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阎王与重生女首富

2020-11-16 21:07

“温酒,你是本王的了!本王等这个机会足足等了十年,每每想到你便夜不能寐!”赵帆像发了疯一样撕碎她身上的衣衫……

温酒拼命想要推开他,却发现自己全身无力。

她几乎不能思考,一边躲避着一边呼喊着:“乘云!孟乘云……”

是孟乘云带她入宫,说太后有召,结果到了这揽月台,才饮下一杯酒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情形,孟乘云肯定还没走远。

温酒急奔至亭前,夜风吹起层层帘幔,吹得那人衣袂飘飞,他果然还在!

赵帆步步逼近,“你在找孟尚书?本王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他马上要迎娶公主做驸马了,你方才喝的那杯酒还是他送于本王的!”

“我不信!”温酒眼前灯影重重,仿佛天旋地转,连两步台阶都走不上,重重摔在地上:“乘云……救我!”

“阿酒。”孟乘云从帘幔后走出,温声劝道:“跟了铭王吧,他待你情深义重。”

他轻飘飘的一句话落下,温酒却犹如万钧雷霆加身,她强行站了起来,颠颠撞撞地走向他。

“情深义重?你要娶公主做皇亲国戚,还想卖了我做垫脚石?孟乘云,你还真是物尽其用啊!”

她今年二十九岁,用了十四年的时间,从一个三餐不继的农家女跌摸爬滚成为大晏朝的女首富,吃尽了苦头,也享尽了闺阁妇人不敢想的风光。

同她一般大的女子,儿女都已经到了说亲的年纪,在她们相夫教子的时候,温酒却在为孟乘云奔走。他要银子,要多少,温酒给他多少;他要人脉,她为他牵线搭桥。孟乘云而立之年就坐到了尚书之位,都是温酒砸钱砸上去的!

她十五岁那年被潜入家中的男子破了身子,被祖母卖给谢家的那个病秧子冲喜,是孟乘云放弃所有带她连夜奔逃,从时候起,温酒就发誓要同他生死与共。

孟乘云投靠了铭王,她明明极其不喜这个人,还是尽心尽力的帮他。

她自知不洁,从不敢奢望能嫁给他,只是孟乘云这些年也不曾娶妻,他们比邻而居,闲暇时能一起吃顿饭说上几句话,她就已经很知足。

可如今……这个她以为可以一辈子做生死至交的人,却为了权位,把她送给赵帆,她这么年来的付出何其可笑。

孟乘云道:“我都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哈哈……哈哈哈……”

温酒跌跌撞撞的往后退去。

不断逼近的赵帆冷嗤:“又不是什么贞洁烈女,一个被人破了身子嫁不出去的女子,本王肯临幸你,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赵帆的声音近在耳边,“小皇帝命不久矣,我很快就能登上皇位,本王会待你好,让你享一辈子的荣华富贵,你不要闹。”

温酒耳边嗡嗡作响,她用尽全力在反抗,一时之间,他还真奈何她不得。

赵帆步步紧逼,直至栏杆处,温酒忽然停了下来反扑到赵帆身上,高台上的木栏杆,天天风吹雨打年久失修,“咔嚓”一声断裂了,两人齐齐摔了下去。

她是个生意人,即便是死,也不能赔本。

温酒凌空那一刻,风声急促,好像有很多人在喊她。

远处有火光急速蔓延而至,数万兵甲包围了整个皇宫,哨兵急报:“衡王带兵十万进宫……清君侧!”

温酒摔落高台,鲜血染红了汉白玉石板,咽下最后一口气的瞬间,看见那个人玄衣白马飞驰而来,她看不见那人的脸,却放心的合上了眼眸。

谢珩回来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