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玄门第一相师

2020-11-16 18:03

钟离今天的计划是赚点小钱,因为他需购买一些装备,手机啦,电话卡还得买身衣服什么的。

茫茫海中要找从未见过只知道名字的一个人何其之难,这会是一场持久战,安身之所暂时算是解决了,但是五斗米也得解决啊!

早上他给自己起了一卦,应在东南,出了小院便直奔东南而去。

走了大约半个小时,一座公园出现在面前--南湖公园,不错,湖有水,水有财,今天应该有收获啊!

交了一块钱门票,钟离溜达着进了南湖公园。

这公园很大,有山有水,人还不少,钟离漫无目的在湖边晃悠,南湖是个葫芦状,中间一座王八桥,青石板铺就,中间微微拱起,看样子有些年代了,钟离朝着桥上就走了过去。

刚走了没几步,就听到一声噗通,有重物落水的声音,随后就听到桥上的几个人在惊呼,有人落水啦!然后就是一个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小童,小童,我的孩子!救命啊……”

钟离快跑了两步,二话不说一个翻身就从桥上蹦了下去。

“有人下去了,快看,我去,游的好快啊!……”

钟离在水里就像一条鱼儿一般,冲向了落水之人的方向,身后竟然形成了一条分水白线,看的岸上,桥上的人不住的惊呼。

落水的是个十来岁的小男孩,挣扎已经越来越慢,湖水已经快要没顶,钟离距离他还有一两米的距离,

钟离看了一眼小男孩,然后猛地一沉,沉入水里,在水里猛的一窜便到了小男孩的身边,他已经被溺晕,正缓缓下沉,被钟离一把拉住,向上托起…。

游到岸边,有人伸手把钟离和小男孩拽上岸,钟离单膝跪地,把男孩面朝下搭腿上,左手扶着他,右手在他背上拍了几掌,数秒之后,小男孩哇哇的吐出来好几口水,随后干咳了几声,缓缓转醒。

一位梨花带雨的漂亮少妇,抱着小男孩哇哇大哭,小男孩懵懵的在她怀里,不声不语。

人群散开,湖岸边的休憩区,美丽女人脸上还挂着泪痕,不住的向钟离道谢,从包里去了厚厚的一沓百元大钞递给了钟离,“小兄弟,谢谢了,你救了小童一命,这点钱不多是个心意,请收下吧!”

钟离看了看她,又看了看依偎在她怀里的小男孩,收起了那一沓钱,皱了皱眉“举手之劳,钱我收下,不过他的病应该要早点治疗!否则…”

女人惊讶的看着钟离,“小先生你怎么知道小童有病?”

“嗯?这不就是离魂症吗?又不是什么大病,不是很难治,我知道很奇怪吗?”钟离也有些奇怪的看着女人。

女人不可思议的看着钟离,这个刚刚救了自己的孩子的年轻人说话似乎有点狂傲,不过她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的问钟离,“那你会治?”

“会啊!”钟离的回复干脆利落。

“小兄弟你是学医的?”女人又问。

“不是,略懂一些土方子,其实我的真实身份是个风水师!”

看着钟离认真的笑容,女人有些懵圈,会治病,看风水,这也太不可思议吧,这么年轻,要不是他刚刚救了自己的孩子,自己绝对会把他当成一个骗子。

他的样子却又着实看着可信度又很高,自己要不要信他!女人有些犹豫,小童的病已经三年了,三年来自己和家人经历了太多的痛苦折磨,孩子三年没有说过一句话,国内外各种名医,大机构跑了个遍,孩子还是没有任何起色,自己都要放弃了。

“小兄弟,你真的能医好小童吗?我能相信你吗?”女人的声音都有些颤抖,她怕又是一场失望。

“十分钟就能好!如果你不信,那我就走喽!”钟离认真的说。

“只要十分钟?”女人难以置信。

“大姐,离魂症不难治,一针即可!十分钟已经不短了”钟离皱了皱眉。

“好!赌了!”

女人咬牙下决心,小童这个样子治不好也不能再坏到那里,说的不好听点就是死马当活马医。

钟离看女人咬牙切齿的样子,有些好笑,“你抱着他就好!把他衣服撩起来,露出后背!”

“这样就可以吗?”

撩起来孩子的衣服,露出了白皙的后背,男孩儿很瘦,他安安静静的趴在母亲的怀里,不声不语。

钟离从怀里取出来昨晚给小雨扎的那根黑色的纤毫细针。

“这是什么啊?”

