拍。"

唐尧点了点头问道:"咱们接下去怎么办,只怕剩下的竞争对手没这么好对付吧。"

"咱们先躲在暗处,死骨堂设置的幻术没那么容易破解,肯定有人会失败,等别人失败后我们再想办法闯关或许会简单点,呵呵,咱俩这么默契,说不定真能再创造奇迹。"邡巢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转过头冲唐尧笑着说,"咱们算是朋友了吧,将来无论谁面试成功进入死骨堂,都要拉对方一把。"

朋友这两个字钻进了唐尧的耳朵里,让他感觉有些陌生,因为从小到大他总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极端的贫穷带来歧视,而当他选择不向那些歧视他的人低头的时候就注定了他是被孤立的那个,这便是社会,也是他领悟最深的规则。

"和我做朋友不是什么好事。"唐尧苦笑了一下说道。

邡巢却笑的越发灿烂,伸手拍了拍唐尧的背开口说:"交朋友看的是缘分,而我这个人最相信缘分。"

他站起来向前走了几步伸展双臂,微风拂面而过,他回头对唐尧说:"我的第六感总是很准,见到你的第一面就有预感,将来咱俩或许能联手闯出一番事业。"

夜越发深了,旧堆场中却并不平静,唐尧时不时能听见远处传来奇怪的声音,甚至有类似惨叫的喊声,显然这场残酷的面试正进行到白热化阶段。

"我看咱们应该出发了,现在局面还比较混乱,我们或许有浑水摸鱼的机会,一旦等局面稳定下来,到时候以咱俩的本事想从别人手上夺宝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只有先一步破幻成功拿走宝物,然后找地方藏起来等到明天面试结束。"邡巢一边收拾背包一边说道。

唐尧也正有此意,两个人趁着夜色开始在旧堆场内移动。

黑暗笼罩下的堆场,一个个集装箱堆积在一起投射下更巨大的阴影,唐尧跟在邡巢身后,他还不能确定邡巢是不是真心帮自己,但至少目前两个人相处的还不错,他总是这样小心提防着所有靠近自己的人。

"停。"邡巢忽然低声叫住了唐尧。

唐尧急忙停下脚步,看见邡巢慢慢蹲下身子,依靠几个木箱作为掩体,他朝前指了指,唐尧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瞧了出去,看见三个人正站在不远处一座小楼前,小楼一片漆黑,看起来像是过去办公用的场所。

"看起来这栋小楼应该是其中一处藏宝点,瞧这三个人的模样应该是想破幻,这说明小楼里的宝物还没被别人拿走,这是个机会,咱们等在这里先看看情况。"邡巢低声道。

唐尧有些不解地说:"就算他们破解幻术失败,也不代表咱们就能成功啊,我可对幻术一窍不通。"

"你有所不知,在我们圈子里有这样一句话,天下没有完美无缺之人,也没有天衣无缝的幻术,这三个人如果破幻失败,自然会对布置在小楼里的幻术造成一定程度的破坏或者是损耗,其被破解的难度也就降低了一些,之后再进入其中破幻之人就更容易一些。"邡巢解释道。

两个人正说话的时候,三个人终于有所行动,抬脚冲入了小楼内。

唐尧和邡巢在外面耐心地等着,过了片刻,小楼内传来奇怪的声音,听着像是桌椅板凳一通乱砸的响声,约莫过了半个小时,有两个人从小楼的二层撞碎玻璃冲了出来。

伴随哀嚎和惊叫,这两个人狼狈不堪地向远处狂奔,一看便知道破幻失败。

这时候邡巢回头说道:"机会来了,你跟紧我。"

"可是刚刚明明是三个人进去,现在却只有两个人出来,说不定里面还有一个人,这样没问题吗?"唐尧问道。

"可能是昏死在幻术之中,然后又被同伴抛下了,一会儿自然会有死骨堂的人前去救援。"邡巢说话间正想往前走,结果又被唐尧给拽住了。

唐尧略一思考后说道:"或许我们可以等到救援人员赶来的时候,偷偷跟着救援人员进入小楼,死骨堂安排救援的人不可能不知道这里有幻术,因此一定有办法在不中幻术的情况下进入小楼将人带走,我们跟在他们身后,走他们走过的路,即便不能完全避开幻术但也能省去一部分麻烦。"

唐尧的提议让邡巢眼前一亮,虽说有钻空子的嫌疑但不失为好方法,邡巢立即点头同意,两个人耐下性子继续等待。

果不其然,才过去没多久便看见两个身着白衣的救护人员赶到了小楼外,这时候唐尧和邡巢悄悄跟了上去。

两个救护人员走到小楼楼梯口停了下来,其中一人似乎转动了楼梯口墙壁上的某个东西,接着二人一前一后步入了楼梯之中。

邡巢见状低声说:"哈哈,兄弟,果然听你的没错,刚刚那人一定是开启了小楼中的机关暂时停止了其中的幻术,我们快跟进去。"

唐尧虽然点了点头,但心里却有一些不放心,总感觉如果就这么钻了规则的空子未免太简单了,死骨堂的面试弄的如此声势浩大,不可能犯这点小错误。

但还没等他将心中的疑虑说出来,邡巢便已经往楼梯口走了过去,唐尧快步跟上,两个人到了楼梯口。

"趁他们出来之前快进去,你跟紧我,万一有意外咱们还能互相照顾。"邡巢一边说着一边踏上了台阶。

唐尧紧跟其后,但当他的脚踩上第一级台阶的瞬间,便突然看见有类似镜子的东西从眼前一晃而过,紧接着耳边传来极其刺耳的噪声,那噪声就像是KTV里坏了的麦克风发出的尖锐响声。

他忍不住将双耳捂住并且低下了头,但噪声也就持续了几秒钟,等声音消失的时候唐尧放下双手,一边抬头一边说道:"邡巢,不对劲,我们是不是中了幻术?"

可当他抬头的一刻却发现自己并没有站在小楼的楼梯口,在他面前出现的竟然是一座六层高庞大的建筑物,在黑暗中矗立着的巨大建筑物没有一点光芒,而对于唐尧来说这里却并不陌生。

因为这里是他所就读的高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