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赵西音周启深在线阅读-百年好合赵西音周启深最新章节

2020-02-12 12:22
赵西音周启深小说 截图1赵西音周启深小说 截图2赵西音周启深小说 截图3

男女主是赵西音周启深的小说免费阅读叫《百年好合》,这里提供赵西音周启深完整版全免阅读。赵西音周启深小说讲述:赵西音和周启深离婚了,因为她的初恋回来了,并且这个两个人还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出双入对,他只觉得自己头上是绿的。

精彩节选:

黎冉回头一见赵西音,顿觉如获大赦。多少年了,她自认嘴皮厉害,却从未在周启深这儿讨着便宜。

赵西音走过来,看着一桌蛋糕屑,包装盒也受了凌虐,被揉得皱巴,整个就一小气巴拉泄恨现场。周启深还很讲究地掸了掸手上的碎渣,依旧坐得背脊挺立。

这态度惹着了赵西音,倒像她做了多对不住人的事似的。

“你把它们都吃完干什么?”

周启深拿目光震她,“拿回来不就是给人吃的?”

赵西音说:“那你就都给吃了?你这是到别人家做客的态度吗?”

周启深被刺着了,眼神一下就黯了,他嘴角往上带笑,笑得寒意阵阵,“宝贝了?”

赵西音觉得此人无法理喻。

周启深多数时候是喜怒不形于色,商场沉浮十余年,最懂维持和平客气。也不是没损过人,但那都是背地里去运筹帷幄。他今天一定是疯了,根本控制不住。

周启深拎着最后半块慕斯往垃圾桶一扔,站起身,钱包就甩给了赵西音。那钱包砸在她胸口,不疼,但心跳跟着这个动作狠狠蹦了下。

周启深走时还不忘和赵文春打招呼,语气沉得像要摩擦起火,“赵叔,走了。”

走了,真走了。

黎冉还挺懵的,看着坠在桌上敞开半边的钱夹,说:“真不要了啊?”

周启深的钱包是褐棕短款,这个颜色很特别也够高阶。现金一小叠,身份证以及两张黑卡,再无其他。他走后,余威还在,跟抽走半室空气一样,让人只觉压闷。

黎冉大约是觉得自己惹出的祸端,十分抱歉,指了指那两张黑卡,故作轻松说:“小西,刷他的卡,刷他个一卡车的蛋糕,糊姓周的一脸。”

赵西音转身回了卧室。

黎冉跟进去,就见她站在书桌边兀自出神。

黎冉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嘿。”

赵西音偏头躲开,半点笑脸都没有。

“小西你有没有发现,你们这个样子,很像夫妻吵架。”黎冉在她面前向来是敢说敢讲的。

赵西音反应倏地就激烈了,“你胡说八道个什么,什么夫妻吵架,你没瞧见么,就是他不讲道理。”

黎冉笑笑,“还说不像?”

赵西音嘴唇上下相碰,好大的架势想反驳,最后不知怎的,什么都不想说了。

黎冉是旁观者清,门门道道看得真切,她说:“周哥还爱你。”

这个“爱”字像炸弹,给予赵西音沉重一击。情绪之中浓烈的那一部分宛若流沙消散,空空荡荡不剩一丝涟漪。赵西音低着头,长发遮脸,翘长的眼睫投下一片极淡的阴色。

她说:“他如果爱我,当初就不会不信我。”

黎冉也是正经不过三秒,一听这话,立刻就勾出了为朋友撑腰的仗义侠气,“对,周狗!”

黎冉走后,赵西音在房间始终没出来。

又过半小时,赵文春才走了进来,一手拿着碟子,一手拿杯牛奶,说:“蛋糕其实还留了一盒,我给你抹去了奶油,吃吧,不胖。牛奶你趁热。”

赵西音从被子里探出头,白皙的脸庞被闷得像涂了胭脂。脸是红的,眼睛也像是红的。

赵文春冲闺女笑了下,“没事儿,多大点事儿。以后爸爸也不瞎掺和了,不给他送早餐,不让他次次都有还保温瓶上家里来的机会,来了我也不给开门。”

赵西音挺感动的,赵教授太慈祥了。

“爸爸尊重你的选择,其实小孟,小孟也挺好的。”

赵西音一听才明白,爸爸这是误会了。

越描越黑,多的解释不再有,但这一晚之后,她和周启深之间,好像断了牵连,又像是互相置气的冷战。

……

周一上午,公司总部大楼。

秘书给周启深递上要签发的文件,一本一本摊开于桌面。周启深签完之后,秘书汇报,“下午两点考核结算会议以及明年薪酬预算方案初审,晚七点与亚汇唐董饭局,十点半有个海外视频会议。”

周启深打断,“凡天娱乐今天是不是也有个会议?”