女人看着钟离取出的黑色的针,惊讶的问道,她从未见过这种黑色的针,中医用的银针,西医用的钢针她都见过,可是这黑色的针,透着诡异,她有些不安。

“这针可是个神物,一会儿告诉你!”

钟离神秘的一笑,轻轻抚了抚小童光滑的后背,最后手停在了心脏对应的背部位置。

“魂归于心,失魂即为失心,归心极为归魂,敕!”

钟离嘴里絮絮叨叨,最后吐出一个敕字,右手两指掐着的黑针也随着一声敕音落在了心窍之阳关位。

掐诀,弹针和昨晚给小雨止疼的流程如出一辙。

不过效果却不同,黑针针尾急速震动,甚至带动了那一块的皮肤抖动,女人惊奇的看到被针扎中的位置皮肤泛起红色光芒,巴掌大的一块红色就像一杯红色的染料在杯中荡漾,她怔怔的看着这神奇的一幕。

小童抱着她的胳膊突然一紧,双手抓着她的背,越抓越紧,抓的她的背生疼,她紧紧的抱着小童,怕他乱动。

时间似乎如同快要停止了,女人看着那片红光再小童的背上不停的前后左右的突荡,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冲破那巴掌大的地方,想要出来,钟离也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地方。

“妈妈,我疼!”

小童突然开口,久违了三年的一声妈妈,如同一道惊雷,劈在女人的心上,她哽咽着却无法说出话来,泪如雨下。

“别动,还有一分钟!你坚持一下啊!”钟离连忙安抚女人,她的情绪差点要失控。

女人强忍着,抱紧想要挣扎的小童“小童…乖,等一会就好,等一会就好,马上就不疼了!”

小童抓着女人的后背隐隐渗出血丝,那是指甲抓破了皮肉。

“成了!”

钟离看着红光渐渐平复,缓缓隐入小童的后背再也看不见,他极快的伸出两指掐着针尾,把黑针拔了出来!

黑针的黑色又淡了几分,钟离看着黑针有些可惜的自言自语,“还能用三四回就废了,唉,又要想办法炼制一枚了…麻烦!”

钟离见女人还在紧紧的抱着小童,便拍了拍她的手臂,“大姐,好了,你可以放开小童了!”

“妈妈,我饿了,我想吃肯德基,你给买肯德基好吗?”

小童可怜兮兮的看着女人,女人哭了,哭着笑了,笑着哭了…

“妈妈,你为什么哭了啊,那小童不吃了,你不要哭好不好!哭了就不漂亮了!”小童伸出手去去抹拭女人脸上的泪水。

钟离笑笑,多好的人间美景。

钟离也是第一次吃肯德基,味道还不错,他和小童抢着最后的几根薯条,两个人你来我往玩得不亦乐乎,旁边的美丽女人,开心的笑着…,散去心中阴霾的女人散发着耀眼的光芒,美艳的不可方物。

“小钟!谢谢你,姐姐没什么可以报答你的,你说吧,你想要什么,只要姐姐能找到就一定给你找来!”

女人姓赵名红颜,她递给的钟离的名片上写着什么神话集团董事长,钟离不清楚,随手把名片揣到兜里。

钟离拍了拍鼓鼓囊囊的裤兜,那里有两万块的现金,是赵红颜包里所有的现金了,她本来开了一张一百万的支票,被钟离拒绝了,一来他没有银行卡,而来他要这么多钱也没什么用,他要的东西钱还真买不来。

“红颜姐,你已经给过诊费了,如果方便的话你可以帮我打听一下一个人名字叫宋峰!但是我也只知道他叫宋峰,至于是干嘛的,多大了我都不知道,不过他和我爷爷有交情,怎么也不应该是个年轻人…”

钟离喝了一口可乐笑了笑,“不过也不用太在意,缘分到了,我想他会出现在我面前的,小童的病虽然已经好了,但是还要多带他晒晒太阳,多让他吃点有营养的东西,小家伙太瘦了!另外切记,他的卧室必须朝东!至少一年!这一点一定不能忘记!很重要!”

“好!我记下了,名片上有我的电话号码,你有了电话之后一点要给我发个信息,也不要忘了!知道么?如果你忘了,我可是会直接去你住的地方找你的哦!”赵红颜风情万种的娇嗔让钟离直呼受不了,逃也似地奔出了肯德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