秘书点头:“投资项目进展情况汇报,这是例行会,前两次都由投资部的邢经理参会。”

周启深旋上笔帽,面色平静:“考核会改期,这个会我去。”

秘书处变不惊,可心里还是存疑,《九思》影视项目虽已启动,但还未到真正投拍阶段,周启深时间宝贵,按理说不会浪费在这里。下午到凡天娱乐,资方齐坐会议室,本是对方一个副经理主持,可几分钟之后,孟惟悉临时过来,会议由他召开。

众人皆意外,这是什么风,把少东家给亲自吹来了。

会议按部就班,内容乏善可陈,既没有重大变故,也没有数字漏洞,项目进展有条不乱。相比而言,周启深与孟惟悉的同时到场,比会议更让人精神。

周启深的秘书坐在身后,一时也揣摩不准老板的心思。但他总觉得气氛诡异,哪怕周孟二人全程无一言交流,但仍能感受到某个时刻,暗流涌动里的兵戎相见。

直到会议结束,表面和平还是维持住了。

难得两位爷都在,旁人不愿放过机会,递名片的,热情攀谈的,周启深和孟惟悉都脱不开身。孟惟悉主人风范十足,交待助理给各位续茶以及添点小食。

到了周启深这儿,这位爷还真仔仔细细地交待了几句。

不多时,助理送东西进来,水果居多,唯有一盒慕斯甜点放在了周启深面前。周启深什么场合都能应付自如,他也用不着巴结谁,腿一翘,就这么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

孟惟悉看他一眼,脸色莫名地沉了沉。

周启深吃东西的样子优雅,好像在说,我就把你这儿当食堂怎么了?吃完后拭了拭嘴,竟还客客气气地对孟惟悉说:“孟总的蛋糕味道不错。”

意有所指,只有孟惟悉听懂话里有话。他也客套含笑:“周总若喜欢,我让人给您打包一份带回去。”

周启深微挑眉,眉间浮现悦色,“不必,前几日已沾了孟总不少光,腻着了。”

说完,周启深还拍了拍孟惟悉的肩,笑了笑便离开。

孟惟悉站在原地,脸色一分比一分沉,肩膀那处好像被枪嘣出了个洞,哪哪儿都不爽快。

晚十点,周启深结束与亚汇唐董的饭局,驱车去了老程的茶馆。他一进来,顾和平和老程都没搭理人,周启深扯开领带,往沙发上一倒,埋头就是睡觉。

老程点了根烟,眯了眯眼睛问:“周老板最近身子很虚啊。”

顾和平搭腔:“成天和这个斗和那个斗的,能不虚么?”

周启深抓起抱枕就往他脸上丢,“你闭嘴能不能行了?”

顾和平偏头躲开,笑道:“说你两句还不乐意,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下午你和孟惟悉的事儿,都能传到我的耳朵里了,盯着你俩的人真不少了啊。”

老程细心:“有人知道他俩不和?”

“哪有不透风的墙,上次两人打架的事,真不保证瞒得住。”顾和平就纳闷儿了,“今天你俩又为了什么杠上的?”

周启深三言两语,听完后,老程都震惊了,手中的烟灰蓄了好长一截,平声说:“我!”

顾和平也笑疯了:“你俩幼不幼稚啊!”

嘲笑羞辱够了,老程还是说了句大实话:“你跟小西离婚了,小西也不欠你什么,你这么做,是跟她生气还是放不下在孟惟悉面前的那点男人脸面?”

周启深坐在沙发上,嗤笑不屑,“他配个屁!”

老程不惯着,顺着话还给他,“同理,小西现在单身自由好姑娘,你发的脾气……那也是个屁。”

顾和平立刻竖起拇指,“程吉,等着受死了。”

周启深还真没生气,维持着姿势,面色沉如深海,眼里露出几分无能为力。

……

赵西音这边,那日给了倪蕊一个下马威后,这丫头倒是安分了不少。和那群塑料小姐妹又有说有笑的,只是见着赵西音时,讨厌依旧讨厌,可还是怵了,气焰没那么嚣张了,回回都绕道走了。

这周已经进入《九思》舞蹈部分的动作学习阶段,来的老师又换了一拨,各方人士明显五花八门起来。什么制作人,什么总助理,什么经纪总监,名头一个比一个大,赵西音这人记不太住脸,过一天谁都想不起来。

光鲜耀眼的圈子少不得金钱名利,也不缺俊男美人一脑热的往里扎。今天上午来的一男的,姓秦,前呼后拥,身份还神神叨叨地保密,装腔作势地指点了一番,用词生硬凹造,听着特玄乎,就是跟舞蹈搭不上边。

赵西音站在最后排,听了三句就知道,这人是个什么路子。

指点完了,偏偏有姑娘特吃这一套,热热情情地围过去,一口一句“秦老师”叫得乖乖甜甜。秦哥笑起来挺腻的,说你们好好表现,表现好了,以后多的是机会。又问工作人员,团里练得最好的是哪几位。

赵西音拉着岑月赶紧闪了出去,让他们一圈下来找不着人。

下午的时候,岑月悄悄告诉她,“我看见好多人加了秦哥的微信号。”

赵西音侧目,“你也加了?”

“加啦。”岑月说:“是他加我的。”

赵西音哦了声,“没什么,加就加了呗。”

又晚些时候,负责后勤的管事人点了道名,说这几个留下加点训。

统共也就三个,岑月没点名,赵西音被留下了。负责人笑着说:“你们该高兴,秦哥让老师推几个表现不错的人员,再由他引荐上去,拍摄时的舞蹈部分也能多露露脸。”

赵西音没说话,另外两个看起来倒是挺开心的。

负责人说:“收拾一下吧,也不用刻意换衣服了,十分钟后有车来接,到了也别怯场,问什么答什么就是了。”

……

傍晚的三号航站楼,司机接到周启深,马不停蹄地往地方赶。

这才多久功夫,周启深接了三个电话。一个是秘书问他的时间,一个是基金经理跟他汇报工作进展,一个是西安老家的。十几分钟后,电话消停了,他太阳穴突突地跳,累的。

周启深一天往返北京上海,本不是既定安排,事出突然,他不得不亲自去一趟。他与上海亚汇的唐其琛渊源颇深,两家公司生意往来多年,是有交情的。唐其琛昨日致电,跟周启深说了一件……家事。

在周启深听来,就是丑事。

他一个战友的弟弟,不知深浅的富二代,大刀阔斧地追起了一女的。这本没什么,问题就在于,这女的不是别人,正是唐其琛的太太,温以宁。

周启深的这位战友十年前执行飞行任务时牺牲,生前最放心不下这位胞弟。周启深重情重义,爱屋及乌,这么些年虽不在上海,但也托人没少照顾,弟弟虽纨绔,对周启深那是相当尊重的。

唐其琛一通电话虽是语气客气,但其实动了怒。周启深没耽误,当天就飞去了上海,设宴款待唐氏夫妇,又把惹事的弟弟叫了过来。那弟弟一脸懵逼,周启深站起身,两脚踹得他跪在了地上,然后风轻云淡地对唐其琛说:“唐董,对不住了,是我没把人教育好。”

这两脚是撂下态度,周启深大义灭亲,给了交待。

晚上七点还有个宴会,权衡利弊,有些场合还是得出席。周启深看了眼时间,吃紧。

后来秘书又打来电话,周启深累了一天,脾气大,“有完没完了,你让我坐火箭是不是?”

秘书告诉他,“不是,周总,我就跟您汇报一下……我见着小赵了。”

赵西音真挺无奈。在练功房听负责人那番话,就真以为只是去见什么相关工作人员。后来到了才知道,说得道貌岸然的,不就是想找几个漂亮女孩儿撑撑场面嘛。

这样的情景,赵西音以前不是没遇到过。高三那年考专业,上训练班,放学后就碰到好多变态,开着豪车搭讪小姑娘,黄牙臭嘴道:“小妹妹,一起吃个饭呀,给你买个包包好不好?”

赵西音躲着走的,后来赵文春知道了,就天天来接她放学。赵文春一副眼镜架在鼻梁上文质彬彬,手里拿着一根竹条凶凶悍悍,把女儿护得严严实实。

赵西音坐在椅子上,规规矩矩的。另外两个团员倒和桌上的宾客相谈甚欢。中年男人四十多岁,话多,说的还都是网上过时的段子,什么小明爷爷活一百岁,蓝瘦香菇,他自以为挺时髦新潮,陪着的人也都捧场。

赵西音也笑,但是是被尬笑的。

这种交际其实她能理解,各方关系动搭西搭,互相帮忙,她们当然不是主角,但身在其中,有时候也免不得被赶鸭上架。就像初入职场,领导让你下班去应酬,不喝酒喝果汁,也得把面子圆下来。

赵西音低头玩手机,给岑月发微信,“我发现这个后勤负责人,真挺阴的,问什么都含糊其辞,回头就一车把人拉来吃饭了。”

岑月发了个表情包,“他是个臭大便。”

赵西音乐了,乐不上两秒,就听见秦哥的声音:“乐什么呢?”

赵西音抬头一看,发现都看着她。她也不慌,笑容明明亮亮的,“我妹妹考试拿了第一名。”

秦哥之后特别爱跟赵西音说话,一会儿问她哪里人,一会儿要她平日好好训练,一会儿说她有明星相。赵西音没顶住,找了个借口溜去了洗手间。

屏风隔开的另一桌,孟惟悉与张一杰这才走出来几步。孟惟悉眉头皱着,十分不悦,“谁把人往这儿带的?”

张一杰笑着和他碰碰杯,“多正常的事,不至于。”

孟惟悉忍了忍,到底没当场做出什么事。

张一杰又道:“来吃个饭,多认识认识人,对她也没坏处。”

孟惟悉声音平平:“她看不上这种好处。”

他一直记得那日和赵西音走在三里屯,她跟他说:“我跳得开心,谁也拦不住,我觉得不适合,我自己走,也不用谁送。”

赵西音脸上的表情那么淡然自信,孟惟悉知道,她是真的不在意。

张一杰没敢再触这个雷,转头一看,愣了下,而后压低声音提醒孟惟悉:“周启深。”

周启深来得晚,跟几个熟人谈笑风生。舟车劳顿的疲倦在脸上一扫而光。什么场合呈现什么样的状态,他向来拿捏得住。

张一杰理智规劝:“孟总,打个招呼。”

孟惟悉当然能分轻重,刚准备过去,就听见前边那桌的人高谈阔论,中心主题不知怎的扯上了那几个姑娘。

“柔韧性肯定不错,瞧瞧那个身段,是我喜欢的。”

“先出去的那个最好看,有胸有屁股,腰细的……”说罢,那人还特猥琐地做了一个双手掐捏的动作。惹得众人表情非非。

“跟秦哥说说,散局后能不能约出来喝个咖啡。”

“喝什么咖啡啊,你想喝的是上边儿吧!”

孟惟悉脸色当即就沉了下去,握着高脚杯的手骨节泛了白。他身子往前,脚步跨出一步,却被张一杰及时拦住。张一杰严肃道:“那是长城实业孙董的小舅子,孙董和老爷子关系匪浅,昨天还一块儿在绿城打高尔夫。”

劝止的意思十分明确,让孟惟悉顾全大局。

孟惟悉的怒火被这一桶冰水浇灭了烈焰,一刹分心,迈出去的那一步生生停在了半道。

分秒之间,面前一道身影走了过去。

那人没有察觉,说的不是人话:“那腿一定软得跟棉花似的,真能玩一晚上。”

周启深手持酒杯,面色平和笃定,两指在对方肩上点了点,待人回过头,周启深揪住他的头发用力往后一拉,他手背青筋凸显,是使了狠力,分明是要将头皮撕下来。

男人痛得眼泪狂飙,还没来得及喊出声,后脑勺挨了重力,被摁进了桌上的热汤滚锅里。

周启深目光冷情残忍,又把脑袋扯得往后仰,抬手给了他一嘴巴子。

“还玩儿吗?”周启深语气如刀刃。

对方眉骨烫得起了一颗颗水泡,油渍汤汁还往下面滴,一耳光下去,眼冒金星,半边脸都肿成了猪头。旁人反应过来,乱成一锅上来劝架。周启深松了手,脱了自己的深灰西装,把脏了的掌心擦拭干净,然后丢到了一边,从从容容地回到原处。

只在经过孟惟悉身边时,似笑非笑地睨他一眼。这笑容不抵眼底,笑得意味深长,笑得刀光剑影,笑得诛了孟惟悉的心。

周启深薄唇相碰,以嘴型对他说:“……算什么男人。”

推荐阅读: